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感政治筆記

2018/6/6 — 19:24

政治的操作可以好無情。無情在於情感可以成為操弄的對象,成為推動政治目標的工具。

見到好多情感操弄,有時會令人或沮喪,或惱恨。或會想用理性的分析去揭破情感操弄,甚至自己亦投入情感操弄,想要從根本攻擊或取消一些情感,製造一些新的情感。

這樣說來,政治就是不斷的操弄來達成政治目的。但就是這樣嗎?是情感一直為政治目標服務嗎?那政治目標又在服務什麼?簡單的答案是利益。而政治經濟學亦好容易做出大量分析去「證明」政治是為了爭奪利益而存在。

廣告

為了利益,人們操作政治,政治又操弄情感。為了操弄情感,又用利益去建立體制,確保不斷生產出一樣的情感。正確的情感被獎勵,錯誤的情感失去經濟基礎。去到最龐大的操作就是國家民族主義。用國家這個體制去宣揚愛國情感,又懲罰其他情感。將愛國變成接受體制利益的條件。

但這是片面而膚淺的解釋。許多人在乎的到底是情感,也是因為最在意的是情感,所以操弄才可能。許多人為了情感而放棄利益,放棄生命,這些不是愚昧,而是人生的真實。謀取利益的個人,也是將利益放在自己重視的情感上。利益是實踐情感的工具,而不是情感的主人。利益之所以突出,因為它是均質化所有情感的存在,成為可見的市場和經濟。

廣告

情感是真實的,也成為一切的根據。不幸的是,為了捉緊情感,情感反而被操弄,受政治和利益的干擾。情感與情感之間要競爭,要你死我亡。為了各自的存續而爭奪體制和利益。但這也做成情感自身的矛盾。情感本身是沒有條件的,只有無條件的情感才能擺脫交換的邏輯,成其真實與永恆。這是愛和情感的本相。

有些人或覺得這一切都太複雜,不如都捨棄。如果真能這樣,就是出世的神人,可以成仙了。但大部份的人都不是神仙,都在情感之中,受政治和利益纏繞。那棄絕一切政治和利益好吧?只抱緊最真實的情感。如果你的情感只有二人世界,與一切歷史人文無關,那也許是可以的。但大部分人的情感都好複雜也依存於不同的社會體制和網絡。例如文化、藝術、宗教、民族等等。這些情感的存在就有社會基礎,與政治和利益的運作不可分。就算是家庭生活也難以避免與社會連繫。

那麼真正的解答就不在於離開政治和利益,而是思考怎樣的政治安排,才能真正地成就人的情感,而不是令情感與情感競爭,人與人競爭。我們不需要為了哪種情感而排斥和抗拒別的情感。可以從當下的處理開始,為每一種情感留位置。

愛國與六四悼念不衝突,港獨也與六四不衝突。承認這個事實是不足夠的,還要在體制上建立更開放的資源共享。本來情感就不是你死我亡的,承認所有情感的流動性反而可以令各種情感得到發展。而資源和體制亦可以互惠互利。

支聯會的保守性,對某些口號原則的執著,並不是毫無原因的,與他們既定的支持者,認同的理念相關。但這不等如不能與之溝通,進行更深度的資源共享。某些支持悼念的朋友指出反對悼念的聲音,不是來自情感,而是來自對支聯會、教協、民主黨的反感和敵對。反悼念者不滿支教民長期對公民社會的資源的壟斷。這是一種政治鬥爭。因為彼此進入競爭的邏輯,所以原本能共存的情感被逼二擇其一。為這種鬥爭解套的方式並不是繼續在政治和利益上作爭奪,而是在情感上溝通,達致更開放的公民社會及資源共享。

能夠做出這一步的,是所有在意這些情感,而願意讓所有情感留住的人。明年六四三十周年,願我們留住一切親愛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