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憲法』用來管轄誰、規範誰?

2015/5/3 — 15:20

我們經常誤以為『憲法』是規範公民權利與義務的文件,不太對.至少『美國憲法』在精神上與程序上清清楚楚,『憲法』是經由公民許可與認定,用來規範公民願意讓渡些甚麼樣的權利,來組織政府.

這是從「邦聯」的「聯邦」的關鍵變化,斷裂式飛躍的變化.從「邦聯」到「聯邦」,『憲法』必須處理的問題,是如何取得公民的足夠授權,成立一個真正有能力保護公民、造福公民的政府.「邦聯」的缺點在於無能,而不在侵犯公民權利.換從相反方向看,「邦聯」最大的長處,也就在不會讓各州公民有權力可能會遭到移轉、侵犯、剝奪的危險.『美國憲法』試圖要說服各州公民,願意給新的「聯邦政府」比「邦聯」更大更多的授權.要能達成這個目的,『美國憲法』就必須明文,毫不含混、毫不曖昧地說清楚,政府從公民身上取走怎樣的權利,用甚麼方式來運用公民所交付的這些權力.

所以『美國憲法』當然不是規範人民的,而是規範公共權力.誰擁有公共權力,行使公共權力,誰就受到『憲法』的限制,就必須宣誓信仰『憲法』,在運用公共權力一事上,他不能有高於『憲法』的其他標準,只有如此,他才能透過『憲法』取得「We the People」信任與授權.

廣告

『美國憲法』第一條規範立法權如何運用,第二條規範行政權如何運用,第三條規範司法權如何運用.然後,第四條規範「聯邦」和各州在公共權力上的關係.第五條規範如何修改『憲法』,讓『憲法』隨時符合「人民主權」,作為「人民主權」意志的展現.第六條則說明並確認,『憲法』具備有在公共權力上的至高地位.第七條規定這部『憲法』如何生效.

廣告

如此而已,乾淨、簡單、一致,沒有任何節外生枝的蕪雜內容.『美國憲法』中說了甚麼,和這部文獻中沒說甚麼,對甚麼事情保持沉默,同等重要.比對一下吧,看看『中華民國憲法』和『美國憲法』的差異.『中國民國憲法』中有條文特別規範「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第十九條)、「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第二十條)、「人民有受國民教育之權利與義務」(第二十一條).但『美國憲法』中找不到類似的條文,裡面沒有對「國民義務」的規範.

『中華民國憲法』的邏輯是,人民有權利,相對也就有義務.所以整個第二章標題就是「人民之權利義務」.但『美國憲法』的邏輯不是這樣.『美國憲法』是由人民訂定,依循盧梭的理論,每一個人身上原本具備「主權」,不容侵犯、更不容剝奪,不過為了創建一個政府來處理個人無法個別處理的公共事務,所以人民集合起來,共同同意讓渡部分權利給政府,『憲法』基本上就是這樣一份人民讓渡主權組織政府的形式契約.

契約是由人民發動的,重點在於將本來屬於人民的權利交付給政府,變成由政府來行使的公共權力,所以這份文件的目的,也就理所當然是規範、要求政府不得誤用、濫用原本不屬他們,而是由人民同意讓渡的權利.就像一份借據,內容一定是針對借方,用甚麼方式依如何條件借錢,應該如何交付利息如何還款,出現甚麼狀況借貸就取消...這份借據,上面不會有甚麼對出借貸方的規範.

人民義務,不是『憲法』要處理的.『美國憲法』通過,第一任國會成立,一七九一年又增補了十條修正案,統稱為「人權法案」.「人權法案」每一條,也都是站在人民主權立場,進一步限制「聯邦政府」作為的.

例如說最有名的「第一修正案」,一般被稱為「言論自由保護案」,在文詞上,其條文並不是如『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一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那樣論列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寫法是:「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國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伸冤的權利。」

差別在哪裡?『美國憲法』不是訂定人民擁有甚麼法律,而是規範美國政府,包括代表人民制定法律的國會,不得擁有甚麼樣的自由.這條修正案明白限縮人民對於國會立法權的授權,國會擁有的立法自由,不包括「制定關於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國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伸冤的權利。」

這樣的寫法背後的邏輯是:人民本來就是自由的,人民本來就擁有一切權利,是為了讓政府有能創建一個對大家都有利的公共環境,人民才讓渡『憲法』中明定的權利給政府.「信教自由」、「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伸冤的權利」,本來就屬於人民,以這個條文說得斬金截鐵,不論以任何理由,政府都不具立法侵犯這些人民權利的自由.

人民是自由的,政府是不自由的.『憲法』中沒有明列讓渡給政府的權利,就仍然屬於人民.這是『美國憲法』的根本精神.『美國憲法』不需列明人民權利,因為他的出發點就是「We the people」訂定來規範公共權力的一份契約.人民是這份契約的主人.

楊照的七堂公民課第二堂 打造新世界:費城會議與美國憲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