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怎樣才可確保雨傘運動不被誣衊丶它的真相不遭扭曲?

2015/9/27 — 12:24

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成員於佔領運動期間民間自發收集佔領區藝術作品。圖片來源: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 facebook page

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成員於佔領運動期間民間自發收集佔領區藝術作品。圖片來源: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 facebook page

1980年5月18日至27日,當時掌握軍權的全斗煥將軍,在面對着民間的民主抗爭不斷升級中,宣佈全國擴大介嚴,禁止所有的政治活動、國會活動及對國家元首的批判,同時,拘捕了金大中和金泳三等反對黨政治人物,大學被勒令停課 。當時,光州仍然有大規模的示威行動 ,全斗煥於是派軍隊以暴力鎮壓,造成數百人死亡,幾千人受傷。

光州慘案敲響了韓國軍人獨裁统治的喪鐘,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來,是韓國以及亞洲人民民主化歷史上重要的一頁。有關這段震撼人心歷史事件的檔案及文獻,包括來自政府部門、軍事法庭、各方面搜羅到的相片文書、受害人的見証記錄及醫療報告與及在1988年成立的「國會真相及和解委員會」的會議記錄及報告等等,經多方面有心人士及組織收集及整理好後,在2001年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轄下的世界記憶工程 (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 申報成為世界人類文獻,最終光州慘烈的民主運動,它的檔案文獻,躍登上了這個世界人類檔案文獻的名册,成為人類集體回憶的一部分之餘,亦可為這悲壯的運動,保存好它的真相。

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發生已經年,我們不可能期望梁振英的政府或由建制派操控的立法㑹,會成立一個像南韓的甚麼 「真相及和解委員會」,替我們這個以學生及年輕人為主的自主運動,尋找真相、伸張公義。我們更不能指望梁振英的政府,㑹替我們這個在香港,甚至是在華人社會內,史無前例的公民抗命行動立檔、存檔,為我們及我們的下一代,保留好政府的相關決策及行動檔案。我有理由相信,在沒有《檔案法》的保障下,雨傘運動的官方檔案㑹永不見天日,在9月28下午那關鍵時刻,是誰下令放摧涙彈,之後又是誰下令停放呢?我可以告訴大家,相關的慿證,今生來世也不望可以看到。

廣告

這些歷史的空白,我們或許可以做點事,試學學南韓大學師生的模式吧 (光州民運檔案文獻搜集及整理的工作,主要由光州國立全羅南道的教職員及學生肩負),馬上去收集及整理好在《雨傘運動》期間民間所產生的各種各類檔案、文獻、圖像、藝術制品等,列好一張清單,作為向聯合國世界記憶工程申報為世界人類文獻的準備,申報是讓世人多了解事件真相之餘,更警覺到這世代在世上,竟然仍有政府肆忌憚及『無法無天』地去毀滅其施政及行惡的證據。

《世界記憶工程名錄》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992年開展的檔案文獻保護計畫,歷年來已經有約三百份人類史上重要事件及其有關的檔案文獻登上此榜,今年,中國國家檔案局亦向聯合國教科文组織遞交了《南京大屠殺檔案》和《“慰安婦”—日軍性奴棣檔案》提名表,申報世界記憶名錄,似乎在已低沉不已的中日關係,再捅上一刀。

廣告

村上春樹說過:「你們走過的路,已化作事實留下來,沒有人可以無視這些事實。世界亦會根據這些事實而改變。」那就為那些㑹刻意無視這些事實的「混蛋」,留下點證據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