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成報〉與我的小時候

2016/8/30 — 17:51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小時候,家裏就是看〈成報〉。每天一份,不太厚。相片不多,都是細細的字。還記得每天揭完,手掌都黑了一大片。在還未有電視機的年代,它為我帶來了整個世界。學懂了很多字、認識了很多概念;很多有趣的事物、很多世界各地的消息,都來自〈成報〉。

到小學高年班,略通人性,特別喜歡襯家人不留意的時候,偷看〈成報〉的副刊的其中一版,雖然沒有圖片,但那些鹹濕笑話真係好鬼抵死。沒有圖片也有好處,可以引起更廣闊的想像和無限的聯想。偷看完之後,還要盡快洗乾淨雙手,自己心裏有鬼,免得讓家人知道我偷看了報紙。

廣告

升上了中學,家人開始轉看〈東方〉,我自己也不知從那裏開始來了股浩然正氣,從此只讀最乾淨的〈明報〉,一讀就是40年,《成報》也在我的世界消失了40年。中間也應揭過,但真金白銀買一份回來,也是二十多年的事了,那一次因為有個自己的專訪。

這一次是要以自己的消費行為,鼓勵更多這樣出位的報道。今天有電視、有互聯網、又有很多不同的資訊渠道,但可讀的報章卻越來越少。曾經好幾次,就連〈明報〉都想放棄。

廣告

就算是炒作,就算是背後有其他勢力支配,沒有所謂,多搞些這樣的報道,才是與〈明報〉、〈蘋果〉或〈信報〉競爭之道。明天還買不買?得看〈成報〉自己是否爭氣。多一點這樣的報道,我撐硬〈成報〉,雖然今天的副刊再找不到那些可以刺激想像的鹹濕笑話。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