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孔復禮 兼論中國中心觀

2016/4/2 — 6:57

讀書好製圖

讀書好製圖

【文:劉細良】

美國歷史學家Philip Kuhn孔復禮病逝,享年八十三歲。我們八十年代唸中國史的,無不受孔復禮影響,他關於中華帝國晚期叛亂及乾隆盛世妖術事件的分析,背後導入社會科學的概念於中國研究,令我看到歷史敘事及研究的新可能性。關於妖術事件的《叫魂》一書,出版至今已成為經典,是研究中國皇權與官僚集團博奕的代表作。孔復禮不單在方法學上有重要貢獻,其史觀也有很大的影響力。他晚年的著作《中國現代國家的起源》,受歡迎程度當然比不上《叫魂》一書,但其重要性卻過之而無不及。此書是較理論性,沒有實際個案研究,讀起來的趣味比不上《叫魂》,但背後啟發我們思考現代中國的構成,有更大現實意義。

孔是師承史華茲,在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教父費正清退休後,其講座教授一職是由孔來接任,但他在學術上卻與費正清各走各路,甚至是互相衝突。用現在網民標準,孔是「大中華膠」,他與費正清最大分別是認為中國近現代歷史演變,並非全然是西方挑戰與中國回應的模式,套用共產黨的陳腔濫調,就是中國有自己發展道路,並非照搬西方模式。作者認為中國現代國家的形成是一種「中國的」過程,有自己發展內部動力,早在鴉片戰爭之前,中國內部就面臨根本深刻危機。而如今這個「現代國家」,是兩個世紀以來對於這些內部挑戰不斷回應的結果。

廣告

近代中國所面對的根本問題,來自建構一個現代國家的基本三個議程,包括政治參與、政治競爭與政治控制。政治參與是指拓展與國家權力之方式,這一點晚清傳統儒家文人如魏源從儒家傳統經典出發提出的思考;在政治競爭方面,晚清改革家馮桂芬便思考公共利益與政治競爭能否並存;至於政治控制,則是關於清末開始面臨國家財政需求同地方社會需求之間的矛盾如何解決。

孔復禮認為中國「現代性」的構建,包括中國能否成現代國家,走的不會是西方的路徑,表面上與共產黨官方宣傳口徑相近,但即使撇開西方挑戰回應模式,甚或否定普世價值的意義,不代表可以迴避現代國家建構的基本議程,尤其是政治參與及政治競爭。清末魏源所思考的廣開言路,開放文人知識階層加入帝國管治,今天有解決嗎?共產黨仍停留在革命政權,用民族主義作號召,當然沒有甚麼具現代民主意義的政治競爭可言。近二百年求富求強,知識分子在救亡主題下,集體投向追求建立強大統一中央政府,放下了對理想政治體制的思考,共產黨革命政權不能逃避的是在建立強大中央集權體制後,隨之而來的合法性危機,即如何通過政治參與及競爭,建立一個具合法性權威的政府。

廣告

孔復禮提出中國歷史發展有自己的內在邏輯,不全然是對西方挑戰的回應,今天已經是西方中國研究的共識。但這條自主發展道路,也要回應構成現代國家的三個基本議程:政治參與、政治競爭及政治控制,不是甚麼「現代化非西化」,中國不適合「普世價值」或以「中國模式」否定普世價值就可蒙混過去。孔復禮實際上仍然是秉持普世價值的知識分子,只不過他認為不應由外力強加於中國,而是在中國自主的歷史發展中演繹出其內含的普世價值!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