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信任香港的代議制度,但我想大家一齊贏區選

2019/10/24 — 12:49

【文:籠外人】

2016 年,我第一次有權於選舉立法會投票,選擇代表我的議員進入議會,而我選擇的候選人最後高票當選,當時我懷著一絲希望,覺得議會入面終於有代表年輕人的聲音,希望可以為議會帶來新的動力,為公眾帶來新的觀點與視角,展現年輕人並不是只懂搞事的廢青,而是願意為香港奮鬥的社會棟樑。然而,政府 DQ 了我屬意的議員。於之後的補選,我支持的前議員所屬政黨派了一個新候選人出選,然而再一次,她被 DQ 參選資格,最後要派出友好的盟友出戰。

當我屬意的議員被政府 DQ,他的被選舉權被剝奪,我的選舉權被剝奪。當我屬意的政治理念被 DQ,我的思想自由被剝奪。當政府將基本法賦予給我的公民政治權利被剝奪,我不再信任這個制度。我不可能相信在現行的制度之下,我跟其他人一樣,都是擁有相同的政治權利。政府用議員在宣誓儀式的不合作行動為借口,實質是進行政治思想的審查,只要這個人的政治理念不合政府的立場,這位議員和其背後代表的選民都可以全部 DQ。如果政府連「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的議員都不接納,推說這是違反基本法的規定,我想問香港市民是否只可投票支持政府屬意的政治人物呢?即使我在下次的選舉「棄暗投明」,改投建設力量,我能否確保我屬意的候選人不會被其他候選人用威嚇手段而被迫棄選呢?難道我支持敢言的建制派 —— 自由黨 —— 都不行?或者再下次的選舉,我應該投票給梁美芬,我只要令她入到立法會,就可以自動有多 7 票功能組別議席,我的一票的價值是多麼重要!

廣告

從我第一次的投票經驗,我已經知道自己是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二等公民,我的聲音永遠無法進入議會,我永遠無法改變政府的政策,永遠無法叫停政府的立法,難怪特首都說我是 no stake in the society。議會路線走完,我只好走上街頭,用我雙腳站出來,用我聲音喊出來,用我頭腦思考香港未來,但原來一切都是徒勞無功,一次又一次十萬百萬人的遊行是阻不了政府繼續玩數票數的遊戲,立法會入面的三分二多數加起來幾十人重要過在街頭呼喊叫政府收手的年輕聲音,政府今次無動用 rule by law 和人大釋法去 DQ 任何人,因為它直接 DQ 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利,DQ 基本法確立的自治原則。當政府違憲的時候,年輕人用違法的手段回應,當黑警的警棍狠狠地擊打年輕人身上,年輕人以死明志,當政府一步一步迫年輕人於懸崖之上,年輕人退無可退。當所有合法地發出我聲音的途徑都被政府阻絕,試問我應該如何做呢?

因此我不相信香港的代議政制,因為香港的代議政制從來無令我相信我所投的一票、我的聲音是可以改變社會。不過,即使我對選舉有如此大的不信任,我依然認為 11 月 24 日的區議會選舉是反送中運動非常重要的一戰,我很想可以跟各位手足一齊贏區選,原因如下:

廣告

1. 這可能是我們唯一會大勝的勝仗

反送中運動以來,我們唯一的慘勝是在二千多人被捕,市民經歷鄉黑警暴,集會自由和言論自由都被大減的情況下,逃犯條例終於撤回。我們的犧牲跟回報完全不成正比,但區議會選舉會是抗爭者的唯一大勝。在現時的社會氣氛下,不論是親民主派的媒體、學者,抑或建制派以至政府,都預期反建制力量會大勝區選,即使親建制陣營可以保住區議會的多數,但泛民政黨和本土素人必定獲得比現時更多的議席,甚至在部分區的區議會佔主導地位。建制派和政府甚至怕輸,怕到要倡議押後選舉。既然這是一場可預期的勝仗,我們絕對無攬炒選舉的理由。

2. 這是 18 區開花的真人連儂牆運動

抗爭者將口中的民主實踐親身於社區實踐,這有助強化現有支持者的信念,同時是教化藍絲理解抗爭理念的公民教育課。現時社區的連儂牆是抗爭者將政治連結到更多市民的手段,同時可以阻止政府壟斷輿論,抗爭者深明文宣的重要性,但是社區的連儂牆始終是單向的宣傳,甚少有抗爭者親身向市民講解理念。不過,選舉的街頭拉票卻是雙向的溝通,候選人親身走入社區跟街坊對談,了解市民所關注的議題,助選團變成一隊隊真人宣傳機器,宣傳真正的民主是如何改善政策,只有讓民主的種子落地生根,反送中運動背後的改革政制運動先可以延續下去。

3. 培育新的政治人才,壯大民主力量

今屆選舉有很多不同政治光譜和社會背景的參選人,即使是主流的泛民政黨,他們都派出很多新面孔參選,區議會選舉肯定是培育新政治人才的舞台,泛民政黨的新生代可以革新其政黨為人垢病的不思進取,本土自決的陣營可以在社區站穩住腳,期望在日後跟泛民爭一日長短,而獨立素人可以親身探索自身的政治取向,為建立新青年政黨和拉長政治光譜發揮積極作用。在政治運動無領袖化的情況下,不可能再出產一個如黃之鋒般社運出身的政治明星,而區選是一個新練兵場,相信可以培育出能打倒巨人的士兵,只有他們先有資格帶領港人打下一場的民主之戰 —— 2020 年的立法會選舉。

4. 和勇合作,和理非再次上陣

在街頭抗爭成本愈來愈高,暴力加劇的情況下,一般的和理非支持者的確有一定難度去參與,區選的拉票活動是一個再讓和理非上場的機會,只有讓不同光譜的參與者都一齊投身運動,抗爭運動才有能量延續,在 11 月 2 日的維園集會之後,和理非抗爭者應該全面上場,勇武短暫退場,製造較平和的氣氛,不讓政府有任何借口推遲選舉。(在勇武退場之下,如果政府依然拖延選舉,筆者同意勇武立即再次上場)同時為了展現不同光譜參選人和和勇抗爭者的團結,18 區開花的非建制陣營誓師大會應該在確認候選人資格後舉行,讓市民加深民主理念和為欠缺知名度的候選人造勢 。

在政府打壓之下,我完全不信香港的代議制度,但權衡讓選舉繼續的好處後,我好想和手足一齊贏到區選,這是一場一定要大勝的戰役,讓我們一齊踏出光復香港的第一步,好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