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陳彥霖、周梓樂

2019/11/11 — 1:46

陳彥琳(圖左)、周梓樂(圖右)

陳彥琳(圖左)、周梓樂(圖右)

抗爭者周梓樂同學離世,運動的血色漸濃,香港人在悲痛中接受著天降的大任,軟弱的時刻裏,心裏難不泛起耶穌在聖城耶路撒冷橄欖山客西馬尼園裏的禱告:「父啊,你若願意,就把這杯苦酒撤去。」遺憾的是,科大歷史短短二十八年,已經要用它一個兒子的生命寫上這悲壯一頁。

我也是科大人,九十年代創校之初的那幾年,曾任商管學院副院長和商學本科課程主任;離開之後的七八年裏,也經常回科大用它的圖書館,在書和學生群中,發現了我一度的精神家園。老實說,在科大的時候,經濟研究我沒做多少,主要時間都花在教學、課程設計和招生事務方面,有兩年還住在校園宿舍裏當社監,因此和學生接觸的多。

離開科大之後,和香港政治沾上邊,身份從媒體人、觀察者轉化為體制内參與者,最後在 2004 年、任職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顧問六年之後,因公開支持民主運動遭受撤職處分。那時社會上普遍認爲那是不可接受的政治打壓,但十多年後的打壓,特區政府不是要你辭職或者什麽的,而是要你的命。

廣告

和十五歲抗爭者陳彥霖同學一樣,周同學也是含冤離世。悲有時!今早半醒的時候,仿佛聽到電影《Evita》那哀傷的主題曲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The truth is I never left you,
All through my wild days,
My mad existence.
I kept my promise,
Don’t keep your distance.

廣告

革命的時空和場景完全不一樣,但這不也是陳、周二人會給我們說的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