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想言論審查是港人共業

2019/1/14 — 9:14

中大學者黃念欣撰文透露,學者關詩珮新作遭審查。文章提到,關詩珮收到出版社通知,新書內容涉及六四事件以及八十、九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出版狀况,「無法放行」。

中大學者黃念欣撰文透露,學者關詩珮新作遭審查。文章提到,關詩珮收到出版社通知,新書內容涉及六四事件以及八十、九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出版狀况,「無法放行」。

由中聯辦控制的三聯書店出版社,再次涉及學術審查事件。中大中文系副教授黃念欣撰文透露,現於南洋理工大學任教的翻譯學者關詩珮,原本出版新作《全球香港文學:翻譯、出版傳播及文本操控》,但出版社指新書內容涉及六四事件以及80、90年代改革開放的出版狀况,「無法放行」,希望作者「自行修改」,關詩珮不同意出版社的修訂要求,最後出版計劃告吹。關詩珮回應傳媒指事情已告一段落,新作《全球香港文學》將交由台灣聯經出版。繼上次海外作家馬建被阻止在大館舉行文學活動後,今次是短期內第二宗挑戰香港自由底線的事件。當然,對作者而言,只要書本能夠出版,就等於告一段落,但對香港社會帶來的傷害,卻只是病毒惡化的開始。

黨企壟斷市場掌控思想

官員一直強調聯合出版集團的政治封殺及審查是商業行為,打開門做生意公司有選擇的自由云云。但大家只要睜開雙眼睇清楚,由共產黨直接經營的聯合出版集團,實際上已壟斷香港書本零售市場,由於流通渠道獨大,連帶其發行公司也佔極大優勢,再由此產生最上游的出版社也同樣佔領導地位。這種優勢是否真的來自公平競爭?周日經過銅鑼灣行人專用區舉行的灣仔書節,三聯、商務、萬里這些中聯辦文化企業,佔了其中一條街。每年人流近百萬的香港書展,最旺場人流最多的Hall 1展館指定地段,一定由聯合出版集團旗下出版社租用,而主辦的貿發局政策竟然是人流多或少展館劃一租金收費。自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為封殺政治八卦書流入內地,中聯辦旗下的中華書店便進軍機場。至於香港各大專院校的書店,則由旗下商務書局系統進駐。

廣告

中聯辦在香港有其指定的政治角色,不知中央近年是否已改變政策,批准黨機構直接在香港營商。黨企本來就已構成不公平競爭,而更惡劣是黨委控制的企業,政治後台更硬,政府及法定機構給予優待不用明言。即使是所謂公開招標,黨企根本不用考慮商業模式,其角色在於達到政治目的,包括將「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封殺,出版符合官方主旋律的教科書,控制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等。國進民退,試問本地民營書店又如何競爭呢?近年大專院校書店被商務進駐就是一例。對聯合出版集團維護香港言論、思想自由,大家不應有甚麼期望,我反而對香港學者及文化人願意與黨企出版社合作感到奇怪。

自從數年前《壹週刊》調查報道指中聯辦控制聯合出版集團後,本地知識界冇理由不知情。過去出版集團政治取向雖然同樣是親共,但始終是由香港本地人領導,做事方式也是按本地標準。今次相信是本地編輯過關,但由內地審查人員煞停。對於這情況,若認為只要書可以在其他地方出版就告一段落,這是變相縱容思想言論審查。馬建事件文化界不少人站出來抗議,今次學術界的息事寧人態度,實在令人失望。

廣告

香港各大專院校均有用公帑營運的出版社,難道他們不可以做多一步?至少令學者在學術研究出版時,不用考慮再同三聯合作,或因怕審查刪文而自我約束,甚至怕三聯拒絕出版而主動避開敏感議題。香港學者難道只會埋首研究,對這些碰觸知識界底線的惡劣行徑視而不見?又或者繼續將自己研究交予黨企出版,令其言論思想審查工作可以不斷延續下去?至於一般市民,連最簡單就是運用消費者力量,向惡劣的政治審查說不的勇氣,是否都已經消失了?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