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 2016 金閱獎及 2017 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6/18 - 21:10

感謝林鄭

香港在短短八天裡,有兩次大規模的遊行,首次示威在 6 月 9 日,有一百零三萬人上街,及後在 6 月 16 日,有二百萬人上街。遊行人士沿途高呼林鄭下台的口號,前進速度甚為緩慢。這時有人暈倒,救護員前來把患者送出,本來擠得水洩不通的人群,忽然像是摩西開紅海一樣的奇蹟,讓出一條寬闊的通道。如果有人說我們是暴徒?那麼,我沒見過這麼有序有愛有禮有節的暴徒。地點:銅鑼灣鵝頸橋東側一帶,2019 年 6 月 16 日,17:15。(作者 攝)

香港在短短八天裡,有兩次大規模的遊行,首次示威在 6 月 9 日,有一百零三萬人上街,及後在 6 月 16 日,有二百萬人上街。遊行人士沿途高呼林鄭下台的口號,前進速度甚為緩慢。這時有人暈倒,救護員前來把患者送出,本來擠得水洩不通的人群,忽然像是摩西開紅海一樣的奇蹟,讓出一條寬闊的通道。如果有人說我們是暴徒?那麼,我沒見過這麼有序有愛有禮有節的暴徒。地點:銅鑼灣鵝頸橋東側一帶,2019 年 6 月 16 日,17:15。(作者 攝)

在過去數年,主要是 2014 年的雨傘運動過後至 2019 年的反修訂之前,這四年多的時間裡,在爭取的道路上,最讓人沮喪的事情,大概就是社會大撕裂。最可怕的撕裂,不是抱持不同政見之人的對立,而是同路人之間的相互指罵,分化,不信任。

在雨傘運動過後,大台拆毀,同路人之間四分五裂,是最無奈的局面。民陣發起的七一大遊行,參與人數銳減,甚至支聯會的六四燭光晚會,也走失了一批本來忠實的支持者。

我們很輕易地把這種分裂的局面,歸罪於別人的無知與天真,又或是外界派來的「內鬼」,似乎在外界有一個強大的勢力,能夠掌握一切人心走向,下了一步棋,另一些棋子也必然順著同一軌迹跟著上。但若然強權真能全面掌握局勢,估計也不可能對民情誤判至如此地步。

廣告

這幾年,六四七一,如果我在香港,還是會堅持去集會和遊行。以前在雨中同行的朋友,有些再沒有同行了。他們不是放棄或妥協,而是心淡,覺得單靠遊行又有何用,覺得遊行只是行禮如儀。沒了舊的同路人,又找了新的同路人,卻難免唏噓。

然而,這次我們又再歸隊。要多謝誰呢?

尊者達賴喇嘛在其不少著作裡都提到,我們要感激自己的敵人,因為這些人往往都能給你意想不到的力量。尊者說我們要感激敵人的原因,不只是大愛上身的那種「愛仇敵」,而是因為敵人讓我們感受忍辱的修學。所謂忍辱修學,只能在別人傷害自己的時候,才能有實在的修行。《入菩薩行論》裡提到,能修學忍辱,能成就種智的佛果位,最超勝的善知識,莫過於怨敵。我每次讀到尊者的這些教晦,總會一笑置之,倒不敢蔑視他老人家的提點,只是覺得宗教領袖的善意,我等凡夫俗子,要做到這點又談何容易?

然後,誰又想到,在消沉的四年多後,大家又再出來了。這次出來,眾人把之前摸索好的遊行應對,再次派上用場。自發分派物資、乾糧、退熱貼等,沿路有人派水斟水,又有人自發清理垃圾。當有救護人員經過時,大家一條心,在水洩不通的人群裡,毫不費力就開出一條車道,摩西開紅海也沒有如此輕鬆過,大家對醫護報以熱烈掌聲,感謝他們的付出。地鐵車廂裡,車長在廣播裡叫乘客加油,遊行路線上的食肆說提供免費飲用水,鮮花店義贈白花。在現場時有工作人員大叫:「有沒有毛巾?」毛巾有如雪花般飄到眼前。

這種團結,久違了。這次如果不是因為林鄭,我們未必有機會感到這份迷失了的團結。藏傳佛教跟其他宗教的一點不同之處,藏傳佛教不排斥怒氣,你有怒氣時,導師不會教你壓抑,而是要轉化,變成護法或修行的能量。

如果六月九日的大遊行是迷失中找方向,大家抱著即管一試的心情。那麼到了六月十六日的遊行,氣氛明顯不同。大家真的生氣了,我們看著前一天林鄭的記者招待會,親眼看到她輕視全民的態度,她假惺惺地道歉,她堅信自己只是沒有做好溝通工作,她強調市民不接納惡法只因誤會,她拒絕撤回修訂,她拒絕收回暴動言論,她感謝中央及建制,她拒絕就警察過度使用武力而表達一丁點的歉疚。

這次市民終於感到憤怒了,但我們沒有把怒氣化為暴戾,我們把這種怨氣轉化為團結抗爭的能量。本來早已對遊行抗爭方式失望的人群,又一次重新上路。在執政者對人民肆意的羞辱之下,我們化為更強大的團結力量。這種力量能讓戾橫折曲的強權退讓,也能讓目中無人的政客下台。

有人擔心遊行只有消極對抗,但我們成功逼使政權押後修訂惡法。也有人擔憂遊行無非是行禮如儀,但我們成功使強權退避。過去幾年,我們心淡了,我們沮喪了,我們失望了,但在二零一九年的六月,我們又尋回了那份久違了的熱情。

這件事,靠的是很多人的努力,有直接的動力,也有間接的反動力。而幫助我們團結的人當中,不得不承認,有一個名字,叫林鄭月娥。

她永遠只懂感謝站在她同一陣線的人,她永遠不會感謝反對她的人,但當我看到百萬、二百萬人兩次齊心上街抗暴時,我心裡忽然明白了《入菩薩行論》的教化 —「若我令受害,敵反饒益我,則汝粗暴心,何故反瞋彼?」意思就是,若然使我受害,敵人反而饒益於我,對待你的粗暴之心,我又何必怨恨你呢?

所以,我要說一聲,感謝林鄭。

 

#全面撤回送中
#我們不是暴動
#釋放學生傷者
#林鄭下台
#HelpHongKong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