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恐怖抑或仇恨的政治?

2015/1/11 — 14:37

轟動全世界的巴黎《查理週報》槍殺案發生後,法國極右黨派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創辦人勒龐(Jean-Marie Le Pen)表示:「我絕不是查理,我是查理.馬特(Charles Martel)。」

幾乎全法國人,以至全球各地新聞工作者都高呼「我是查理」,以示支捍衛這論自由,查理.馬特是什麼名堂?查理.馬特是公元八世紀初法蘭克王國(royaume des Francs)的宮相,查理曼(Charlemagne)大帝的祖父,最著名的事跡就是對抗伊斯蘭人入侵,收復多處失地,捍衛基督教文化。

勒龐自比查理.馬特,說明了目前法國政界開始爭奪《查理週報》槍殺案的詮釋。極右派認為,這是回教對法國正統的基督教文明的入侵。執政的社會黨為中間偏左路線,總統奧朗德卻不認為回教跟法國有衝突,反而中肯地指出,這次謀殺案是「極端暴力」,侵害表達自由(liberté d’expression),他相信一代又一代的法國人民將會堅守共和國的理念,尊重各種宗教信仰。左翼黨(Parti de gauche) 梅朗松(Jean-Luc Mélenchon)則拒絕稱謀殺者為恐佈主義者,強調是政治衝突而非宗教衝突,呼籲國民團結起來,拒絕讓恐懼蔓延。連日來在全國各地的集會聲援《查理週報》,左翼人士均拒絕極右的國民陣線加入,當中的理由就是為了避免讓事件成為恐懼和仇恨回教的溫床。

廣告

法國媒體則稱這次槍殺案為法國的911,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親筆致函奧朗德,表明美國全力支持法國對付恐佈主義襲擊。在國際層面有什麼行動,目前言之尚早,但是,法國知識界已經注意到問題嚴重,如果把這次槍殺事件視為恐佈主義行動,隨時引發新一輪以西方價值對付回教社會的戰爭,以暴易暴的後果不堪設想。在1月7日案件發生那天,伊斯蘭哲學專家畢達(Abdennour Bidar)立即發表文章,呼籲各界共同對抗仇恨,槍殺雜誌編輯和警察的罪犯對諷刺伊斯蘭文明的仇恨,法國人對罪犯的仇恨,對境內四百多萬回教徒和境外的伊斯蘭世界的仇恨,認真想辦法重建多元文化的社會。

可是,這不是個簡單的任務。社會學家和哲學家莫蘭(Edgar Morin)坦承,法國珍視的言論自由和宗教仇恨,不留情面的諷刺精神和宗教至上的態度,兩者的衝突難以輕易化解。但這不是為罪犯辯護,也不是要掩飾法國在伊斯蘭世界的軍事行動所帶來的災難,反而正視仇恨帶來的暴力,比輕言寬容,更能推動法國人改變社會制度,促進社會團結。

廣告

為何不能輕言恐佈主義戰爭和隨之而來的反恐?2003年2月15日歐洲和世界各地的人民曾經聯合起來以行動質問我們,美國攻打伊拉克是否另一場恐佈主義入侵?

 

文:劉況 (哲學研究者,旅居歐洲)


***********


香港民間學院課程【POL 101 法治作為政治】;【AGR 101 邁向本土農業世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