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悟了自渡 — 關於歐耀佳醫生和我

2016/11/29 — 7:24

(圖片攝於928,添美道義工急救站外,首枚催淚彈之前數小時)

(圖片攝於928,添美道義工急救站外,首枚催淚彈之前數小時)

禪宗經典《六祖壇經》裡面,記載了這樣的一個典故:

五祖相送直至九江驛邊。祖令上船。五祖把艣自搖。慧能言:「請和尚坐,弟子合搖艣。」祖云:「合是吾渡汝。」

慧能曰:「迷時師渡,悟了自渡。渡名雖一,用處不同。慧能生在邊方,語音不正,蒙師傳法。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渡。」祖云:「如是、如是。」

廣告

這𥚃說的是剛傳了衣缽的五祖弘忍大師,在九江送別弟子的故事。那弟子慧能,當然就是後來把禪宗佛教發揚宏大的禪宗六祖了。最近又讀了這個,然後我想到了歐耀佳醫生。

對筆者來說,在醫學範疇,他是另一個專科的前輩。但在社會運動的世界,他是我的啟蒙恩師。

廣告

吉人之辭寡。歐醫生從來不擅辭令,但是由反國教風波以來,他用實際行動告訴我:關心政治之餘,作為醫生我們可以做更多一點。是他用行動證明給我看,醫生論政是權利,更是責任。在統籌和平佔中醫護組時,他在從沒有徵求我的同意下,向高永文局長介紹我説:「這位是… 呃,總之我是醫療義工的隊長,他就是副隊長啦。」我在旁邊瞠目結舌。當時還沒有意識到,從那一刻開始,我就踏上社運的不歸路了。

後來在杏林覺醒𥚃,歐醫生也是成員之一,通常擔當顧問的角色。然後大概一年前,我告訴他我組隊參選選委的想法。他說:「嗯,選吧,是應該選的。我們一起選。起碼,不能再讓那些建制派橫行。」

這些年,我的腳步一直緊跟在歐耀佳醫生後面。但這一次選委選舉,由籌備、組隊,到文宣、落區,我努力嘗試著走在前面一點,不用他老人家操心太多。他也幾次向記者說:「這次,是他們後生帶著我選的,哈哈。」

我斷不會妄自尊大,自比禪宗六祖慧能,以為自己已經繼承了歐醫生的衣缽。在各方面而言,我實在難以望其項背。只是,我們總不能永遠眼巴巴看著前輩們在努力,自己卻袖手旁觀吧?作為後來者,我們自己也必須試著爭氣點才行。

迷時師渡,悟了自渡。

香港邁向民主的前路漫漫,一定有我們可以努力貢獻的崗位。第一步,就在12月11日的選委選舉。如果你是少數有票的香港人,就請你不要再逃避,走出來,投票。在這大時代裡,你準備好渡江了嗎?

(作者參選醫學界選委,詳細候選名單見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