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愚見

2019/10/7 — 15:38

【文:黃家正】

勇武的源起為政權的不公和公義的不得彰顯,所以 721-831 之事件s 令到大部份和理非不割蓆的現象。簡單來講,是因為對方更加過分。

但到今天,小弟平民愚見是:「勇武應該全線暫緩。」

廣告

以破壞社會安寧作籌碼,威迫政府跪低之方式已經做到極致。再繼續做的話,問題唔在於係唔係邊個邊個話你阻住佢搵食,而係物極必反,連自己人都難以再擁護勇武的動機和行動。

「遍地開花」確實是一個威力強大的武器。再做得好啲的話,可能真的難以拘捕,持續性地影響政府正常運作,的確迴響可以很大。

廣告

但容許我「理性務實」的作出些許假設/提問:

1. 我相信大部份人都想見到公義彰顯,亦即是想要獨立調查委員會,查出721/831和警方濫暴真相。那麼,假若勇武再升多兩級,然之後終極攬炒成功 - (解放軍入城加上真正結束一國兩制), 那是不是大家想要的結局,以及公義會不會得到彰顯?

(這不是一個反問,而是一個很逼切、很近的實際問題。因為我知道有人想終極攬炒,有人其實只係想公義彰顯/獨立調查委員會。)

所以在整個九月非常勇武的手段抗爭之後,現在其實需要一個重整所謂「運動的目的」。為手段而作出手段,便容易走向「本質改變」之後果。運動便會逐漸失去重心,然之後容易被人一擊即破。

2. 那麼你當然會問我,咁勇武停手嘅話,我哋仲點樣爭取啊?!你依個離地冷氣軍師唔該你講返你嘅音樂啦!(好心、唔送)(btw, 你也可以unfriend我,I have many waiting.)

我本人只有愚見,我沒有能力/興趣帶什麼風向,只是個人意見,認為結局只有三個:

I. 勇武繼續升級,政府唯有緊急法升級:戒嚴宵禁,若果有警員死亡的話,解放軍入城。(咁你當然可以講話係攬炒嘅目的就係咁啦.)

II. Stale, 同九月差唔多。變成持久戰。但是,對不起,我認為慢慢就會犯錯越來越多,最後失敗而且失去極多人手。而且政府會越來越過分,而且佢哋亦都越來越多人氣。(最近很多 KOL 和外國媒體已經叫香港示威為 rioters/riot.)

III. and this is my recommendation, in short:

勇武停手,所有人回氣

十月中尾終極 黃絲 和理非晒冷

三百至四百萬人上街企喺度

香港終極之戰

諗清楚訴求係乜嘢

簡單直接:

我哋要雙普選
我哋不要蒙面法
警隊需要重組,因為社會需要和解,以及一個公義社會不能存在警隊濫暴,所以需要獨立調查委員會

我們社會並不希望存在暴力
以暴制暴也不是黃絲以及勇武的本質
所謂勇武的暴力升級也是制度不公義逼出來的

我認為需要香港 30-40%人口,企出嚟明確表明
需要什麼,要求什麼

咁樣政府先驚

而且再攞返啱啱失去左嘅國際支持:咁可能會有啲人覺得我戇鳩,

但係我先想警告大家:八月九月嘅狂歡,可能好快結束。

當自己都內亂失控嘅時候,亦都係對方有機可乘,甚至將你軍嘅時候。如果繼續盲目為手段而手段的話,最有可能輸畀嘅人就係自己。

亦都即係話,不要高估自己的能量,不要低估對方的部署。

再講得明啲:我認為而家絕對處於劣勢。再不重組方向方法的話,必敗無疑。

(除非你認為大家都想終極攬炒,想解放軍入城。係咁好簡單姐,你直情去解放軍嘅地方,你試吓直接挑釁再加上X左佢哋囉 lol)

——————

我諗左幾日寫唔寫我嘅意見

Honestly, 腦殘唔一定係藍先係。有啲論述和理解能力極低嘅黃絲一樣係接受唔到任何其他意見和灰色地帶,please don’t even bother. And let’s be honest. 蠢人係everywhere。

同聲同氣好容易。圍威喂大家好 high 之後,自己突破盲點先至可以所謂不被仇恨支配。

我幾日前話過中立旁觀嘅藍絲(可以話係很多不持分但有既得利益者)的責任很大。但同樣的準則,我認為若果我作為一個充滿着 on6 愚見的小年青人,如果我也是不斷在 FB 寫一些大家都會 like 嘅鬧人 post, 邊個邊個死全家、share 再 share 再 share, 那麼其實也同那些中立藍絲,分別不大。

只不過係一個唔知道自己打緊飛機,另外一個知道自己打緊飛機再同人講我打緊飛機嘅分別。

我諗依三個月,大家睇咗可能有 30000 幾個朋友嘅 status shares. 鬧完再share,share完再鬧。但係老實講,我都好希望可以見到一兩個朋友可以寫低 — 實際上 — 
佢哋覺得我哋、社會、大家一齊,可以點樣做。

我唔係好怕任何人有唔同意見。之前我有外國居住嘅中國朋友係我 FB 千字留言話香港年青人受外國媒體煽動,我也是每篇千字回應的。我絕對 welcome 唔同看法,同埋更加重要係:實際解決方法。

係呢幾個月入邊,我都學會左一樣野。就係呢個世界唔係淨係得我一個人。

我未必自己認為勇武係最好方法。但我必須承認,對很多人來講,勇武係唯一辦法。

亦即係同時,我都必須承認,對好多人來講,佢哋的確覺得冇得同大陸鬥,所以必須服從。we have to respect that choice.

呢個社會唔係剩係得我,雖然我唔一定係岩。就算我依家有我嘅意見/提議,亦都只係一個看法。

這三個月大家話喺香港見到好多好好嘅嘢,我亦希望到最後大家唔會發覺自己冇咗啲好好嘅嘢,例如:理性討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