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做 67

2016/2/23 — 19:02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左)及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右)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左)及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右)

每天看見67之爭,看到身邊的朋友不斷歸邊,FB裡全是6號或7號的頭像。香港現在需要的是一套嶄新的對中論述,而so far我看不見6或7的論述有什麼革命性的改變。

「勇武抗爭」

勇武是手段,不是目標,我討厭「和理非」這三個字,因為抗爭本身就不和平,勇武亦不代表不理性,非暴力亦不等同和平。把這三個字串連起來有自打嘴巴的味道。邏輯上亦有衝突。

廣告

但勇武頂多是一種手段,革命建國只是中期目標。但建的又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呢?1979年伊朗革命,群組大多是支持的,但最後建立的卻是專制的宗教政權(theocracy) 。革命除了推翻政府外,更重要的是對未來的想像:推倒政權後你會建立一個怎樣的社會。為革命而革命,太兒戲了吧。就算Malcolm X 所說的 "by any means necessary"也是一個 the end justify the means 的說法,並不是只顧means不理ends的焦土政策。

「守住議事規則」

廣告

或甚麼向建制說不。又是太短視的論述。民主回歸的路已經走到盡頭,泛民帶領群眾三十年走一條沒有出路的路,難道要群眾繼續跟著這條路走嗎?岳少亦沒有清晰解釋如何改革泛民,現在還是堅守固有原則。這是原地踏步,現在是民主運動的分水嶺,我覺得這是不合格的論述,所以我也不能贊同。

「命運自決等如港獨?」

近來有人把想像放到2047。這我是同意的,但對坊間流行的一些講法,我也是覺得美中不足。自決是一種權利,公投是一種機制,我們不能假設公投的結果只有「港獨」或「歸中」這兩個選擇。就算係港獨都有幾個option, 俄國十月革命,推翻政府後導致政權真空,成就的是什麼?不就是我們現在痛恨的列寧共產黨嗎?

我不是新東選民,無得投票,我覺得當務之急是要發展一套較完整的論述。能說出短期目標(抗爭,如何抗爭,什麼是抗爭),中期目標(公投法,2047港人立憲),長期目標(新憲法後的香港社會發展,核心價值是什麼,經濟和政治體系是什麼)。所以唔好再問我撐邊個,因為真係捒唔落手,更唔好話幫邊個助選。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