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惻隱之心

2015/9/28 — 12:0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一嗚驚仁】

最近,有不少年高德劭的社會賢達不斷批評年青人不懂讓座,恍惚不讓座就是犯罪似的。開口閉口以道德公審別人,只會把道德眨為批評別人的度量衡,把一種發自內心的真善美物化成為外在規範別人的標準,頓時把高高在上的個人準則變為自己批評他人的工具。所謂「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讓座與否乃是個人的道德自覺,外人即使強行命令某人讓座,卻只會只見其形式,而不見其意義。

在諸德之中,孔子最重視「仁」。《論語.顏淵》:「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孟子及後對此有進一步的解釋:「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他認為「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因為每個人都有善端,都有惻隱之心。把這種惻隱之心由己及人,就能達至「仁」的境界。

廣告

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句話的重點是推恩,要把敬老及護幼的行為推而廣之,對待其他長者的時候不忘尊敬;對待其他小孩的時候不忘愛護。讓座的由來,似乎便是從這種推己及人的精神而衍生出來的。

可是,現今香港政府只注重發展經濟,在如此功利化的社會中禮樂早已崩壞。所謂的仁義道德,在一個賺錢至上的金融中心中簡直不值一提。香港人的工時之長,正正是體現商家賺錢至上,視員工為工作機器,沒有把「惻隱之心」推廣及人的最好例子。

廣告

香港人工時之久,乃舉世聞名,甚至能夠震驚十四億人。根據瑞銀第十六期《價格與收入》報告內容指出,香港人工時冠絕全球,平均每週工作50小時,即平均每天工作10小時,比巴黎人的每天工時還要多出4小時。有會計界的朋友說,他在peak season的時候幾乎星期一至星期日都要上班,且由早上九時工作至凌晨三、四時,日復一日,心力交加。

現時的香港,根本容不下惻隱之心。年輕人即使缺乏同理心,拒絕讓座,其實情有可原。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