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想與北京謀公道 信小圈子選委講道理 — 專訪胡國興

2017/2/15 — 8:23

1994 年區議會選舉後,時任港督彭定康邀請胡國興在其府邸午膳,因為胡國興是第一任「選舉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主席。在胡國興領導下,委員會訂立許多確保選舉公平、公開、公正的規矩。區選最終順利舉行,這個當年 48 歲的男人功不可沒。

二人席間言談甚歡。用膳完畢,胡國興對彭定康說:「你的菜很好,飯很好,吃飯的伙伴就更好了,因為你說的話都很有意思。」

隨後他卻說:「不過以後你別再請我來。因為會讓人懷疑你在給我指令。我們選舉事務委員會要獨立運作,如果讓人以為總督會不停給我指示,那就不太好。」

廣告

「因為法治不止是執行公義,也要讓人看見執行公義的。」他說。此後彭定康果然未再邀請胡國興進餐。

22 年後的 2016,「選舉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早已變「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 DQ 了梁天琦等人。

廣告

翌年,胡國興宣布參選行政長官。

*   *   *

胡國興,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胡國興,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10 月 27 日,在灣仔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退休法官胡國興正式宣布參選行政長官。目測近百名記者在場採訪。其時沒有其他人參選,胡國興聲勢一時無兩。

不過大家了然:宣布參選很容易,體雕大狀都可以。當選就不是那回事。你必須得到那位幕後操控者的祝福。

有無先?

「我無接觸過中央。我唔識路數,你可唔可以教我。」胡國興說。眾笑。好些人便說他是煙幕,正如後來亦去馬的葉劉淑儀回應:「法官參選都有先例,不過當然係陪跑。」[1]何況一直擔任法官的胡國興,基於中立形象須要素來不活躍於政壇,許多人都對這位忽然下海的老法官抱持尊敬但保留的態度。

記者會上有人直接問他是否出來「陪跑」,「𠝹曾俊華票」,他只答道:選舉有輸贏,結果無人曉。後來胡官接受《壹周刊》訪問,儘管他講明「我當然唔係陪跑,亦一定唔會成人之美。」[2]《壹周刊》還是將標題寫成《幫曾俊華開路 胡官做破風手》。

沒有許多人相信他是「真命天子」。後來曾俊華宣布參選,胡官的呼聲就更低,彷彿世界只剩下兩種粉:薯粉和奶粉。胡官無份。

但胡官依然堅信自己有可能,只因他自問有一套其他參選人欠奉的理念,而他堅信這套理念對香港好,對撕裂的社會來說是唯一出路。

*   *   *

香港重光翌年的 1946,胡國興在一個富裕家庭出生。1965 年在英華書院中七畢業後便赴英求學,先後在伯明罕大學及倫敦大學修讀法律,1969 年獲英國大律師資格。英式教育讓他學習到「典章制度」的價值。

「普通法制、英式法律......我完全在英國學返來。在大學(上課),跟大律師食飯,聽他們講怎樣做,慢慢浸淫這些傳統。」

翌年回港執業,任大律師,當時全港大律師只有三十餘人。1992 年他獲委任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翌年取得人生首個公職,便是「選舉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主席。參選要嚴限選舉開支、高級公務員不得公開支持任何候選人等規章,都出自其手筆。

「所有規則都是為這一點:ensure 公平誠實。」

那段時間也是他傳媒曝光率最高的日子,因為他相信,選舉事務委員會的職責之一,就是向公眾解釋選舉制度。

「你要讓公眾知道規例的原因是甚麼,否則他會有各種懷疑。唔明就解到明。」

「最揦脷的《龍門陣》我都上,鄭經翰、黃毓民,無問題的!」

當然諮詢工作不可少。是「真.諮商」,不是假諮詢,不是事後諮詢。

「最少每個守則要開一次公眾諮商大會,一日或兩日。在 convention center 或者九龍灣會展開,有六百到八百個位,邊個有問題,舉手就可以問。」

官,是咁做的。一做便是 13 年。

「沒有人做一個公職這麼久,我想是因為我做得好所以 keep 住。」胡國興說。

二十多年來他公職不斷。1996 年他做嘉利大廈火災調查委員專員,1998 年做新機場調查委員會主席,2006 年任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2007 年任教育學院風波調查委員會主席。

後兩項工作出現問題。

「因為羅范椒芬是 ICAC 專員(廉政專員),而勾線(截取通訊) ICAC 亦有份,所以我是她的監管者。之後教育學院風波叫我做主席,羅范椒芬又是其中一個被投訴者。我和她的關係因此變得微妙,因為我在教院風波是否相信她,對我監察 ICAC 有影響。」

為此他主動辭去教院調查委員會主席一職。信奉公平、公開、公正的制度,是胡國興做法官的信念,是他做公職的信念,也是他參選特首的信念。

 *   *   *

而今日我們問胡國興,如何看現在政府的典章制度?

