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慈悲的武力:一位佛教徒對社會譴責旺角衝突的感想

2016/2/15 — 14:5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馮擎東 (SCMHK 外務副主席, 跨宗教專員)】

初二旺角因撐小販而引起騷亂,警方以暴動罪拘捕多名示威者。如果從佛教角度,如何看待暴力?

作為佛教徒,當你眼前是警察時,又應該如何應對?更重要的是,佛教有可能開出武力的面向嗎?

廣告

社會各界,乃至部分爭取香港民主的同路人,槍口一致對旺角「暴民」開火,同時都未深入思考,就快快將事件定性,以暴動描述衝突,以暴力形容武力。內心不禁戚焉,社會上彷彿不用思考,單憑衝突畫面就下結論。心多日不安,想就自己的信仰對事件講幾句說話。

廣告

我所信仰的佛教,以慈悲忍辱見稱,對於以愛與和平達到目的,佛教比和理非早千年,開講有話,佛都有火,意思是忍無可忍,當然大家知道佛不會心生怒火。然而,我所認識的佛教,並不是絕對非武。

初皈依佛教,進廟學習儀規,法師就介紹門口拿著金剛杵的韋馱菩薩,他是寺廟的保護神,金剛杵頂地就表示該寺不會對外接待,金剛杵掛腰則可對外招待。經過大門,又會見到凶神惡煞並手持武器的四大金剛。一進廟,就見到五位菩薩全副武裝,攞齊架生,準備開拖。哪佛教不是慈悲為懷,以善去感化邪惡暴戾,而非用武力嗎?菩薩示忿怒相,皆為教化較為頑劣的眾生,遇到不能以理說服或不能以慈悲感化之惡人,更要怒目金剛而視之,目的在於遏止惡人作惡業。問題來了,原來佛教設想到世間上亦有佛菩薩不能度之惡人,以致用怒相對之,那在塵世間,若遇到不能用和平方法解決的惡,佛教義理會否容許以武力方式處理?答案是有的,佛教有一觀點,叫「慈悲殺生 」。

《瑜伽師地論》卷四十一:

如菩薩見劫盜賊為貪財故,或復欲害大德、聲聞、獨覺、菩薩,或復欲造多無間業,我寧殺彼墮那落迦,終不令其受無間苦,如是思維,以憐愍心而斷彼命,由是因緣,於菩薩戒,無所違犯,生多功德。

北本《涅槃經》卷十二:

記仙豫王殺害世惡婆羅門,以其因緣卻不墮地獄。

要知道佛教戒律中,殺、盜、淫、妄、酒,當數戒殺為首要,殺業之惡亦為最重的惡業,因此和平非暴力成為佛教最重要的信條。然而當要制止不能以和平方式去處理的惡時,慈悲為懷的菩薩也要冒犯殺戒墮地獄之果,去阻止惡業,因此佛教有慈悲殺生及一殺多生的觀念。當然,以武止惡乃非常手段,而且以武力或殺戳去阻止惡,是以慈悲為前提,即菩薩運用武力時是懷著阻止對方作惡的心去制止,而不是憎恨,這就需要很高的修養及境界了。

以上只想帶出一點,如斯慈悲忍辱的佛教也會有以武力處理問題的時候,今次旺角衝突,各界單憑暴力畫面就口誅筆伐,沒有考慮到其他因緣就責罵。那些建制粉腸我也懶得去廢唇舌解釋,因為他們業障太重,必須要不動明王幫手解決。但我意想不到同為民主路上的同路人也會辭嚴義正指責旺角的本土派,我非以佛教的義理去支持當晚本土派有多正義多合理,只不過我很驚訝有人仍抱著必須堅持和理非原則,一切武力都是錯的想法。我只想問,非武是否絕對?即使敵人如何暴戾,甚至沒有以德服之或妥協的可能?

和理非一派其中一大原則是理性,但在旺角事件中卻沒有理性去思考在抗共鬥爭中武力作為其中一反抗形式的合理與正義,甚至對和平非暴力此原則盲目。我無意要求和理非立刻認同武鬥路線,但可否認真思考和平非暴力的荒謬及武力也有其正義。得罪也要講一句,2014年沒有年輕人強力衝入公民廣場,沒有市民非法佔據馬路,和理非可以在馬路唱今天我嗎?隨著港共愈來愈橫蠻,香港人的武力鬥爭也不斷升級,我們可以接受到2014年雨傘的暴力,為何不能理性想一想當下?

無可否認和平抗爭是最理想,但馬丁路德.金、曼德拉及甘地這些和平抗爭的先賢所面對是講民主的白人政府,而今日香港乃面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共產黨,這殘暴不仁的政權,在上世紀50年代,有一個愛好和平,信仰佛教的民族曾以武力反抗。

《喇嘛殺人:西藏抗暴四十年》(第5章)

喇嘛是藏傳佛教中守戒律的僧人,但是在戰事發生後,誓不殺生的喇嘛反而成為戰場上最勇敢的一群人。 西藏人大多是虔誠的佛教徒,但為了挽救西藏,有許多喇嘛更是脫下袈裟成為武士,「喇嘛殺人」這件事在西藏歷史上因此變得特殊。 對西藏人來說,在這麼一個特別時代中,喇嘛殺人可以不算破戒。而且人們會為殺死一 個中國人而感到高興,甚至有人宣稱殺死一個毀滅佛教的中國人也可能是功德一件。 所以有些喇嘛會說:「殺一個中國人,等於建一個寶塔,這樣離佛就更近了。」然而,一個在西藏殺人不眨眼的喇嘛,到了印度可能連一隻螞蟻都不敢踩死。

現在必須回過頭去理解西藏人的邏輯轉折,以認識西藏人如何在「喇嘛殺人」事件中得到心靈的解脫。 從佛教觀點而言,毀滅宗教是天下無與倫比的極大罪孽,於是為了保護佛法、防止對方製造更大的罪孽,以致於出兵打仗、包括殺人,都可以是符合教義的。特別是在佛教處於生死存亡之際,喇嘛更被認為有義務挽救佛教的滅亡而採取行動。 當時的西藏僧人曾經唱道:「若在和平寧靜的年代,我們是維護佛法的比丘僧;若遇到以佛教為敵的紛亂時代,我們是維護佛法的劊子手。」而西藏的俗語也說到:「若是佛法遭到危害,即使比丘也持矛。」這些都說明了藏人視佛教為一切之本,若是佛教遇到傷害,則其他一切均可變為次要或可以變通的一種思維方式。也因此,當喇嘛在維護佛教的情況下殺了人,人們仍然會尊敬他們,因為大家知道喇嘛殺人是為了西藏,為了自己的民族、宗教。本來不該殺生的,殺生會妨害他們成佛。

感想就此結束,最後想以佛弟子身份作以下宣言:

佛弟子以慈悲為懷,助眾生遠離苦海為己任。當下香港受共黨暴政蹂躪,港人生活每況愈下;另各宗教被中共統戰,宗教上的義理正確亦跟隨政治統一,宗教自由岌岌可危。為利益眾生,為維護正法,香港佛教定必站出來!

香港民主路上不乏基督徒身影,今後反共抗爭佛教徒亦不缺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