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念六四 讓我感覺到自己是香港人

2016/5/26 — 11:19

2009年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2009年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近日,聽見有些學生領袖公然說出:「悼念六四係咪要有個完結喺度呢?」,令人不勝唏噓。悼念六四與爭取香港民主,為何是對立的呢?雖然筆者是一名90後,但也替年輕人的這種想法感到有點可惜。

每個人都因為不同的事件而政治覺醒,有的是因為六四,有的是因為反廿三條、有的是因為反國教,有的是因為雨傘運動,他們之間根本就並非互相排斥的。而對我來說,我就是因為悼念六四而政治覺醒的。

廣告

建立港人身份認同

回憶起在童年的時候,父親曾經告訴我,中共或許是打算等待司徒華、李柱銘、李卓人那一代人死清光,香港就再也沒有人理會六四了,所以年輕人要接棒。想不到,近年「本土」思潮的冒起,讓一直以為是理所當然的「悼念六四」,也變成了一種「本土禁忌」。但對我來說,第一次出席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的時候,才真正讓我感覺到自己是「香港人」。

廣告

從小時候開始,我對國民身份認同或族群身份認同都沒有太大的感覺,「香港人」抑或是「中國人」,都沒有太大所謂吧?總之,我就是一名在香港生活的人而已。

在我中六的那一年,適逢六四20周年,時任特首曾蔭權的「代表香港人」六四言論事件,刺激起社會的熱烈討論。還記得當時年輕人關心六四的氣氛開始越來越濃厚 ,我也在互聯網上認真地觀看六四紀錄片。

2009年,我第一次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也是我第一次參加政治集會。其實,當時悼念六四的理由很簡單,只是出於良知的呼喚,因為我相信,中共政權殺害和平的示威者,絕對是一件錯誤的事情。

六四,是香港的事情

中共和建制派多年來用盡各種歪理,叫香港人忘記六四,我們就越要站出來捍衛真相。在維園點起燭光,做到內地人無法做到的事情,深刻地感受到香港與中國內地的分別,我感覺到自己是香港人,清楚明白到極權的本質,以及自由和民主的可貴。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一直都是六四事件的參與者,悼念六四,是承傳香港人的共同記憶。八九民運,既是一場中國民主運動,也是一場香港本土民主運動。在1989年,香港人冒著風雨,先後舉行多次大遊行和集會,又籌款支援北京民運,更參與了「黃雀行動」,秘密營救六四民運人士。

當時,距離香港主權移交還有八年,「六四」令香港人政治覺醒,渴望透過本土民主化來保障香港的利益。當年香港各界大力支援中國大陸的民運,不單是為了中國的民主,更重要的是為了香港本土的民主。最終,全國人大通過的《基本法》,加入了最快可於2007及2008年普選的內容。

六四事件的意義,早已超越1989年在北京發生的事情。廿多年來香港人的悼念活動,寫下了香港本土的歷史,建立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感。就算六四被平反,也會繼續悼念,更何況是現在公義仍未得到彰顯呢?

悼念六四,也是社運入門的第一課,為香港本土政治運動不斷注入新力量。若然沒有六四悼念集會,我或許就不會參與七一遊行、反高鐵、反政改、五區公投、雨傘運動等等的社會運動。

因此,從客觀的效果來說,悼念六四不單止沒有削弱香港人的本土意識,反而讓更多香港人投身本土社運,建設民主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