胡國興說:「好似無咁嚴謹啦。例如上屆立法會選舉,林鄭公開講話:『立法會咁亂,很多法案通過不到,你知道點做啦』[3],如果我做(選管會)我會即刻譴責佢。唔得的,她是政府高級官員,怎可以這樣說,讓人覺得有偏向?這樣對其他候選人不公道。」

「不過現在好像無人理這種事,我都唔知點解。」

過去 5 年,梁振英管治下的香港制度如何崩壞,港人有目共睹。胡國興最不滿意就是橫洲事件。「如果我做伙記,我去摸完底報告畀上級聽(邊會)無 memo?」[4]政府開會,竟連會議紀錄都無。「你話呢邊個造成,大家可以諗,香港人唔係咁蠢。」梁振英在任間,社會撕裂嚴重,令胡國興猶其痛心。他說,只要看香港人的眼神便可感到社會情緒。現在的他,就是走在街上、搭地鐵,都會有人僅僅因為不同意他,而厭惡地別過頭去。

「為何社會變成這樣?」他不想香港變成這樣。他想修補撕裂的香港。所以,他參選。

*   *   *

訪問在銅鑼灣一家 cowork space 進行。胡官手中除《立場新聞》初擬的訪問題目外,還有一本黃皮《基本法》。每當訪問提到《基本法》,他就會執起小書,朗讀條文。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胡國興對典章制度的信任,是其政綱的基石,比如港獨,他明確表示反對,理由除經典的「不可行」外,還有一點:「違反憲法第一條。」

身為法官,違反憲法的事他不會做,所以他不會「反對 831」。

「我們是香港人,不是說推翻 831 的。不是推翻的問題,那是人大常委的決定,不可以說香港人推翻,那做不到,也不會這樣說。」

「方法是不要提、不用提。香港根據現實,循序漸進做政改,發報告書給中央政府,希望中央政府首肯我們重啟政改,就行。」

他提議的政改方案[5]建基於《基本法》。

「《基本法》講明要按實際情況同循序漸進的原則。我的提議就是根據第 45 條創造的。」

所以他也支持 23 條立法。

「(基本法)寫明應該自行立法,那是我們的憲制責任。」只是同樣引用《基本法》,胡國興認為 23 條立法的同時要注意《基本法》 27 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自由。」他念。胡國興說,只要同時照顧 27 條,就算 23 條立法,敏感議題如港獨,都可以確保能在香港自由討論。

此外連帶還有 22 條。

「《基本法》22 條是指:『中央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豁市均不得干預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務。』」他再念。胡官此舉旨在為保障「一國」的 23 條立法之同時,確保「兩制」不受干預。

唯他亦說,若真為 22 條立法,社會必須討論何謂「干預」。比如說,當一個人向他人傳達投票建議,到底他是以個人身份還是機構?如果是個人身份,或許不涉干預,但以機構權力作後盾,則有可能「犯法」。

「這些都要諮詢各界,包括國內的意思。」他說。

*   *   *

梁國雄、曾俊華、胡國興、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梁國雄、曾俊華、胡國興、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客觀來說,胡國興的政改與 23 條立法方式,可說是現時可見參選人中最清晰的。

尤其是政改方案。「有人說休養生息 hea 五年,唔得的,你始終要面對這個問題;有人說無人對政改有興趣,這也不是,你不可以像鴕鳥那樣,不看就當問題不存在。」

其他人不說,或不敢說,原因港人心知肚明:831。中共的鬼魅無處不在。

胡國興為甚麼卻可以直接搬出他的想法呢?因為他堅信,只要按章辦事,公平公開公正,就沒有無法解決的問題。一如去年他一馬當先,宣布參選,不僅不用等中共開紅綠燈,還可以理直氣壯反問:《基本法》向所有合資格的有志之士都已經開了綠燈,有心人實毋需再庸人自擾,等任何燈號。[6]

