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懷仔事件、《Gone Girl》、Kitsch、Manipulate

2015/5/27 — 13:28

《GONE GIRL》電影宣傳照

《GONE GIRL》電影宣傳照

David Fincher 的電影很容易成為話題之作,去年的《Gone Girl》(失蹤罪)也是如此,《Gone Girl》的大致情節是一個外人看來完美的郎才女貌婚姻之下,隱藏了多少的虛偽與危機。看到這層意思的人很多。像看《Revolution Road》( 浮生路)《American Beauty》(美國麗人)一樣去理解成為『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我覺得這并不是David Fincher的原意。

David Fincher的電影總有許多話外之音,往往引發爭論,像《七宗罪》《社交網絡》《Fight Club》。我覺得《Gone Girl》的主旨,更像是《Fight Club》。

《Fight Club》導演想要表達的是,高度發達的現代社會,商業化對人的影響,令人失去對生活真正的感受,而物質化空虛化為過度消費。

廣告

而《Gone Girl》我覺得導演想表達的是媒體對人類的影響。尤其是在社交媒體高度發達的現在。

廣告

首先現在這個社交媒體時代,人是完全沒有隱私的。你之所以感到你有隱私,是因為你不是媒體想要獵取的焦點人物。當有一日你變成新聞人物,所有你覺得隱藏很好的隱私,都會曝光。男主角是一個普通的美國中坑,生活平淡無奇,每日庸庸碌碌,偶爾和自己學生搞搞婚外情。忽然有一天他成了新聞人物 — 因為他妻子不見了,警方懷疑他殺人。

然後他整個人生仿佛一夜之間改變,不再是個普通人,在媒體斷章取義的報道下,他變成一個虐待妻子并和自己孿生姐姐曖昧不清的垃圾男人。他的銀行記錄,信用卡記錄都相繼曝光。當然很快她的學生女友受不住壓力,開記者會曝光了他們的關系。雪上加霜,一夜之間他幾乎成了全國公敵。然後忽然之間,他妻子自己回來了,親口講述了一個『事實』(其實是她精心編制的一個故事),并暗示他擁抱著妻子在門口合影,這個男人瞬間又變成了全美最愛太太的好男人。結局是他不愛太太卻不得不應觀眾要求,被迫把這部『真人秀』演下去。連他本人,在強大的媒體manipulate面前,也沒有勇氣與信心公開事實真相了。

其次,也是每個人都應驚醒的:在這個媒體高度發達的信息爆炸兼眼球經濟時代,人們幾乎是不可能透過媒體獲得事實真相的。最後只是被媒體操弄,完成廣告植入和消費。

每個坐在戲院看《Gone Girl》的觀眾都清晰的知道事實真相:女主角如何精心布置了一切陷阱,利用傳媒把丈夫玩弄於鼓掌。但戲中人是懵然無知的,戲中的鄰居,美國人民,從清談節目,電視新聞了解到的『事實』和真相差天共地,但大家樂意見到這樣的新聞,樂意消費這樣的『八卦』,對『真相是什麼』毫無興趣。而推斷出真相的警察,卻無法令同僚及上司相信。了解所有事實的律師刻意操弄媒體幫當事人做公關顧問,賺取當事人傭金。所有人對事實都不屑一顧。新聞的目的不再是追求完整事實而變成制造產品:心靈雞湯式的清談節目,吸引眼球的八卦新聞和隨之而來的網絡紅人廣告代言,出書,拍劇。

這些都是正在香港發生的事實。

HK最近發生的『懷仔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催人淚下的新聞發布會中,我們看到孤獨無依,整日藏匿擔驚受怕的一個小男孩兒和一個憐孤愛孫的婆婆。在整個包裝之下,任何的質疑都被冠以涼薄冷漠之名。可是沒人追尋過事件的真偽,人們對『故事』的需求大過對『真實』的尋求。

過了一天,懷仔打人的視頻公開,又過了一天小學女生的喊樣在電視新聞播出,然後大家比較發現這段新聞是被剪輯的,甚至編導『大聲點,OK』的指示也一拼播出了。

拼湊這些情節,可以明顯感受到整件事是被manipulate的。我們可以繼續關注事態的發展。

這個時代懂得操控傳媒操控輿論的人,可以做到無往不勝,為所欲為。

而對個人隱私的侵犯案例,林慧思老師的遭遇是一面鏡子。一個老師在假日的表現(為了正義的目的講粗口)其實和她在課室的表現可以說毫無關系的(林老師曾經是RTHK教育節目裡報道過的好老師),但事實上在某些部門的刻意操控下,林老師的工作和生活都面臨巨大壓力(還好大家找出RTHK之前的節目,若過不是,林老師更加難以自證自己的教學質素),還有先前的陳巧文。她表達對西藏的關注其實與她個人生活關系不大。但很快媒體就轉向她的私生活,衣著暴露的相,和男友的相,后來在這些壓力下,她銷聲匿跡了。沒有人經得起媒體放大鏡的考驗。更加沒有人經得起斷章取義,擷取部分事實的輿論操控打擊。

這就是當下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的香港的媒體環境寫照。而這種刻意淡化,刻意加強的新聞,消費至上吸引眼球的八卦充斥市場的現狀是媒體與讀者合謀的結果。
然而,是不是一切都冇得救?

好在,香港尚有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令大家可以獲得多個渠道的信息,同一單新聞可以在不同平臺看到不同角度。比如『懷仔事件』中,在有線看不到『犯法又點?』但別的新聞平臺卻可以看到。所以,只要你是對自己認真的人,對事實執著的人,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或者至少愿意嘗試思考的人),總能逃出manipulated的議程設置,撥開迷霧,看清真相,保持清醒。同時,只要有意志力或者認清這一事實,當然也能對爆相爆片,吸引眼球的八卦新聞免疫。

只是這個時代,愿意保持這種清醒的人不多,真可謂『懶醒』。這個時代大眾面對新聞事件的反應通常是兩個:昆德拉筆下的Kitsch (刻奇,媚俗),《Fight Club》中講的消費(超市貨品清單)。

《Gone Girl》裡,鄰居們還沒搞清怎麼回事,就已經在男主角家的院子裡手持蠟燭,開起了祈禱會。這種『參與感』,覺得自己對這件悲慘的事『做咗嘢』實在是如今社會的常態。每當地震發生時,社交媒體上就是一片蠟燭和祈禱;人們很積極的在自己的社交網絡對自己毫不熟悉的公眾人物的逝世RIP。

另一方面,同一批人又興致勃勃的消費普通人的隱私,獵奇心被無限放大,恨不能在雜志上看到男主和姐姐亂倫的相或者片。昨晚明報有一則新聞是薛凱琪跑步遇雨濕身相。盡管她的臉是整過的膠樣,但相信這則新聞的點擊,一定比我這篇提醒文章要高的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