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激與反省

2019/8/12 — 23:15

8.12 有市民離開機場之後,在公路排隊乘搭機場巴士。

8.12 有市民離開機場之後,在公路排隊乘搭機場巴士。

進入了機場範圍後,手機就失去了網絡。那麼就可以專注觀察,那裡有一團悲傷後的熱情之火。差不多每個沿路舉起單張的人,都在努力向每個路人傳達,這城巿正在承受的不公義、分裂和痛苦。但我發現自己並沒有相信在場的每一個人。我在留意哪個是喬裝成接機大員一分子的執法者。酒樓關了門,星巴克關了門。但黃色的大M字仍然亮著。有人在吶喊,有人讓紙張說話,有人靜默,有人在彈結他和唱聖詩,然後高聲祈禱,有人放了一堆便條紙,讓受了傷的心說話,他們會聆聽。

不知逗留了多久,有人舉著紙牌:「機場六時清場,但唔好驚,人愈多愈安全。」也有人舉著紙牌:「機場六時清場,Be Water。」然後,機場廣播呼籲機場內的人盡快離去。

蹓躂到機場顯示屏前,發現許多航班取消了。心裡感到,多留一會要離開。但不必急,慢慢走。人很擠,但非常有秩序。離去時,要搭巴士,有人拿著紙牌站在一旁:「無機鐵。」身旁的人問他們:「已沒有機鐵了嗎?」他們說:「是的,已停了。」

廣告

巴士站前是蛇餅蛇餅和蛇餅,但人們都在盡力發揮互助精神,舉起紙牌或電話寫上自己在排的巴士路線。第一個感到恐懼的時刻,是排隊時,站在路旁石𡒊上的一堆同行者高叫等巴士的人到那邊,又不斷幫忙人們爬上去,那畫面很像逃亡。身旁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紛紛說:「有狗?已包圍我們?」走近後才發現,那裡只是組團步行去東涌。

我決定走路。從沒有走路出機場,原來日落時份,山的輪廓非常清晰,雲聚攏成了山的帽子。身旁的陌生女孩說:「月亮也出來了。」我們一起走,走在車路上,身旁不斷有車子響號表示支持。有推著沉重行李的旅客,沒有發出怨言。有車子內的司機對我們叫「加油﹗」同行的人互相幫助爬過太高的石𡒊,提示身後有車,或要讓出一條行車線給車輛。

廣告

本來以為會一直走到東涌,但走到一半,路上有一輛巴士,還有空間,同行者走上前問司機可以載我們嗎?不一會,司機開了門,歡呼著上車,一起說:「多謝司機。」

另一個感到恐懼的時刻是,車子駛了兩個站,司機座位的方向傳來一句怒罵:「X你班蟑螂﹗」車廂非常靜默。

即使身在現場,也不是每一件事都可知道是否真實,因為人的視線和認知範圍是有限的。有人勸人離開,有人說應該要留下,才是個比較接近真實的世界。畢竟,人活在世上,就是在眾多雜音中,慢慢理清心裡的聲音是什麼,然後跟著那聲音一直走,為自己的行動負責。

這段日子以來,大家都受了很深的傷,反省是必須的,但只有尊重自己和別人的真實感覺和局限,才可以盡情地創造一個比較理想的,愛大於仇恨的世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