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念六四及設計打回頭,有白費心機這回事嗎?

2015/6/5 — 14:47

悼念六四及設計打回頭,有白費心機這回事嗎?

做設計的除了要忍受人工偏低,工時偏長,壓力偏重等問題外,我覺得其一最打擊我們的是,我們會常常會做一些感覺上完全白費心機的事情。

做左兩日的封面和內頁Layout,合乎Briefing要求,視覺良好,表達清晰,但只要偉大的客戶一句:「我唔鐘意」,這套設計就可以報銷。

廣告

我不說這是誰人的問題,但結論就是不斷重覆每單設計案件白白浪費大量有質素的Layout。

當我覺得在香港做設計真的是白費心機時,我最常會做兩件事:

廣告

一,用兩個小時重睇一次 Forrest Gump

二,用十秒想一想我其中一個老闆Freeman Lau(劉小康先生)

Freeman 是靳叔的合伙人,是一個國際知名的設計師,很多精彩又成功的作品(請自行 Google)。我會讀設計其中一個原因是有天我經過地鐵站時看到一張題為「海報的魅力﹣香港國際海報三年」的燈箱海報,這張海報很簡單,就只是一個像被釘十字架的赤裸男人釘左整個畫面上。

我當場就呆住。 任何時候回想起我也覺得這是一張完美海報。 這也是他的作品之一。

那為什麼當我覺得白費心機時會想起他?

這是因為我發現了他⼀一個奇怪習慣。

他開會的時候是用左手寫字,畫圖的。

但有一次他用電動雕刻刀在作品上刻名時,他使用的居然是右手。他簽完名後,我想問:「Freeman,你唔係左手既咩?點解而家會用右手既?」當然最後沒有問,而答案我是從其他較有年資的同事口中得知:

「佢隻左手係自己練番泥㗎,佢本身係右手人,好似話想開發埋右腦,幫助思考。」

「但係佢左手寫字同畫圖都好自然喎。」

「佢練左好多年。」

有一點驚訝,這真的對設計有幫助嗎?這就是他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嗎?即日回家立即嘗試,用不習慣的那隻手不要說寫字畫圖,你想畫到條直線都好困難。然後我嘗試每天練習用左手寫字抄報紙。

每天看著這些又奇怪又醜的左手字,一邊不斷寫大概一小時。一個月後, 對,左手字是比較寫得快了,但只是快很很小。是好看一點,但真的只是很小的一點。好難呀!

人呀,總喜歡在自己不想再努力的時候給十萬個借口:

「其實練左咁又點?保證對做設計有幫助咩?我就可以因為呢樣野成功咩?都係白費心機啦!」

之後我就停止這個練習。

多年後的今天,我終於明白一點點這個練左手的道理。我相信Freeman開始練的時候他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幫助的,他只是知道任何可能會對設計上有幫助的可能性他也一試,那怕實際只有一點點的幫助。當很多只有一點點的幫助加起來,這就是真正的不白費。

如果做任何事的時候只想到白費不白費這點,到最後是什麼也做不出來的。

只要心態上不放過任何一絲可能性,心存正念(真心對件事好),是沒有白費心機這回事的。

我到現在真的浪費了很多Layout,而我知道我一直會白做很多Layout,但會白費嗎?

如果我沒有經歷過這麼多Layout,我現在起Layout能這麼快和準嗎?

 

昨天我聽到最多的是:

「剩係集會靜坐有X用咩!」

「嘥左幾個鐘就剩係坐喺到!」

想想,如果不做,就慢慢連想起六四那個手持膠袋站在坦克前的那個男人都覺得白費心機,你想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