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是中國人」

2017/9/21 — 19:16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

【文:任平生】

大學生一句「我不是中國人」必然會引來愛國人士圍攻,破口大罵,這些學生愧對十三億人民,有辱先祖。然而,罵人者和被罵者的先祖可能是楚國人、齊國人、燕國人或其他國的人,而肯定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因此否認自己是中國人又如何有辱先祖呢?

國家是政治歷史的產物,朝代會變遷,今天某地方的人被鄭國統治,明天可能成為陳國人,一個月後他們又會變成晉國人,因此人民國籍的身份沒有必然性。國籍身份是偶然的,種族身份卻有必然性,一個瑤族人,他的血液中便可找到瑤族的基因;一個黎族人,他的血液中就有黎族的基因,但絕不會找到楚國、齊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基因。有瑤族血統的人不會因改朝換代而改變了他的基因,即使移民美國,成為美國公民,他們仍是瑤族人,種族身份不變,國籍卻可變,而「中國」卻不是一個種族,沒有人的血液裡可以找到「中國族」的基因。事實上,任何人都有權不做中國人,移民他國,不少政府高官的子女和國家領導的家人都身先士卒,移民外國,高唱令他們感動流淚的天佑女皇或星條旗。但社會上的人總是帶著羨慕的眼光來看待移民外國切實不做中國人的人,卻會破口大罵那些只講不做,只說「我不是中國人」,卻仍住在香港的人,這是甚麼道理呢?這就好比不去指責強姦犯,卻判說粗口的人強姦罪一樣可笑。

廣告

「中國」是一詞多義的詞語,有時它是指政權。如果一個人是否中國人是根據他持有甚麼政權發出的護照,那麼持有英美護照的高官子女和領導人的家人都不是中國人,他們確實有權說「我不是中國人」。有時政權並不是只得一個,春秋戰國就有多個政權,現在也有兩個政權,哪一個政權才是中國呢?是根據經濟,還是有人民透過選舉授權的政府呢?又還是「誰是中國」根本是沒有意義的問題呢?正如楚國不是中國,齊國也不是中國。

一個政權,一個國家,本來有保護國民的責任,免受別國侵略,正如一些人相信沒有國哪有家。可惜,當我們回顧歷史,種種政治運動令十三億人民家破人亡,子女鬥父母,家不成家。即使是現在,政府可以為了發展而強拆民村,令人無家可歸;政府貪腐引致毒奶粉、豆腐工程的出現,奪去不少人的生命,催毀無數家庭,有國無家。相反,香港在英國的管治下避過了文革的浩劫,香港人雖然失去了原有的國家,但安居樂業,市民都能享受家庭的快樂,沒有批師長、鬥父母、害鄰居的情況,香港人無國卻有家。因此,「有國才有家」是錯誤的。

廣告

「中國」有時指在亞洲東面一大片的土地,在這片土地上有著不同的民族居住,民族數目有時多有時少,疆界也是會變的。如果以地理來定義中國,那麼離開了這片土地居住的人便不是中國人,例如英國唐人街的人便不是中國人。而在這片土地落葉生根的印度人、尼泊爾人、美國人也應當視為中國人。西周時期,「中國」僅僅指洛陽盆地為中心的中原地區,其他地區並非稱為中國,也不屬於中國。隨著中原地區軍事擴張,原本不是中國的地方也被納入中國的範圍,非中國人也變成中國人,甚至被迫變成中國人。例如攻打西域外族,侵佔了他們的土地,便可把外族變成中國人,即使外族人是紅鬚綠眼,中國仍會說成外族人變成中國人是十三億人的期望,他們不得不做中國人。

中國的邏輯是很奇特的,英國人統治香港,英國人不會當香港人是英國人,英國人不會說香港人成為英國人是六千萬英國人的意願;日本人統治台灣,日本人不會叫台灣人照照鏡子,你若是黃皮膚黑眼睛便是日本人。偏偏中國就有「只要我說你是中國人,你就不能不做中國人」的邏輯,即使你手持瑞典護照,身處泰國,亦有可能有專人送你回中國,然後免費給你食住,讓你專心做個中國人。相反,當中國不認為你是中國人時,你無論照幾多萬次鏡子都不會是中國人,永遠不能踏足中原,到了羅湖邊境便要行人止步。又當中國和友好鄰國蘇聯在1991年簽了條約,海參崴便永遠不再屬於中國,而居住海參崴黃皮膚黑眼睛的人亦不再是中國人。因此,「中國」和「中國人」在1991年前後都已經有不同的定義。

「中國」有時指歷史和文化,而「中國人」就是承載某種歷史和文化的人,那些人的祖先經歷了夏朝至清朝各朝代,他們說的是福建話、潮州話、廣東話、上海話、北京話,寫的是中文字,吃的是雲吞、饅頭、餃子、楊州炒飯。從這角度看,美國唐人街的人可以是中國人,但滿口英語不懂中文的American Born Chinese卻不是中國人。那些宣稱自己不是中國人的人,只要他們是承載著中國歷史和文化,他們都是中國人,不會因為他們的宣稱而改變他們是中國人的事實。然而,上兩三代因著生活而越洋工作並且定居異地的人,他們的子孫仍承載著中國歷史和文化,他們遍佈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等地方並宣稱自己是中國人,但是這些人的子孫並不會因為承載著中國歷史文化而被中國政府承認他們中國人的身份,自動給他們中國護照。縱使他們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擁戴中國,以中國的富強為榮,又希望中國能統一,但當有排華的情況出現,中國是不會派專機接走他們的。因此,文化上的中國人、政權上的中國人和地理上的中國人不一定是三合為一的。

若說「我不是中國人」是欺師滅祖的言論,不如說是一種晦氣的說話,因它並非描述事實,而是用來表達對現政權和大陸文化的不滿,就好像父子關係不好,就不願意承認有這樣的父親或兒子一樣。那些大罵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人,或許不知道「中國人」的多重意思,他們以為照照鏡,看到自己是黃皮膚黑眼睛就是中國人,其實很多黃皮膚黑眼睛的人都是臨時演員,他們受僱在公眾集會上拿國旗扮演中國人,只要集會結束後收到報酬,做甚麼國的人都不重要。

(作者簡介: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