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成名:雨傘運動對香港民主化的啟示

2015/2/11 — 20:19

【記錄:朝雲】

(成名先生的講學,亦可謂開學以來,縱深最廣的課。拖沓至今,尚希恕宥)

成名教授認為,佔領運動有眾多問題須要反思。

廣告

運動一大缺失,是過分聚焦於佔領區內民意,而忽略了佔領區外更廣大民意。學生領袖不肯言退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有相當多群眾不肯走。但他認為這樣做令運動付上代價。

另一問題就是「沒有大會,只有群眾」、「XX不代表我」,成名認為既是祝福,亦是詛咒。自發的動力催使五湖四海的群眾支持學生,但到中後期不同組織繼續鼓吹此態度,誰也不服誰下,運動俄延,舉棋不定,進退維谷,終至決策失誤。然而根據歷史經驗,非暴力抗爭需要有強大民眾基礎、有凝聚力的公共聯盟。

廣告

到十一月,民調顯示七成市民主撤。儘管當中不乏同情傘運者,然而他們亦察覺策略上坐下去已無大用。佔領期過長帶來反效果,民意無法承受。

他引述非暴力抗爭大師,切諾維斯(Erica Chenoweth)的著作Why Civil Resistance Works。歸納橫跨百年的非暴力抗爭,統計數據。結論是:

非暴力抗爭的成功率為53%,是暴力抗爭兩倍;
非暴力抗爭的參與人數,是暴力抗爭的四倍;
近數十年,非暴力抗爭是四分三國家取得民主化的關鍵。

切諾維斯亦有撰文評雨傘運動。他指有四大因素,左右非暴力抗爭會否成功:

一 參與人數,及參與者來自廣泛的不同背景。如是政權打壓的成本就愈高,針對、分化亦愈難。成名認為傘運無法得到太陽花學運的廣泛支持,參與者的多元亦待擴充。

二 持久力。並非純粹說佔領多久,而是在不同形式下能夠長期持續。

三 戰術多元化。集思廣益下各出奇謀,如是政權就窮於應付。切諾維斯和成名都認為,這是傘運的敗筆(Erica Chenoweth: So far the Hong Kong democracy movement has relied heavily on methods of concentration like sit-ins and street demonstrations)。佔領等招數一旦使老,禍及無辜,效果就會遞減,民意則會損耗,適得其反。

四 道德的正當,能夠反映公眾價值。如是將滾動更多人捲入運動,甚至令政權動搖和分裂,管治團隊或會出現忠誠轉移。台灣太陽花學運動成功做到此點。儘管學生快撐不下去,但國民黨內部分裂,讓學生得到下台階順利退場。

成名提到其他因素,如魅力領袖和外國支持,則非必要。魅力領袖反而讓政權容易打擊,緬甸民運正因昂山素姬被捕而長期瓦解。

成名強調,非暴力抗爭的關鍵是沖擊統治,增加政權的政治、經濟、社會成本。他援引其他國家多樣的抗爭手法,如慢行、罷工罷市罷課,如能落實極有效果,惜未能在傘運成事。他解釋種種手法未必足以令政權屈服,在於維持士氣和張力,延續運動。

成名還提到,尚有第五點取決勝負,就是找到對方死穴。例如太陽花佔領了審議服貿的場地;反國教成功打入教育界,眾多校長和老師皆明言拒不遵行。都成功阻塞政權得逞必經之路。而香港對中國尚可議價的地方,就是金融中心。

他說中共和政權常恐嚇香港的地位會被取替。然而可以的話中共早就做了。香港畢竟還有底子,尤其是法治中國無可企及。

成名承認,長待金鐘實不進則退,恐怕是最差選擇。既無法挑戰中共底線,又白白消耗民意。

然而即使可以挽回,移師中環,成名亦不感樂觀,因為其他條件準備不足。

他認為佔領區盛行沒有領導,各行自是的風氣是運動大忌,妨礙團結、動員。美國打仗的時候便不可能動輒徵詢群眾意見。

成名說當年波蘭團結工會,不斷通過公開廣播避免分化。綜觀學者分析歷史經驗,最大的考驗就是政權提出談判,討價還價時如何保持團結。

他重申歷史歸納出非暴力抗爭比暴力抗爭有效,原因見諸委身的人數;實力的距離;資訊的落差;與道德的阻礙。反之非暴力抗爭的優勢,就是受打壓的時候,能夠有效捲入更多人委身。

成名認為應不應打破玻璃,手法可容爭議。然而行事者應該考量會不會有反效果。

接下來成名轉談形勢。他說我們有三成「基本盤」:由姑至終都支持傘運,衝擊立會時依然不棄;過百萬人去過佔領區;年輕人更加一面倒。

然而,投票給民主黨的,有三成反對佔領;投票給公民黨的,有兩成二反對佔領。將來泛民的選舉或有危機。

另一方面,香港傳媒收編嚴重;而「大台」發言時的演講對象,多是在場佔領者,而忽略向外人宣傳。傘運在輿情上失敗,與昔日反國教,台灣太陽花學運恰成相反。

他承認短期內香港情況,在習總任內傾向悲觀,但對將來他深感希望,年輕人勇氣可嘉,跌碎他多副眼鏡。歷史上的民主運動,往往以經濟危機為契機。中國的經濟問題幾為學界共識,經濟增長無以為繼。

他亦欣喜立場新聞出現,因為自己也受過打壓,故對受壓者亦感理解同情。他看到編輯等有心人默默耕耘,從頭再來。聽其言,觀其行,報道沒有問題,敢言亦非亂作。

但他認為媒體普遍歸邊下,網媒仍未足夠,後者者局限於受過教育的新一代。他希望我方能推出紙媒,即使無力製作日報,也可以試試素推出周報。

最後成名分享一齣《公民抵抗》的短片,介紹各地公民抗命的實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