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國是要付出代價!

2017/11/16 — 17:09

數年前開學前的暑假,去了北京旅行,當時除了紫禁城和長城這類巨無霸之外,不忘去袁崇煥墓,在他的墓前我唸了他的詩:「一生事業總成空,半世功名在夢中,死後不愁無勇將,忠魂依舊守遼東!」這首詩是他在死刑場被處凌遲前唸的,然後北京百姓一邊買他的肉食他的血,一邊罵他是賣國賊,在屈辱亂聲中,他默默到死仍懷希望。他愛著他的國;他的國殺了他。

什麼是國呢?國這個字現在常用於政府,有時並不包含人民(若其在中國上),有些口吻:國家會怎樣怎樣啊⋯⋯但國應是由人民和政府組成,人民為重,政府為輕。

美德不一定伴隨愛國,但沒有美德的愛國是精神上是虛無的,美德的實踐是付出代價,當愛國失去了義,就只能以功利衡量,尤其在紙醉金迷的盛世是難以看到「愛國者」,當中腦滿腸肥的人更難理解愛國,因為他們置自己於舒服逸樂裡,人一舒服,就難愛國。如果今時今日以北上機遇和一帶一路利誘學生,他朝到神州,也只因發財,而非愛國。愛國者往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文天祥在元朝榮華富貴和愛國放在天秤上,最後選擇後者;明末清初之際,仕明的夏完淳被清將洪承疇俘獲,洪覺得夏年輕有為,勤其降清,夏不降反而陳說大義大罵洪事二君有負於先帝社稷,說罷洪有愧色,最後年僅十七歲殺身報國。就是因為要選擇衝量才顯得珍貴。而活於舒服逸樂而愛國的人我則會敬而遠之。

廣告

近來施政報告打算落實中國歷史課,令學生更理解國家歷史。但我們忘了中華歷史裡從不教愛國,只教明辦是非,曉以仁義。孔子講仁、孟子宣義、朱子說理、王守仁作良知,聖賢從不提「愛國」兩字,只以身作則感化他人。明代中葉,王守仁先龍場悟道,再為民平定內亂,最後他的心學傳至東洋造福他人。政府可以用很多資源搞愛國活動,但體制的冷漠和離地難以成功,難道參加兩次國內遊,見見毛主席像,學生就會愛國嗎?令人咬牙切齒的是,在權貴裡(當中有的更是大力支持受國教育)看不到他們的品德素養,亦不見得他們對中華歷史有學識,但他們就叫你要愛國,主張各種愛國的政策。愛並不能勉強,也是由近到遠的。正所謂「世上決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以大家的常識,你相信子女和年輕人會上了幾堂愛國課而愛國嗎? 相反為政者要檢討自己有何錯失和失德,而非怪罪於人。我在生活的觀察,為何去旅行多人選的是日台而非中國?而有時是東南亞諸國而非中國?為何祖國的吸引力不足令年輕人追索根源?

最近灣仔藍屋建築群獲得了保育大獎,留屋留人的方式受到讚賞,但試想想香港只有一間藍屋,但卻有千千萬萬的人失去了他們的家,隨手數數,菜園村清拆、深水埗重建、灣仔利東街重建⋯⋯

廣告

連家都失去的人又怎會愛國?沒有土地那有忠誠呢?和代代都在一片土地生活的農民比較,香港人很多都是遊牧民族,由以前因為政局不穩由內地出走香港,他們第一次放棄土地,然後到香港居住又被逼走,再一次失去了他的家。家國、家國,無家那有國?沒有國又怎愛呢?當人們要日日費盡心思度排公屋,為低一點的租金四處奔騰,追趕樓市的速度,愛國對他們說也許只是一種嘲諷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