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好「屈人」的屈姓婦人,妳做定人大和政協了!

2016/3/9 — 19:15

屈穎妍今天在晴報專欄有〈怕甚麼?〉一文

屈穎妍今天在晴報專欄有〈怕甚麼?〉一文

對於性好「屈人」的屈姓婦人在免費報紙專欄的短文,筆者一向不屑閱讀,以免玷污眼目。 本來老朽退休後閒來事少,嘴裡真的淡出鳥來,今天早上朋友透過WhatsApp傳來屈姓婦人〈怕甚麼?〉一文,看後觸動了味蕾嗅覺,頓感一片腥臭。 況且此人連親生骨肉的稚女也擺上檯來,以文字玩弄一番,為的是向共產黨表忠報效,相信被欽點為人大或政協指日可待,想來實在可惡。

屈姓婦人其實是拾人牙慧,所說的都是過去不少共產黨同路人的老調陳腔:「如今世代畢竟不同了,共產黨也改變了,昔年往事不可同日而語,必須向前看……」之類的謊言和廢話。  只不過她下筆以看似感性溫馨的母女對答為引子,輕描淡寫道出香港人恐懼共產黨的戒心,可是文章背後滲透著哄騙欺瞞的訊息,結語的所謂「今日恐共的香港人,怕錯了時空,怕錯了對象,荒謬、可笑亦可悲」只是糖衣毒丸,棉裡藏針的貨色,不得不慎防。

朋友看得透徹,說該婦人的文章根本並不是寫給一般讀者的,卻是要著意留下字痕墨跡,讓西環人士看在眼裡記在心底,並且存入檔冊,日後論功行賞和回報分贓時都是甚好上佳的材料。 屈姓婦人其實心知肚明共產黨的惡魔本性,卻要利用女兒無知的詢問和借助自己刻意修飾的答話,寫出一大堆諂媚奉迎當權共產黨的話來,不堪入目。 不過,縱觀當前香港文壇政界,這樣心態和作為的人比比皆是,屈姓婦人不過是其中較有代表性的爬格子動物,不時扮作柔弱溫軟,衣裙底下卻舞爪張牙。

廣告

屈姓婦人筆下的共產黨真的已洗心革面,「今時唔同往日」嗎? 且不說建立新中國前三十年那些坑害千千萬人的政治鬥爭惡夢,畢竟悲慘史實對年輕人來說確實年日久遠,只不過是留下的一頁頁沒有沾血滲淚的歷史文字而已。 就算後三十年的發展和繁榮背後仍難以隱藏數算不清一黨專政下所作的罪孽。 在現今資訊流通的時代,年輕人只要張開眼睛和耳朵,反覆思考和對比不同場景的事,必然對內地的現況有確切的認識:濫權瀆職、貪污枉法、黨國不分、操控傳媒、鎮壓上訪弱勢族群、逼害維權人士和律師……等。

共產黨人的暴民土匪式背景當然隨著奪得政權而有所改變,變成為高官、權貴和富商身分,掌控著國家資源而為所欲為。 不過,縱然換了西服結上領帶,共產黨人的思維本性還是井岡山頭當年的鬥爭心態、封建意識和獨裁思想,必須緊緊握牢槍桿子和控制筆桿子,維繫著黨團中人不斷擴張的權力和囤積的利益。 嚴格來說,共產黨本質從來沒有改變,但是政治現實上卻真的變成為一個封建、專制和集權的執政集團,相信習大大將會進一步效法毛澤東獨夫魔頭的作風而鞏固這個紅色皇朝了。

廣告

屈姓婦人難道真的眼瞎耳聾,看不見聽不到共產黨強權專制下被欺壓人民的哀號和怒吼嗎? 非也。 此人寫文「屈人」發跡而造孽,今回「屈」香港人無端無由產生恐共之心,更佯說共產黨此一時也彼一時也,正是貫徹其軟性陰濕的風格,配合統戰策略,哄騙不知就裡的讀者,更重要的是向共產黨人獻媚交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