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憑專業介入時局 用見識捍衛香港

2018/1/18 — 22:17

新年伊始,理該萬象更新,但香港政治陰霾滿佈,禮崩樂壞,關切香港核心價值日漸下沉的香港人,眼見政權步步進迫,心急如焚,又苦無妙計扭轉劣勢,難免自怨自艾,不知所措。

但悲觀不等於絕望。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Philip Dykes)經歴喪女之痛,堅持東山再起,為守護法律專業,聯同香港大學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等共六人,參選大律師公會主席和執委職位,實在是值得敬佩。他們挺身而出,除可推動大律師更積極回應法治和司法獨立的議題,更以身作則以專業知識介入時局。他們清楚示範,當大家飽受歪風吹襲之際,儘管難過,仍可選擇不放棄,在力可能及之內,挽狂瀾於既倒。

近年來,政治權力衝擊法治,浪接一浪。政府對前特首梁振英收受UGL近五千萬港元利益可以不調查,但可以未經法庭審訊便褫奪立法會候選人資格。接著人大釋法取消六名立法會議員當選資格、律政司司長一力主張覆核社運人士刑期、上訴庭法官以嚴刑重判社運人士入獄,以至《國歌法》立法傳出有追溯力、“一地兩檢”欠缺法律依據等等,紛紛擾擾,法治底線不斷下移。

廣告

社會大眾發覺法治變色,政府走向威權管治,自然心感不妙,卻礙於欠缺專業認識,不知從何說起,總希望業界精英以其專業知識,主持公道,為社會把脈,為公眾發聲,而大律師公會當然責無旁貸。

奈何過去一年,大律師公會看來沒有急市民所急,例如“一地兩檢”法理何在,公會一直溫溫吞吞,一派客觀中立,不置可否。堂堂大律師公會主席會見京官,不但沒有公開痛陳利害,以法論事,更擔當傳聲筒,為京官向港人傳話。直至近日人大常委通過“一地兩檢”的決定,主席和執委席位改選快來,公會才表明反對立場。

廣告

較諸九七前後,公會如今已判若兩人。當年直面敏感政治議題、處事敢作敢為,贏盡市民讚譽。例如在2003年反對國家安全立法一役,公會立場堅定、為民請命據理力爭,其後對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亦強烈支持,對推動社會進步貢獻良多。有此光榮傳統,現届領導人面對法治議題而獨善其身,怎可以不汗顏嗎?

再從政治影響力看,大律師公會向來是意見領袖,不可自廢武功。該會雖然是法律專業團體,所代表的大律師人數不外千多人,但由於領導者多是法律界翹楚,學識多,信譽好之外,更獨立於不同政治黨派,建制派不可亂貼政治標籤,因人廢言。因此,過去在法治以至相關政治議題,如何謂普選、言論自由的尺度、人權保障的界綫等,經過大律師公會的表態、解說和論辯,大大有助糾正歪論,形成社會共識。當局亦不能等閒視之,不同政治力量亦以公會為拉攏對象。

無疑,今天的執政者恃權傲物,橫衝直撞,但即使強權蓋過真理,也不能任其胡說八道。大律師公會正好可以其專業釐清真相,揭露當權者指鹿為馬,以其權威撥亂反正,制止歪理橫行,也以其社會信譽凝聚共識,表達異議。政權即使繼續照本宣科,推行“一地兩檢”,不過是赤裸裸的權力在說話,而一個只有權力沒有道理的政府,只可憑威迫和利誘爭取認同,其統治的正當性注定沉疴不止。

如此類推,由法治到新聞自由,由教育到城市規劃,以至其他領域,當更多專業人士挺身而出,更多專業團體清心直說,有意識有組織去捍衛核心價值,以至再進一步,把專業見識帶到社會,同時連結其他志同道合的團體,共同譜寫社會藍圖,展示擺脫現狀的可能性,威權管治將灰頭土臉面目無光,只剩殘留的軀殼,等待時日的淘汰。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