在胡國興眼中,典章制度超越政治利害。

「我不是建制、不是非建制,我是獨立的。我做法官這麼久,最緊要是主持公道,對哪個派別、哪個政黨,我都無偏向或憎恨。」

他說,自己只會講道理,不會哄人歡喜。只要有道理,凡事可成真。「最緊要講道理,政改都係。」比如他說,選委會選民基礎是否可以擴大?怎樣擴大?講道理。「設政改諮詢委員會,收集各方意見,讓大政黨加入,有市民、青年人,給他們機會加入,集合共識......」政改在望。

不過,法律也許是道理的論爭,然而政治不是。政治是權力與利益的分配,而 1,200 人的小圈子選舉就更是,一如梁文道所言:「所謂小圈子的選舉,要點就在於利益交換。我今天挺你,你將來就得報恩,此乃根本常識。」

「係。」胡官認同這說法。「但現在社會正在轉變,香港人正在求變。當這套制度 20 年來都好像不太 work,是不是還可以講『我應承你咩,你又應承我咩?』那是靠不得住的。」

他認為,承諾若然不做,也是一紙空談,因此最重要的不是承諾,還是道理。

「我的話不夠你講的公道,你已經贏咗,在公道上就照你的方式去做。」他說。「最緊要係民眾信得過你主持公道。」

「只要你用公道方法處理,就是正確的。就算你政治上好失敗,唔肯答應乜人乜嘢,所以無票,我都覺得不是很重要。」

「現在是民心思變,他們希望的是統治者有誠信、講道理去處理個問題。」

胡官,就算民心思變,1,200 人小圈子呢?

「我諗都是講道理的。」他說,「如果他們做出的事同市民意見相左,他們也會心知肚明這是不應該的。」

「選民的眼睛同市民一樣都是雪亮的,我希望他們憑良心和民意做事。」

香港人也希望的。

*   *   *

追求自由民主的香港人還有很多希望:真普選、反赤化,中共唔好三日唔埋兩日捉人返大陸......

自不待言,許多人、特別是政壇中人,均難以認同胡國興的觀點。他們說他離地。也許這不能算是胡國興的錯,在正常的社會,講法律怎會離地?不正常的是香港。正如資深新聞工作者梁美儀道出現實:「大家都說法官『堅離地』,在今時今日歪理當真理的政治環境下,以特首參選人來說,胡官的言論也真『離地』,至少『西環』會覺得不中聽。」[7]

對於法官離地的講法,胡國興認為是「好錯」。他堅信法官知世情,因為法官在判刑時除了法理,還要考慮現實與人情。他理解過許多案件的背景,體察過許多犯人的苦衷,他相信自己可以掌握社會真象。

「法官不過是香港社會一員,我們當然知道社會發生甚麼事,只是不可以評論。」

至於西環會不會中聽,胡國興就說:「不要對中央咁無信心,應該是有得傾的。」

作為論據,胡國興搬出「暗示論」:「最少有兩件事看到中央的政策有轉變,第一是無端端梁振英話唔參選,點解呢?當然他說是家庭理由,但他宣布不連任前,無家庭理由咩?他突然這樣說,令人覺得十分奇怪。」

「第二是中央發還回鄉證給泛民,而這決定不是港府或西環講出來,而是一個上完北京的人(周融)講。他又不是政府官員,為何由他說?這也很奇怪。」

「於是你可以分析:中央對香港政策改變了,它想香港和諧、穩定,不想香港持續鬥爭和撕裂。」

「這是一個很大的啟示。」

胡國興還提出一點理由,試圖讓香港人相信他的政綱可行:「我的政綱提出好耐,卻無被人批評,無人說不可行。他們可以駁我的,但又無正式去駁。點解唔駁我同批評我呢?」

胡國興深信,中央相關人士「一定」會讀他的政綱,「唔會睇唔到或者費事睇。」

「這些都是啟示來的。」他說。

--------

[1] 見明報《葉劉曾鈺成歡迎 難言是否「陪跑」》

[2] 見壹周刊《商界滅689》幫曾俊華開路 胡官做破風手》

[3] 見 now 新聞《林鄭月娥籲市民選出合適立法會議員》

[4] 見明報《【短片:胡國興選特首】最不滿意梁振英的事? 胡:橫洲摸底無記錄好值得人懷疑》

[5] 詳看胡國興政綱

[6] 見明報

[7] 見明報《梁美儀:胡國興真「離地」》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