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懷胎七月

2016/4/25 — 18:4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日前發生懷孕護士在夜間工作期間中風事件。稍為有人生經驗的人相信都會明白懷胎十月之苦,當胎兒達二十八週(七個月)之時,準母親已腹大便便,莫說通宵更,就連一般起居飲食都會開始有困難。香港的醫護人員長年為市民提供高質素的醫療服務,相信市民都樂於為他們爭取更佳及更安心的工作環境。

我們明白這是一個資源調配的問題,但政府及醫管局實有責任和義務起牽頭啟示作用,在不太影響其他同事的情況下,讓懷孕護士和醫生可免值夜班。其實醫管局要商討的議題不是應否執行或是否由第32週開始,而是何時開始執行,或應否由第28週推前至第24週?

我們希望事件中準母親和胎兒能安然渡過,但今次不幸事件應對我們社會起警示意義:

廣告

1)醫管局長期缺乏資源。政府可以毫不猶豫投入數百甚至過千億元在效益成疑的基建工程,卻要打醫管局財政預算中的五億、十億主意,削減開支。政府實應考慮為醫管局重新注資,以縮短現時病人的輪候時間及醫護人員的長工時。【On Call 36小時】式的運作是過時的工作模式,試問一個連「踩」三十六小時的醫生可以提供甚麼水平的服務?

2)作為一個相對先進的城市,香港的生育政策其實十分過時。前四後六產假已由上世紀沿用至今,我們在亞洲區的主要競爭對手都有較佳的安排。如果我們想鼓勵更多人生育(這亦能間接影響來港人才),除卻個人經濟、住屋、教育等長遠考慮因素外,孕婦福利、醫療配套、產假及與初生嬰兒相處的長短亦會有一定影響。至於爸爸的侍產假亦是乏善足陳,前年立法的三天有薪假期還好像「皇恩浩蕩」為打工仔成功爭取,殊不知五天侍產假已在亞洲多個地區實施經年,打工仔再一次被「搵笨」。勞工及福利局實應作出檢討,為香港修訂一個能追上二十一世紀的勞工政策。

廣告

3)上述其實可以延伸至更廣泛的勞工權益問題。香港有開工、冇收工問題並不只影響低技術勞工,醫生、核數師、銀行等中產行業亦面對此等困擾。長工時直接影響員工的生活質素;一是要員工犧牲他們每天僅餘的親子時間,要不就是孩子推遲每天的起居作息,以遷就遲歸的父母,但這對小朋友的身心發展都有不良影響。至於低技術勞工更不用說,面對更多不公:

* 勞工假與銀行假的分別
* 至今還未能爭取到標準工時
* 被遣散或無理解僱時以強積金與遣散費/賠償金對冲

這些其實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在勞資關係上,殖民地政府和現時特區政府都比較傾向保障資方一面。從歷史角度我們可以理解,但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政府實在責無旁貸,必須作出全面的檢討,制訂與時並進的方案,以達致三贏的局面。

4)千億基建、男士侍產假、標準工時、勞工權益..... 一個有效的立法會理應可審議政府提案,修改不合民情部分,在三讀後立法,並肩負監管的責任。但為何近年立法會有越來越多與民意脫軌的法案和決定呢?歸根究柢,就是現時立法會未能有效反映民意,建制派議員盲目為政府護航。我們在此懇請大家在五月二號之前登記成為選民,在九月的立法會選舉選出能代表你的代議士。

 

選民登記網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