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懇求何律師不要再混淆視聽

2016/2/14 — 0:43

何君堯(前左)、簡家聰(前右) (無綫新聞截圖)

何君堯(前左)、簡家聰(前右) (無綫新聞截圖)

【關於何君堯律師就「維護法治與警察尊嚴關注組」與律政司司長會面的解釋】

首先,正如我近日所呼籲,希望無論支持或反對本人以下論點的人士都能盡量克制,避免用激烈的措辭來評論事件。

我今早在FB曾質疑「維護法治與警察尊嚴關注組」今早與律政司司長會面的恰當性。就此,《香港01》引述會面其中一位參與者、前律師會會長及現任律師會理事會成員何君堯律師的回應:

廣告

“何君堯否認關注組是向律政司施壓,「任何正常、有血性、良知的人,也知不應有暴亂出現」。他說,關注組有其言論自由,又指他們是針對整個暴亂,而非個別個案,「難道我們促警方把匪徒繩之於法,又是向警方施壓?」”

就此,本人有以下評論(我會盡量用較溫和的措辭,而溫和措辭通常都較「長氣」):

廣告

1. 關注組與律政司司長會面的問題並不在於究竟大家想不想見到暴力事件。問題是在於作為律師,他們應該深知「暴亂」是一個有潛在法律概念的刑事罪行,而不是一個普通日常詞語。究竟年初一晚的事故在法律上是否「暴亂」,有待律政司決定是否檢控(已經有人被控「暴亂」,但仍有其他人的情況有待律政司決定),而最終決定構成「暴亂」與否的機關是法院。

在這情況下,這會面有的元素包括(i)一群律師在法院為審判前自行把事故定調為「暴亂」(如果是普通市民這樣拋出這詞語或許情有可原,但這群人是律師,是「法院人員」);(ii)律政司就某些人還未決定是否檢控某些人(及如果檢控,應該是引用什麼罪)時已經有「法院人員」去向律政司說「這就是暴亂」。這未免使合理的公眾人士懷疑究竟這群「法院人員」是否在遊說(若是遊說就是干涉)律政司的檢控權。

2. 這會面亦不牽涉到其「言論自由」的問題。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但言論可否發出及其是否恰當是兩回事。首先,如果關注組是隔空提出論點,就算不同意他們論點都不會說他們去提出論點本身是不恰當。但他們不只是隔空提意見,而是當面去對律政司說「這就是暴亂」。再者,根據今早的TVB新聞網報導,他們不只是停於此,他們更「促請當局對涉及旺角暴亂的疑犯,加控更多罪名。」(請看下圖)「促請」就不只是提供或交流意見那麼簡單,而是遊說、是干涉。這就正正是《基本法》第63條禁止的事。如果普通市民一時憤怒這樣去做,我覺得是情有可原,但當中包括前律師會會長及現任律師會會長的「法院人員」去這樣做就不只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問題,而是不恰當及《基本法》不容許的干涉。

3. 「難道我們促警方把匪徒繩之於法,又是向警方施壓?」不是一個正確的比喻。警察負責調查及拘捕,但他們不負責決定誰要或不要被檢控。我再重申,檢控權的「不容干涉」性質是《基本法》所訂下的。

所以,我懇求何律師及其關注組成員不要再混淆視聽,坦承地承認他們在這事上的處理有不足的地方(我亦沒有要求要有任何「道歉」字眼),and then we move on(既然我呼籲大家降溫,我都沒有就一件單一事件「咬住唔放」之意;我只希望大家可以平心靜氣地誠懇)。簡單一句,作為「法院人員」,they should know better。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文章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