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黃麗松校長

2015/5/7 — 11:12

作為1983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本人深切哀悼時任香港大學校長的黃麗松博士。

黃博士是香港大學的首位華人校長。他在70年代接任校長時,有人擔心他是否跟其他東南亞常見的領袖一樣傾向專制?事實證明,他並不是這種人。他尊重學生會的自主權,誇張地說,他從來沒有理會過我們。正因如此,學生會可以自由發展,盡情發揮,而又成熟地承擔責任。

說黃校長完全不理會學生會,其實並不完全準確。他曾邀請我們全體學生會幹事到他的宿舍晚膳,我仍然記得黃校長曾在席間解釋為何學生會的獨立自主如此重要。他舉例說,學生會的評議會就好像民主國家中的國會一樣,是年輕人辯論和做決定的地方。黃校長深信,讓大學生自己作主,正是大學培育未來社會領袖之道。

廣告

還有一事令我印象深刻,是學生事務長的聘任方法。黃校長認為學生事務長是大學與學生會之間的橋樑,故首次提出要讓學生會參與遴選學生事務長的過程,幾位候選人必須與學生會代表會面;如果候選人得不到學生會的支持,即告落選。此事發生在80年代之初,當時香港仍然處於老式的殖民地管治之中,立法局沒有絲毫選舉成分,也罕有人談論民主。黃校長此舉非常難得,至少對我帶來很大的啟發。

除了香港大學之外,我與黃校長有一個共同點,他在1977~1983年間是立法局委任議員,而我則是代表教育界的現任立法會議員。1978年,寶血會金禧事件因為帳目問題引發大規模請願,最終引致學校闗閉,是香港教育史上一件大事,當時不少港大同學也參與其中。黃校長其後獲委任為特別委員會主席,調查金禧事件,發表了一份公認持平而又具建設性的報告書。報告書建議教育署訂立兩套諮議制度,讓教育署和學校校董會分別直接接觸前線教師,加強溝通。我多年前任職中學教師期間,也曾參與這些諮詢。

廣告

最後,本人謹代表1983年的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內閣,向黃麗松校長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上文為本人在5月6日黃麗松博士追思會上的發言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