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念茲在茲 劉小麗:議題比Plan A Plan B重要

2018/4/15 — 15:15

劉小麗

劉小麗

立法會目前仍有兩席懸空,分別為原屬梁國雄的新界西議席,以及原屬劉小麗的九龍西議席。這兩席何時進行補選,視乎二人上訴官司何時完結。《立場新聞》在311補選後分別訪問二人,梁國雄表明一定上訴到底,劉小麗卻猶抱琵琶半遮面。

「完成到Plan A,我覺得鞠躬盡瘁,我就返去做返心入面真的想做的事…」

劉小麗如是大談自己的「Plan A Plan B」。

廣告

*      *      *

「多謝咁多位記者朋友,今日約大家主要是講吓我的近況…」被政府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劉小麗,周四(12日)首次在311補選後次約見傳媒。

廣告

「會不會撤銷上訴?」「如果被DQ不能入閘,Plan B有甚麼人選?」「311補選之後,對自己的選情樂不樂觀?」各家傳媒記者連番追問,焦點只有一個——另一場補選。

劉小麗表示,目前上訴案排期至明年4月才開審,故或會撤銷上訴,令補選盡快舉行。若真的不能入閘,她希望「Plan B」人選能團結到民主派、有勝算,以及具有地區工作和跟進議題的能力。

梁國雄早前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多番強調,他的補選議題只有一個,就是「反DQ」。這個說法在姚松炎敗選後,一直受到質疑。有評論認為,太政治化的議題反而令基層選民反感。

劉小麗仍然覺得,「DQ牌絕對打得響」。不過對劉小麗而言,選戰打甚麼議題還是其次,「議題」本身才是重點。

重新包裝 令議題更貼地

記者對劉小麗說:「不如我們先談談選戰以外。」

「好呀!講院舍條例,寫多啲!」聽到不談選舉,劉小麗反而十分雀躍。院舍條例修訂、安老議題、反外判、反大白象基建…劉小麗開始如數家珍。

劉小麗在過去一個月與其他民主派人士總結了311補選的教訓,得出了四個字結論——深入淺出。她強調自己不是批評姚松炎,只是從過去教書的風格和街站所得的經驗。

她以自己最關心的院舍條例修訂為例:「你講院舍條例八加八,真係無人明;你話我要人均面積多啲,而家啲院舍好迫,咁咪大家都明。」

DQ以後,劉小麗借用其他立法會議員名義,約見官員,繼續跟進念茲在茲的議題。同一時間,劉小麗也有更多時間在社區,向公眾宣揚理念。

「有啲嘢唔係靠講,俾佢(市民)實實在在見到,佢就會有好多感覺。」劉小麗記得,自己在黃大仙搞墟市時,當地的街坊反應特別熱烈。甚至有個「藍絲」阿叔跟她說:「喂,你第日搞遊行,如果你撐小販,叫埋我啦!」劉小麗分析,當地居民飽受領展之苦,搞墟市正正是填補了久遺的社區溫情,故較易受街坊受落。   

民間教育 不只再說風涼話

劉小麗認為,民間教育的確可以令市民大眾更切身體會議題的重要;她在雨傘運動時接觸到很多市民,他們會關注選舉,在雨傘時亦主張「撑學生」,卻不知如何在之後跟進一些議題。劉小麗試過在街頭探討民生議題,卻被市民以為離題:「我話,其實你要民主就係要人權嘛,這些事(社會不公)就係剝削緊我們的人權,我們的生活自主。你要同佢解釋,民主同民生之間點扣連。」

「例如有些議題,佢(市民)可能知道表面那個字,DQ,但佢未必知道係釋法引來的一個不義的後果。」劉小麗覺得,在這些事例上,可見民間民主教育必須「深入淺出」,讓市民明白理念背後的重要和如何套用於現實。

既然如此,為何劉小麗不留在象牙塔講學,而要跳入議會這淌渾水?

「當我見到我的學生畢了業,辛辛苦苦讀完個學位,原來我佢地畢業的人工都仲係萬零蚊。我覺得喺學校繼續講呢啲嘢,係有少少講風涼話。我自己無份去為下一代經營一個好啲的社會,咁我憑咩喺校園入面講呢啲嘢呢?」

正因如此,劉小麗決定由學校跳出來,用行動實踐理念。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當日四人在法庭前會見記者,梁國雄撐著的雨傘上寫著「提防內鬨」等字句。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當日四人在法庭前會見記者,梁國雄撐著的雨傘上寫著「提防內鬨」等字句。

點滴溫情不如政策改變

不過,那地區工作不也可以做民間教學和實踐理念,為何要選議員?

劉小麗想了想,沒有直接答我們,而舉出了一個例子。

前陣子天氣寒冷時,劉小麗在街頭親手為長者編織頸巾送暖。對劉小麗而言,落地接觸市民可以觀察到他們的即時反應,特別有滿足感,自己也很開心。

「但係那個是點滴溫情嘛。即係你一個政策的轉移,下下都係講緊(影響)十幾萬人,咁你又有那種滿足感。(送暖)有溫情有滿足感,但畢竟係點滴溫情。」

說到底,議會對劉小麗的意義,還是比街頭要大?

「議會對香港人來講重要,同埋有唔同的人去打唔同的議題。」劉小麗指,自從修改議事規則後,香港人對議會有種無力感;不過,仍要提醒香港人議會的重要。從大局來看,議會仍需要多些同路人一起努力。

這種說法,總容易讓人有種眷戀權位之感。不過,劉小麗坦言,她的Plan A不是議會,而是議題。

「到而家我都係希望,終有一日返校園入面教書。」

她關注的議題,離不開改善外判制度,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對抗大白象基建等等。「無論喺議會喺地區,都可以做到同議題有益的事。我真係唔想呢個社會再民不聊生,改善這些事少少,其實就幫緊好多人。我希望係幫到呢啲議題去出力,所以議題係我的Plan A。」

「完成到Plan A,我覺得鞠躬盡瘁,我就返去做返心入面真的想做的事,就是…我由細到大最鐘意的教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