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念六四的歷史意義

2016/5/27 — 21:24

2015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圖片來源:wikipedia)

2015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圖片來源:wikipedia)

一年容易又六四。今年六四,適逢文革五十周年,更具特殊意義,因為所有歷史固然在某個意義上都是當代史,而六四實際上也是文革的餘波,可說是歷史的延續。

事實上,沒有七六年的天安門事件,三落三上的鄧小平便不可能復出,結束文革浩劫,用開放改革扭轉乾坤,改變國運。沒有民間知識份子的反省,從王希哲到陳子明,認定革命之虛妄和戕害,主張社會主義民主改革,發揮承先啟後的啟迪作用,便不可能出現驚天動地的八九民運,要求民主,實行政治改革。

廣告

諷刺的是,不管姓社姓資,共產黨的獨裁專制本質,都不會因為經濟制度的更易而改變,在共產黨的絕對權力受到人民真正挑戰的時候,就會露出猙獰的面目,對手無寸鐵的民眾殘酷屠殺鎮壓。

這就是文革和六四最大的歷史教訓。

廣告

如果我們正確認識歷史的話,就不能不承認,戰後香港大半個世紀的社會歷史發展,其實都是中國當代歷史的外延,無時無刻不受中國大陸影響。在港英殖民地管治時期,縱有政治隔離,固然無法避免(例如六七暴動就是土共奉命執行中共極左路綫的產物,而八九民運更一度拉近中港民眾距離,令港人最接近國族命運,民主成為兩地人民的共同命運,休戚與共),今天回歸後特區政府權力來自中央,港人治港子虛烏有,梁振英上台後更是赤裸裸的港共治港,中港融合促使香港難逃中國大陸的操控,香港大陸化無孔不入,自是難免。

近年本土主義崛起,主張中港區隔,全面聲討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主張,大專學生相繼退出,另起爐灶,有正確的地方,也有明顯的錯誤。正確的是,中共血腥鎮壓後,除了早期的黃雀行動營救學生和民運人士外,二十七年來,聲援維權異見份子和悼念六四死難者以外,支聯會以至港人實在沒能也沒有支援中國民運,所以建設民主中國只是沒有實質內容的空話。

錯誤的是,支聯會當年在司徒華領導下,固然沒有適時將愛國民主運動的政治力量轉向,立即爭取全面落實香港民主,從而對大陸民運產生鼓舞和推動作用,但聲言另起爐灶的本土青年,也不見得汲取歷史的教訓,懂得強調悼念六四的最大歷史意義,就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承認喜歡不喜歡也好,香港民主運動必然是中國民主運動的有機部分,中共不單不容許大陸實行民主,更會直接鎮壓香港的民主。主張中港區隔,不僅自欺欺人,更害己害人,因為那不單與當年江澤民主張的「井水不犯河水論」異曲同工,實質是麻痺港人意志,鼓勵港人對大陸的不公不義視而不見,且不切實際,與支聯會的空話無異。

如果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認為大陸民主與香港無關,香港獨立自主經已足夠,實在看不出本土青年還有什麼理由悼念六四,干脆互不存在好了,何必惺惺作態?

 

政治經濟學 「大紀元時報」;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