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愈反惡魔,自己愈變惡魔

2015/3/13 — 11:16

這句話,來自尼采。他是精英主義者,不相信民主,不過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1)

醜陋的香港人

本土義和團常用的一個邏輯,就是「共產黨/689/水貨客有幾衰幾衰,所以我任何一種反抗都是正義」。對不起,這是義和團或者法西斯的正義觀。這種偽正義觀,不多不少,就是越反惡魔,自己越變惡魔。為達「驅蝗」目的,他們不惜侵犯人權,而且將之合理化。(2)

廣告

連議員范國威也感到需要和上幾週的反水貨客切割了。他批評示威者點錯相, 鬧錯人,就應即時道歉,不要死撐。

不過,這仍然令人擔心背後是否有潛台詞:騷擾/攔截/喝罵水貨客仍可繼續,只要不再點錯相。

廣告

從頭起,針對大陸水貨客的抗議行動就具有不可操作性。因為你根本不能單從外表去判斷是否水貨客;究竟是大陸水貨客還是香港水貨客等等。(3)

這種盲目排外,其實與法西斯主義一脈相承。

都是猶太人的錯!

德國人威海姆.賴希(Wilhelm Reich,1897-1957)的小書《聽著,小人物》(Listen, Little Man),有一段文字值得介紹。法西斯主義,可以從政治學,社會學以至人類學去分析;賴希則是從性心理方面去了解,並在《法西斯主義群眾心理學》一書大加發揮,指出性壓抑如何導致權威主義人格,而這種人格,又如何與法西斯主義相關。但也因此觸怒納粹,並列為禁書,本人也要逃亡美國。在美國他繼續研究性心理,特別是研究性高潮/性壓抑,結果也是不容於學術界。1948年他寫了《聽著,小人物》一書,以對話方式來心理分析極右派小人物,其中一節如下:

「這全是猶太人的錯!」
「請問何謂猶太人?」
「有猶太血統的人就是猶太人!」
「猶太人的血和別人有何分別?」
他遲疑了,糊塗了:「我的意思是猶太種族。」
「何謂種族?」
「種族?那容易,就像有德國種族一樣,也有猶太種族。」
「如何界定猶太種族?」
「猶太人黑頭髮,勾鼻子,還有目光銳利。」
「你有沒有見過南部法國人或者意大利人?你能否把他們從猶太人區分出來?」
「呃呃,不能。」
「那麼何謂猶太人?你有見過德國的猶太人嗎?」
「他們就像德國人。」
「看,你根本分不出德國人和猶太人。」(4)

其實,根本不能從血統上去區分猶太人,因為很多猶太人的祖先,根本不居於古代以色列,而是中東其他地區民族,因為改宗猶太教而成為猶太人。但如果光從猶太教去區分,同樣不行,因為又有不少猶太人,並不信奉猶太教,甚至像馬克思那樣,是無神論者……

今天,想光從攜帶行李箱,就判斷其人是否大陸水貨客,只會比這位無知極右小市民更可笑。想把「香港人」和「中國人」身份來個徹底切割,更加可笑一百倍。任何人可以自由選擇身份,你只承認是香港人,不承認是中國人,這絕無問題,不須任何人批准。但按此邏輯,則別人自認中國人,你也得尊重,豈有辱罵之理?

被利用的小人物

但那麼多人樂此不疲,說穿了,不過是小人物欲以虛假的身份優越感,來掩蓋其自身的卑微而已。賴希說:「當你說『猶太人』的時候,你的優越感就來了。」這種虛假的優越感讓無權的人,突然翻身,突然覺得自己有了力量甚至神力,可以自由支配別人,並從中獲得快感。在歐洲,本來就有長期的反猶主義傳統,可以讓非猶太人當成出氣袋,每隔一段時間就去屠殺猶太人(Progroms)。幹這些事的人,除了流氓和當地極右教士/貴族/官僚之外,也有很多普通人,是被壓迫的農民、工匠或者流民。但他們不是反抗真正的壓迫者沙皇、官僚和貴族地主,反而是被後者利用,自己也拿猶太人出氣,從中獲得虛假權力和快感。法西斯主義不過是利用和改造古老傳統,來達到其現代目的:通過法西斯主義運動,來消滅一切民主和自由元素,建立起威權資本主義。

極右是民主人權的死敵。居然有一些泛民朋友為之辯護,難怪,香港人的政治光譜觀,一直只知道「專制還是民主」的二元論,對於真正「國際標準」的政治光譜,即涵蓋從極右到極左的政治分野,其實非常陌生,以致極右大象明明已在房內,依然視而不見。或者有人表面上懂得政治光譜,但運用時全不合格。今天仍然有著名知識分子,把中共定性為左派,而反對中共的民主派定性為右派!真是太顛倒了。其實中共政權,今天完全是極右政權,而所謂民主派呢,則散沙九盤,龍蛇混雜,從左翼到極右(本土極右)都有,而中間偏右佔多數。極右本土崛起,尚不是大患;連它的真面貌也不認得,尚以同道視之,此方為大患。如此,極右國家機器在上,本土極右在下,上下夾擊,本地人權與民主自治,再無立足之地矣。-- 其實,這句話,我在兩年前已經說過。

 

注:

1)He who fights with monsters should be careful lest he thereby become a monster. Beyond Good and Evil, by Friedrich Nietzsche,第九章。我只是大致套用這句話的精神,而非逐字翻譯。此書有網上版

2)有一位網上義和團這樣說:「對住無賴, 你講gentlemen風度?咪癲啦!此一踢喼(留意: 唔係踢人), 若會嚇到大陸人少咗50%嚟, 踢得好!踢得妙!」

3)除非你像我一位朋友在臉書上所作的反諷:

拖篋=帶水貨!圍X佢老母!> 證明唔係水貨> 就算唔係水貨都係大陸人!大陸人=搶資源!> 證明有身份證> 就算係香港人又點?依家係戰場!唔通逐個查下牌先殺?你都戇XX!

4)1979年Penguin版,33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