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悲哀的「菲律賓同學會」

2015/11/16 — 7:28

香港專業精英屋企多數用菲傭,因為英文水平比印尼、泰國工人高。事實上好多菲傭都有大學學歷,但因經濟落後、工資水平相對低,先至外流做工人。菲律賓外傭學歷貨真價實,如果佢哋發現波士都係菲律賓大學博士,入學日期又可以back date,就真係笑到瞓唔着。所以話中產唔好睇小菲傭,人哋個學位係讀足咁多年先攞到。

其實,菲傭校友遍佈演藝界、政經界,甚至高等教育界,菲律賓比立勤國立大學與菲律賓太歷國立大學早已在「進修界」響晒朵,唔只建制派、明星爭住讀,紀律部隊內亦有唔少校友,生意做到開晒巷。建制派精英要包裝,源於2003年七一遊行後,中央成立港澳協調小組,當時主政香港嘅領導人曾慶紅贈於建制派八字真言:「內強質素、外樹形象。」

由於七一是中產專業作反,建制派要向中產靠攏,唔可以開口埋口打工仔,於是吸納一棚似層層之專業精英,即係有專業人士背景,不過並非本地主流精英,如蘇錦樑,在加拿大做律師,在本地法律界就完全冇人識。又例如馬恩國,澳洲大狀,以粗鄙發言才為人認識。在夏威夷小村屋註冊地址的格林威治大學學士、碩士及博士全餐的葛珮帆、雙碩士讀IT卻唔知download同streaming有別,兼中英文錯漏百出的Treegun,二人分別出任中大及港大校董。問題係即使外殼執到似層層,但始終唔係本地主流精英,反而成為笑柄。

廣告

排擠精英要紅不要專

建制派一直人才貧乏,近年刻意扶持,要紅不要專,分配大量公職協助上位,於是就變成今日「菲律賓同學會」。英治時代吸納建制精英,上位過程剛好掉轉,要先成為專業精英,有往績,先至慢慢吸納,先授予普通諮詢委員會公職,有表現才上,分派重要法定機構公職,最後晉身兩局議員,成為建制派核心。

廣告

今日係先成為建制派,攞着數然後先能夠變身精英。兩者分別係英治建制派要「交單」,冇得走數,唔可以做到一鑊粥就賴反對派、港台及肥佬黎。而何承天、黃秉槐、李家祥、夏佳理、葉錫安、鄭慕智、黃匡源等人,自己本身已經在專業界別有地位及政治能量,任職大行Partner,人面廣,足以調動力量支持港府施政,當然更唔需要去讀菲律賓大學博士。今日投機分子加入建制派乃為咗走捷徑,佢靠政府多過政府靠佢,一係唔出手,一出手必定係倒米。「菲律賓同學會」中有兩位典型「精英」,洪為民及楊全盛,均來自建制IT界,用來明年砌泛民莫乃光,公職一籮但完全唔知做過乜。

北京為「人心唔回歸」而着急,但完全冇反省十幾年來用人政策,又左又窄,排擠溫和本地主流精英,形成建制派越當道掌權,政治形象越低。九七前主流年輕商界、外資企管人、大行專業人士獲港府垂青,即使做個中策組非全職顧問,已經係Something,𠵱家好人好姐中環精英邊個仲敢投身公職?當身邊建制派冇個精英,學位古靈精怪,一個學歷正常富二代劉鳴煒肯投身公職,難怪林鄭已驚為天人。

其實,走捷徑攞學位唔算悲哀,以往廠佬、乜乜總理年輕時冇學歷,靠雙手拼搏,發達後想威威,好多都係咁,悲哀嘅係制度竟然容許「菲律賓同學會」成為建制精英。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