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慎防歷史重演

2017/1/10 — 12:11

雖然梁振英己經放棄連任,卻留下一個撲朔迷離的尾巴,讓我憂心忡忡,難以安枕。我看到一幅似曾相識的圖景,擔心重蹈覆轍,一個翻版梁振英會成為下任特首,「黨人治港」的歷史可能在我們的輕視疏忽之下重演。

★我重看收集在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中關於特首選舉的文章,發現當時的警告至今仍然有用。為了回顧過去,吸收教訓,現再錄下當年的文字以供參考:

廣告

【 2010年1 月】:「……這證明中國共產黨己經成功地使用特區政府作為工具佈下天羅地網,在兩年之內,即2012年,完成扼殺香港民主改革進程,阻止資本主義政制發展,改造香港成為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社會的第一步。 2017年普選時間表的承諾只是吊着市民胃口的緩兵之計……如果中共計謀得逞,2012年中共要捧出一個地下黨員霸佔特首的職位就輕而易舉了。梁振英不是己經蠢蠢欲動了嗎?香港將被蠶食成為黨控的普選,黨賜的民主,黨領導的資本主義城市。」(page 250)

【2010年3 月】:「……計劃的壓軸重頭戲是,在2012年一定要捧出一個隱瞞地下身份的黨員幹部來競逐下屆行政長官。從種種跡像看,曾經揚言N屆都不參選特首的梁振英的確推翻前言,正為2012年特首選舉熱身……我可以確定中共是近年才決定派梁振英出馬參選,估計是人大頒佈決定的2007年開始,梁因而前後矛盾。」(page 255)

廣告

【2011年10月】:「……有人說梁振英是無端端地自己走出來選特首,應把他勸退。我看是勸不退的,梁振英現在可以升級為推算地下黨員了……他也是一位行為實質地下黨員。中共多年前就處心積慮要在香港實現「黨人治港」,蓄意培養梁振英成為特首就是這一陰謀詭計的重要一環……中共不會有甚麼拍板,它己經拍板,就是梁振英……中共一意孤行,鐵定了心要安置一個地下黨員當特首。中共將要實現直接統治香港的美夢,己經擺在眼前了。」(page 281, 282)

【2011年11 月】:「……中共是否真要安放一個地下黨員當特首?我認為是肯定的。中共是否己經欽點了唐英年做特首?我的意見是否定的。但坊間卻不斷傳出中共己經欽定唐英年當特首的消息,造成一層煙幕,令許多人信以為真……我認為香港人己經跌進了中共佈下的陷阱之中……梁振英真會上台當特首嗎?我看,的確是到了非常危險的時候了……當餘下的一千人接到中共指令要投票梁振英時,大多數會依指令照做而讓梁當選,這樣,香港人就進入被地下黨員管治的時代。」(page 284,285,286)

【2012年1 月】:「……評論者用暴君與昏君來比喻參選人梁振英和唐英年,又有狼與豬比喻,更加隱晦淺白。我的感覺是可笑。這就是香港,香港人面對共產黨事務無膽直白講出,總是拐彎抺角的,讓你猜猜謎語……我們沒有把地下黨問題普及化,也沒有把政情的變化聯係地下黨活動來分析,對地下黨視而不見,令善良的香港人無法辨認而上當。向市民直接揭露地下黨的存在,是民主派無法迴避的任務……地下黨己沉不住氣,按捺不住要上台當權的野心,於是梁振英便出現了。我認為這絶不是他自己叛逆中央旨意而自作主張的參選,他一定是得到中央的支持的,中央勸退梁振英的新聞毫無根據。以上對香港政情的觀察,是根據兩點我至今沒有改變的看法來評論: 1。梁振英是推算及行為實質地下黨員2。 推選一個自己的黨員來當特首是中共中央強烈的願望且正在付諸實行之中。我仍然希望中央改弦易轍,懸崖勒馬,否則的話就會把香港推上火坑,變成一個撕裂爆炸的城市。」(page 290,292,294)

