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謝馮敬恩同學

2015/10/5 — 19:39

如果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認為馮敬恩同學的認知水平未可以判斷什麼是公義,那麼,我們作為成年人應該反省為什麼我們未能清晰向下一代示範什麼是“公義”。

如果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認為馮敬恩同學的認知水平未可以判斷什麼是公義,那麼,我們作為成年人應該反省為什麼我們未能清晰向下一代示範什麼是“公義”。

【文:杞子】

我沒有經歷過文革的十年浩劫,但從家人和老一輩中也有聽過很多關於文革悲慘的故事。其中較為深刻的是倪匡先生的親身經歷,他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說過他曾經是一名紅衛兵,由於他識字,所以被安排負責寫判決書。很多時,被判處死刑的人的罪狀十分不合理,例如,因為是“地主”,所以便要判處死刑。倪匡先生憶述其中一個最離譜的死刑罪狀,是“其他”。

曾經以為文革只是已經過去的一些“故事”,中國在進步,人性也應該不斷在進步,怎樣差也不相信我們任何一個中國人需要再去面對文革式的威脅。但是,這一年來,一次又一次把我的想法否定。馮敬恩同學在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否決陳文敏出任副校長後把某些他認為不公義的內容公開,卻有人會用“死十次都不夠”來恐嚇他,也有人呼籲所有僱主“永不錄用”他。這跟紅衛兵的批鬥有分別嗎?

廣告

如果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認為馮敬恩同學的認知水平未可以判斷什麼是公義,那麼,我們作為成年人應該反省為什麼我們未能清晰向下一代示範什麼是“公義”。特區首長山頂大宅違例僭建,遮遮掩掩還完後便當無事發生而沒有被追究;特區首長接收千萬酬金卻可以不清晰交代原因;身為會計師的發展局局長囤地和經營劏房涉及利益衝突可以推給太太然後不了了之;還有在眾目睽睽下七警暗角打人,差不多一年都不被起訴,繁此等等,實在磬竹難書。

或許,我們都不知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去保護我們的香港。但是我相信,環境越差,我們會越是強壯。

廣告

感謝馮敬恩同學。感謝他的不畏強權,感謝他在沒有利益只有不利的情況下也願意對抗不公義的強權。

 

進步會師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