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恭喜北京 從此有了一個操控民主派選委票的方法了

2017/3/6 — 19:21

郭榮鏗在上星期六(4/3)高調出來宣佈民主 300+ 將會保持一致,將所有票投予最高民望的一名候選人,換言之,「跟隨民意投票」。

先撇開這是否真正的民主 300+ 的共識,還是有人「假傳聖旨」,企圖製造錯誤的公眾期望,然後以所謂的「民意」脅逼不同意見的選委就範,「跟隨民意投票」似乎一直是一個大家揮之不去的迷思,彷彿若民主派選委不「跟隨民意投票」,就不配稱自己為民主派。

民意隨制度而改變

廣告

任何對選舉制度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民意是一個很瞹昧的概念 (an elusive concept)。當選舉制度有所變更,民意也會隨之搖擺。所以在單議席單票制(單單制)「勝者全取」(Winner takes all)的制度下,民意通常都會集中在兩名主要的候選人身上,其他邊緣的小黨則似乎透明不存在一樣。相反,在(各種不同的)比例代表制下,較為激進的邊緣小黨也會有一定的民意支持。

這當然不是因為所有單單制的社會都較為保守,而是因為在單單制下,只能取得數個百分點的候選人根本沒有勝算,選民於是寧願選擇一個 “lesser evil”,以期能讓自己的選票發揮作用。這個時候,民意就會集中在兩名最有勝算的候選人身上。

廣告

至於比例代表制則因為就算只有幾個百分點(視乎議席數目)也有勝出的機會,支持者轉為支持 “lesser evil” 的誘因減少,他們就會較安心支持自己最喜愛的候選人,令民意更為平均分佈。

所以討論民意前,我們必須弄清楚到底我們討論的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制度。

那麼特首「選舉」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制度呢?

干擾勝算,就能干擾民意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小圈子制度,而且是一個受北京嚴重干擾的小圈子制度。北京從一開始就出言恫嚇,說什麼特首必須得「中央信任」,或什麼某些人就算當選了也不會任命等等。試想,若拿去北京的干擾因素,為什麼在還沒有任何政綱還沒有任何選舉工程時,我們就已可以斷定某些候選人完全沒有勝出的希望,他只能是「陪跑」?單純比拼政綱和人格,胡官到底在那一方面輸了給曾俊華呢?難道因為他不像曾俊華一樣說「「8.31」框架是法律的一部分」和「《基本法》第23條是我們的憲制責任,我們應該認真履行這個責任」?

在這個「勝算」嚴重受到北京干擾的制度下,「民意」自然也相應受到干擾。當一個市民面對鋪天蓋地的宣傳(部分還是所謂的民主派人士配合北京作出的),指只有兩名候選人有勝算時,所有的民意就會有如在一個單單制的選舉下,集中在這兩名候選人身上。但由始至終,這只是北京的「說法」,只是它透過干擾希望我們相信的。在這樣的干擾下得出的所謂民意,能不是受操控和被「勝算」干擾的「民意」嗎?

當你明白這點,你就知道所謂的「跟隨民意投票」一說到底有多荒謬。將這樣一個嚴重受干擾的遊戲當作真正的民主選舉,假裝是所有候選人有均等機會當選的選舉和民意,即是配合北京混淆視聽,即是代表這些選委是連在下飛行棋還是國際象棋也未弄清的糊塗。

如何令民主派支持欽點的特首

正如我在《林鄭是容海恩的 lesser evil 嗎?》中指出,當我們甘心接受北京推兩個 “evil” 出來讓我們選擇 “lesser evil” 的遊戲規則,等於向北京傳達一個清晰的信息,就是它以後可以更輕易地操控香港的特首選舉。北京只需要在它想欽點的候選人(例如曾俊華)外找一個更差的選擇(例如林鄭),「民意」自然就會向所謂的 “lesser evil” 傾斜,民主派選委亦自然會甘心以「民意」之名,將選票交在這個他們本來絕無可能支持的北京欽點「候選人」的身上。

在這個由參選到當選,以至「誰能當選」的公眾觀感都嚴重受到北京操控的「偽選舉」中,天真地接受什麼 “lesser evil”,就等於放棄抗爭,容讓北京在不論有沒有 601 鐵票的情況下,都能透過所謂的「good cop/bad cop」的技巧,安排一個 greater evil 去映襯被欽點者,吸納民主派的選委票。

恭喜北京,它從此有了一個可以操控民主派選委票的方法了。

結語:政治家從不應躲在民意之後 事敗後則諉過於民

政治家從不會在面對生死存亡或大是大非的原則之時躲在所謂的民意後面,逃避自己的責任,而是會透過公開辯論,提出自己的策略和願景,說服民眾自己的政治立場是這個國家或城市最應前行的方向。

面對北京嚴重操控和干擾特首的所謂「選舉」,面對北京透過扭曲「勝算」擺布民意,民主派的選委為何不是應該努力向香港人拆毀謊言,然後帶領香港人突破北京的欽點呢?為什麼某些所謂的民主派選委反而為虎作倀,協助北京宣揚「只有兩人可以競爭」的謊話呢?

若大家的失憶症沒有發作加深,大概還記得 689 當年的「民意」是長期在另外兩人之上。根據郭榮鏗等人的邏輯,當時的泛民選委是否就應該「跟隨民意投票」,綑綁式 all-in 689 呢?之後面對 689 五年亂政,又是否單純責怪民意,將一切責任推卸掉就可以了呢?

這樣並不是尊重民主精神,這只是放棄從政者的責任。那麼不要叫自己做「民主派選委」,叫自己做「綏靖派選委」好了。

其實倘若這班綏靖派選委肯將一半的心思花在如何和商界談判和博奕,或許我們早已突破了北京的宣傳,令胡官成為一個在公眾眼中有勝算的候選人。但他們就是連動動指頭嘗試一下不肯,還有超過二十多天,就已放棄和北京爭取和抗爭,相反,一味只懂將精力和槍口對準民主陣營中仍未願意放棄抗爭的同路人。

倘若在這班向北京舉手投降的綏靖選委手下,我們必須承受另一次 831 政改甚至廿三條的惡果(不論是由林鄭還是曾俊華強推),這不是命運的必然,這只是思考的怠惰。不要假裝一切都是命運的無奈,一切都只是他們替香港人做的選擇。歷史必然會記著他們的責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