【2012年2 月】:「……梁振英的角色是陪跑嗎?不是的,他是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欽點而出來參選的。民建聯,工聯會不表態是向港人隱瞞梁與中共的關係,不要把他染紅……為防有失,才有曾鈺成備用替補梁的消息……香港有些傳媒誇張煽情,娛樂化,低俗化,只想刺激銷量,評論界知識界避重就輕,無視地下黨問題的嚴重性,不知共產黨己經殺到埋身,不能分辨問題之孰輕孰重,找錯了打擊對象輕輕放過最應該窮追猛打的地下黨人,竟讓他們一步步安然登上香港統治階層,實屬非常遺憾的事。」(page 296,297)

【2012年4 月】:「……現在,狼來了己經成為現實……但只不過是大小戰役其中的一個戰役,大決戰將於2017年舉行。為了這個決戰,我們要好好裝備,不能氣餒。」(page 304)

事實證明,筆者的評論完全準確,中共果真成功令共產黨員當上特首。這裏的教訓是沒有多少人相信香港有個地下黨,更少人相信中共必要讓共產黨員當特首,而梁振英就是唯一人選。當時有評論人更指我的評論是偽命題。現在香港社會經歷近五年做成群魔亂舞,慘裂撕殺的「振英之亂」,大概可以明白當時的不信是非常錯誤,遺害極大的。

★以下是筆者早前刊出的文字也供參考:

「……這次酒會安排本不在行程之列,臨時加上很出人意外,反映中央刻意與泛民議員會面的決定不變而梁振英阻攔無效的實情……在酒會中張德江沒讓梁振英避席,而是要他站在一旁聽着泛民四子公開地力數他的各種禍害,反對他連任的說話,沒有作出挺梁的辯護,是一種隱晦的懲罰……就憑對酒會全過程的觀察,我相信『振英之亂』應該可以結束了……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重要性,張德江己經說得很清楚,明顯地是中共需要香港,但自梁振英上台以來,反抗事件層出不窮……這就是『亂』。張德江說:『……香港亂,大家一齊埋單』……希望中央終於承認搞亂香港的罪魁禍首就是梁振英,為了建設『一帶一路』,是時候解決梁振英這個死結了。」(載於《我看張德江訪港》2016年5 月)

「……我一直留意曾鈺成的一言一行……發現他的智庫實質是附屬於葉國華的「香港政策研究所」,我想起當年董建華委任葉國華為特別顧問,是因為董建華不是黨員需要有人向他傳達黨的指令……現在這兩個黨員是擔當下屆特首智囊角色,即是說下屆特首必不是黨員,黨員特首有組織領導不用智庫……我改變想法,相信中央不再堅持共產黨員當特首的政策……現在梁振英可有兩個選擇,一是自知大勢己去,宣佈不會參選爭連任……他也有第二個選擇,就是在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之下,厚顏無恥地宣佈爭連任……我認為上次選舉梁振英才只得那麼689票,說明中央不能完全掌控那一千二百票,相信梁振英只會慘敗而下台,所以無論他作何選擇,他都不能連任。我告訴朋友,如果梁振英不能連任,我就要開香檳慶祝。」(載於《我仍然相信選民》2016年8 月)

文章發表時,朋友笑我痴心妄想,痴人說夢話,說梁振英下台的可能性等於零。筆者沒有「消息人事」,「知情人事」,只是根據公開的新聞報導而作出的評論, 證明亦是相當準確,梁振英果真在中央的壓力下以自己的方法放棄爭取連任。我的推論是值得相信的。

★以下是筆者最近的文字,希望大家相信:

「……葉劉淑儀自從投靠中共以來,自由意志便越來越少,使我更加相信我早前估計她己入黨的推論……我的推論是由於傳媒報導她秘密上京,我注意到她上京前後的言行態度有非黨明顯的改變……這前後的變化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她知道要做特首必須先做黨員才可能得到中共的應許……立法會選舉後,她應召進入中聯辦,進一步證實我的估計,她是中聯辦發展的黨員,組織關係就在中聯辦……葉劉宣佈參選是延續地下黨員當特首的政策。她將接收本屬梁振英的「組織鐵票」,如果她當選就是地下黨員當特首的歷史重演。」(載於《對當前香港政局的觀察》2016年12月)

