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周同學:廿二年華,生於無邊混沌,死於無盡榮光

2019/11/9 — 17:0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同為廿二的我】

悼周梓樂,終年二十二歲,死因疑為從高處墮下,真相無從稽考。 

二十二年前,周梓樂出生,同年,我也出生了。活在香港,或許是一種運氣,宏觀來看,香港教育水平高,生活質素高,擁有大量與世界接軌的機會,都是種種讓世界羨慕的優勢,我們生在香港,似乎並沒有多少要求更多的餘地。而微觀而論,香港人的個人修養高,知識水平、分善辨惡的能力也相對提高了,若一切行走在義理的路軌之上,無疑是一件好事。只不過,自古以來,從不乏渴望愚民的君王,愚民仿佛是永固政權的重要基石。

廣告

碰巧,我們的君王也渴望著。

同為二十二歲的我,明白一個二十二歲少年究竟在社會之上,能夠扮演一個怎麼樣的角色,二十二的我們,身心成熟,羽翼豐盛,能夠獨當一面。二十二的我們,能懂是非、辨善惡;敢抗強權、爭公義。生在香港,二十二歲的我們,張張利刃,鋒芒待露,卻就在這一年,周同學出師未捷身先死,利刃從此回鞘,再無展芒之日,其莫大惋惜,難以言喻。

廣告

政權容不下國民智慧的提升,因為當智慧的發展沒有局限,就會出現對專制的反抗,因為智慧讓人擁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也自然讓權威也同樣備受挑戰。周同學,可說是從智慧中擺脫混沌,又因智慧而被龐大的混沌生生扼殺,同行者當然不只有他,他只不過是個先行者。二十二,不是最先出發的一個,但卻是最先行的那幾個。或許不應該這麼說,但看見那「兩個二字」,實在讓人忍不住說一句:不應是他。

犧牲,絕非毫無意義,從六月之時,抗爭始起便是如此,任何人的付出與犧牲,都將成為後人奮鬥的啟發與勇氣,只有觸動人心的悲劇,最能喚醒人的深切反思,香港人也是從先行者的犧牲當中,逐漸意識到自己所身處的混沌有多邪惡。數月以來,每一個「悲劇里程碑」皆是如此,每一個先行者的犧牲,都換來一撮人的醒覺,混沌的面目,逐漸在群起的耀眼目光中現形,混沌之強,可視而未可敵。周同學的犧牲,無疑是另一個重要的「悲劇里程碑」,他不僅用閃爍的目光讓自己看清邪惡,甚至燃燒自我,讓其他「後行者」、「未行者」能夠取火而用,背負昭義榮光,抗邪惡混沌。

悼周梓樂,終年二十二歲,死因確證為自燃其身,明其後土,引領後行,光復我城。 


作者個人簡介:二十二歲,男,學生,一個熱愛生命,追求公義的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