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您有愧對這些年輕人的感覺嗎?

2017/8/23 — 21:40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新界東北案的十三人和公民廣場案的三人日前被覆核刑期而重判,如今正在監獄中服刑,觸發起香港整個社會的強烈迴響,無論是輿論方面的爭辯還是人們情緒上的反應。 對於有關案件的覆核程序和重判裁決,不少法律界人士從法治理據提出質疑,其他政論界人士也在政治現實層面剖析有關陰謀的論述或臆斷,而一般社會人士大多從情理和常識角度議論,筆者的個人看法已在先後撰寫的兩篇短文中概略解說,不欲贅言覆述,如今只想向香港人簡簡單單提問一句:您有愧對這些年輕人的感覺嗎?

如果單從法律觀點看,這十六位被判囚的年輕人當然干犯了香港的刑法,破壞社會秩序,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 可是,筆者以為我們必須進一步探究:這些年輕人到底為了甚麼才作出這樣的抉擇呢?  他們最終選擇了被視為激烈行動的手段,挑戰和衝擊建制系統,並非追求個人榮譽和奪取私利,更不是陶醉於悅耳動聽的口號,卻是捨棄世俗逐名謀財的機會,獻出青春而身體力行的站在建制的對立面,為的是要替弱勢族群爭取權益發聲,在香港民主發展過程中進行抗爭。 這是跨越有局限的法律層面以外追尋公理和踐行公義的體現。 因此,這些年輕人堅信「公民抗命」,更不惜委身於「違法達義」,我們應該有所體諒。

無論如何,這些年輕人必須義無反顧的為此而承擔刑責,筆者身為上一輩的人也為此而感到憤慨和不安。  當一些涼薄尖刻的說話出自建制陣營的奴才之流,筆者當然不感意外而嗤之以鼻,可是,那些所謂基督徒作家和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竟然輕率傲慢的說出冷言諷語來,筆者實在感到十分反感。  從歷史軌跡看,推動社會進步、政治改革,以至人類文明發展,往往落在年輕人肩膀上,古今如是,中外亦然,正正因為年輕人有著天生的衝勁、堅韌的魄力、無畏的膽色和勇往不屈的精神,而相對來說,年長一輩的總有點過份的持重、過慮的保守、過重的傳統包袱,以至過時的價值判斷。 這些年來面對年輕人堅持猛進的社會抗爭運動中,年邁的筆者時常自我警惕,捫心自問:我到底有沒有未盡責任而對這些年輕人感到愧怍呢?

廣告

劉曉波先生對於八九六四死難的和受逼迫的年輕人一直心存愧疚。 雖然他也曾付出被囚的沉重代價,仍然自覺是慘劇的倖存者,而且就曾經有過逼不得已的軟弱和不真誠而極度內疚羞澀,深刻反省後將生命完全奉獻給推動中國民主運動,至死不渝。 他在2001年的一篇文章檢視民運時寫道:「但是,長著鬍子的人們整體不成熟和懦弱,使年輕生命所付出的代價和提供的機會至今沒有結成正果。」 (註)  香港的民主抗爭路並不好走,本來人人有責而互相扶持是應有之義,絕不宜獨善其身的置身度外。 筆者深信,這十六位被囚者人都是香港有理想和有抱負的年輕人,相信是香港未來前途的開拓者,更願意以珍惜和寬容的態度給予他們愛護和支持。

所以,當這些年輕人經已以身試法的踏上不歸路,筆者希望每一位香港人都好好靜下來,認真思考的問一問:我有愧對這些年輕人的感覺嗎?

廣告

 

(註) 劉曉波《大學生與八九運動---為六四十二週年作》(5/6/200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