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慎防香港政府行為黑社會化 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2019/8/29 — 15:05

【文:一位熱愛香港的市民】

67 暴動後,成立廉政公署,第一批移民潮,便是貪污的華人警長。隨後,警察跟黑社會劃清界線,有黑社會背景的警長全部離開,警隊內部改組並挽回聲譽,因為人權和私有產權受到保障,所以吸引大量的海外資金流入,從此香港經濟起飛,這就是法治的成果。可是歷史總是不斷重演,7 月 21 日元朗站白衣人打市民,血染車廂;8 月 5 日荃灣藍衣人斬市民,有少年被斬至傷殘,數十萬本地和外國人觀看直播,有目共睹,震驚國際。隨後,日媒、路透社及紐約時報,紛紛指出政府利用黑社會打壓示威者,警隊更加默許事情發生,這是一個「PointofNoReturn.」,特赦已經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只會令政府和警察暴力鎮壓示威者,只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能澄清外媒的指控:香港政府行為是否黑社會化?

中國研究學者何清漣寫了一本書名為《中國政府行為的黑社會化》,並開放免費電子版,推薦閱讀,一起慎防香港政府行為黑社會化。書中指出幾點,第一,黑幫擔任警隊高層,比如公安局刑警隊偵查員梁旭東,又是吉林省長春市黑社會成員,他揚言自己有三把刀:「第一把刀,我是警察,誰敢不怕我?第二把刀,我是黑社會,誰敢不服我?第三把刀,我有關係網,上面有人罩著我,誰能把我怎樣?」第二,黑社會勢力滲透政府部門。黑社會在政權內尋找保護傘,為自己謀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甚至政府官員職位,將自己身份「漂白」,比如人大常委曲全國,一方面是房地產界企業家,又是遼寧省黑幫頭目。第三,政府利用黑社會幫助執法,比如鄭衛國為首的黑社會,幫助政府監察長安縣韋曲境內的土地,同時收取管理費。

廣告

反送中運動至今兩個多月,媒體報導何君堯議員與白衣人握手;王威信議員走近西鐵站鐵閘,被質疑是協助白衣人入站襲擊市民;助理指揮官游乃強,進入南邊圍村公所的 NowTV 直播片段一度消失;未來一哥鄧炳強被質疑與元朗鄉紳關係複雜;也有警員離職,參選議員,書中的不良風氣,是否已經蔓延到香港政府和警隊呢?情況持續,親政府的幫派或許會擴大勢力,搶奪其他幫派的生意。美國加州大麻合法化後,各地幫派湧入當地經營種植場,當中國經濟轉弱時,灰色行業因黑勢力助大而掘起時,會否吸引更多幫派南下尋金,更多衝突發生?如果外媒指控屬實,香港政府利用黑社會打壓示威者,這種「枱底交易」,只會惹來一身的渾水,洗也洗不清。諷刺地,這些黑材料落入反對派手上,會成為政權的催命符,這也可能是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原因。

因此,建議成立一個數據庫,記錄所有黑社會打壓示威者的案件,除了元朗站和荃灣,還有光復上水遊行主辨人於沙田受襲,信報記者於將軍澳被斬至危殆等事件等。同時記錄,有複雜背景的議員和警員,日後有助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工作,還他們一個清白。另外,所有有疑問的警員執法片段也要完整保留,記錄第一手無修改的影片,拍攝人和時間地點,任何片段都不能少。數據庫要開放,讓各國的投資者參考,並發佈給投資機構,如:明晟指數(MSCI),富時羅素,彭博巴克萊等,讓他們了解在香港投資的風險,以及《緊急法》會隨時生效,投資者的私有產權未必受到保障。至於離職警員參選,如果真的為社會服務,倒不如在社區服務幾年,累積政續,如果沒有任何政績,一票都不能投。慎防香港政府行為黑社會化,要讓香港經濟繁榮穩定,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正所謂「錢在哪裏,人心在哪裏」,資金從來只會由獨裁專制的地區,流入文明法治,人權和私有產權受保障的地區。試問政府成功打壓了示威,元朗的樓價會回到高位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