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恐怖立法之後的一課

2019/10/4 — 18:3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下午四時十五分,我收到學生的電話,說四時半的一課,大部份同學都希望取消而提早回家,因為大家都懼怕,怕有甚麼事情會發生。其時是林鄭女士剛宣佈訂立「禁蒙面法」之後個多小時,學生說怕,不是因為怕群情洶湧,而是坦言怕再有不知名的濫捕。

雖說距離如此緊急法生效尚有八小時,但我明白同學顧慮,決定取消課堂,但切切實實感受到,這裡早已不容「免於恐懼的自由」,卻更進一步要以恐怖手段,侵蝕本來要教授莘莘學子捍衛良知的地方!

筆者早有撰文說,九月開課已見不少官員,以恫嚇式論述製造教育界師生的惶恐,甚至有鼓勵批鬥式的舉報,形同撕裂師生情誼;這不是良心教育或從政表現,而是有意利用人心恐懼與差異意見而製造衝突。最近梁振英去信中槍少年的中學,說要對他開除學籍,正是恐怖手段的肆無忌憚,似要把香港良心教育工作者傳導授業的理念毀於一旦。

廣告

此刻林鄭政府說要為反修例事件降溫而訂立「禁蒙面法」,又要欲蓋彌彰地表現為「不是緊急狀態」,諷刺荒謬之極就是它即時令民間憤怒升溫,而同時學生亦即時聯想,那是濫捕前設;如此去看,立法原意何在?那根本只像對示威活動近乎報復式的以眼還眼,卻同時要所有年輕學生進入一個惶恐時刻。

是故可見,官員譴責示威集會是要香港「濫炒」,但反過來看,這些高官火上加油手法的屢見不鮮,才是「濫炒」所在!而這才是警察近日掛在口邊的「恐怖主義」。而恐怖主義最「有效」之處,是事情不必然發生,卻已教人想到可怕物事早已降臨,要大家承受那份不可知的驚惶。

廣告

有說:「不外出蒙面,又何怕之有?」然後想當然是支持立法者的義憤填膺,似正氣凜然的作態惺惺。問題是,法例本為保護人心,來到此刻香港的立法之勢,卻已成一次又一次對人心的恫嚇;而更吊詭處,是本來為求民情降溫,最有效說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建議卻被懸擱,而換成走向另一極端的所謂「止暴制亂」,那後果可想而知,只是另一旋渦。

來到這一刻,我已為香港的官警姿態感到更失語,更無力;我只能以學生的感受先行,期望可在安撫當中,展示良知雖被受壓,卻仍然可貴,也光明磊落。獨立調查不行,是為掩飾更甚;而禁蒙面者不悔,是為欺人太甚。我取消了課,卻留在課室待至最後一個學生知悉課堂取消後,才敢離開;雖說我不是保護課堂與學生,但若然事實如此,我不希望自身一輩,會是最後一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