對中央是否堅持地下黨員當特首這個問題的看法,我是經過掙扎的。我以前一直相信中央安插地下黨員當特首是既定政策不會改變,只因曾鈺成的一連串言行改變了我的看法。直至發現葉劉淑儀的變化和參選才再醒悟,原來地下黨並未放棄黨員當特首這大有收獲的政策,因此葉劉是有機會的。這個評論發表至今,沒有多少人相信,基本上不把葉劉看在眼內,這是我最擔心之處。

★林鄭月娥最近的言論行為,是梁振英及其利益集團在背後策劃的另一陰謀。她在梁振英宣佈棄連任的第二天所說的話,可以清楚其中的奧妙。她說情勢變化太大,她要思考自己的情況,不得不重新考慮參選特首,是要延續梁振英的路線。證明她之前所說的「臨別贈言」是裝腔作勢,是假的。究竟她有甚麼情況?梁振英棄連任與她有甚麼關係?事實上,所謂梁振英路線並不存在,有的只是黨路線。梁振英的管治模式是他自己的黨性,黨意識形態和黨的任務,加上他的性格所形成的。林鄭月娥不是黨員,懵然不知何謂黨路線, 只知道梁重用她,便甘願為他所用。

我不排除梁振英利用林鄭作為一只棋子,正在玩弄「普京遊戲」。即是如果梁振英得連任的話,會邀請林鄭繼續做政務司司長,現梁不可連任,則由林鄭出選特首,如當選也可在政府中為梁安排一個高位做幕後軍師,比如新加坡李光耀資政那樣的職位,這就是「延續梁路線」的意思。換句話說,這也是變相延續地下黨員特首的詭計,是梁振英輕易放棄連任的原因。梁振英教出林鄭這樣的徒弟,真是功不可抺。估計這個陰謀連中央,中聯辦地下黨及曾鈺成事前也並不知道,被殺個措手不及,曾俊華因而受阻。

我認為有三股地方勢力正在角鬥爭奪特首大位:1。「中聯辦地下黨」堅持地下黨員特首不變,支持葉劉做特首但未作公開表態,對林鄭也未正面評論,卻專門打擊曾俊華不手軟,散播曾俊華不受中央信任的紅燈論,挫折其士氣,希望他放棄參選2。「梁振英利益集團」鼎力推動林鄭參選替代梁振英。為她鳴鑼開路做勢,把她打造成為真命天子誤導市民3.「曾鈺成開明黨員派」主張非黨員當特首,贊成曾俊華當特首,目前正處於被動捱打狀態未見反擊。無論葉劉或梁林的計謀得逞,都是延續「黨人治港」的政策。目前各種真真假假的消息天天傳出,必須弄清來源於哪方勢力,才可撥開烟幕看到真相。

是次特首選舉,中央不再作出欽點,不能斷然下令,又因梁振英因素而變得複離弔詭。那約五百「組織鐵票」的去向是選舉結果的關鍵。估計葉劉和梁林都需要依靠黨的「組織鐵票」才能當選,她們能否當選全係於爭奪鐵票的結果。王光亞說特首要得中央信任,中央最信任的當然是黨員了,目前中央正在選擇是葉劉還是梁林。

香港人己經習慣了被欽點,沒有欽點就沒有安全感似的。時至今天,我們為甚麼還在等待所謂紅燈綠燈這種欽點的意識?我們的責任只是選出一位中央接受的特首,這己經是照顧了中央的感情和面子,是對中央的尊重。曾俊華絶對是中央可接受的人選,他只要爭取到工商界的四百票和泛民的三百多票,不用「組織鐵票」便可當選。中央無論如何橫蠻無理也不能阻止曾俊華辭職。只要他意志堅定,堅持參選,定可得到六百零一個選委的支持。我認為泛民選委應團結一致支持他當特首。

筆者始終難忘「習握手」,它的份量很重,聰明的習核心是不會輕易放棄曾俊華的。

 

2017年1 月8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