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要再跪

2019/10/31 — 22:18

10 月 30 日晚,屯門兆軒苑逸生閣,警員要求多名住客在大堂跪地舉手接受搜查,其後拘捕多人。(讀者提供圖片)

10 月 30 日晚,屯門兆軒苑逸生閣,警員要求多名住客在大堂跪地舉手接受搜查,其後拘捕多人。(讀者提供圖片)

我不要再跪。

那張屯門居民在自己的家舉高雙手、跪在地下的相片,令我異常憤怒。我不斷想起,自己在九月時被防暴警命令蹲下的經歷。

在事後,我有時會怪責自己,為什麼自己會屈服無理的決定。截停搜查市民的權力,本質上,是市民透過犧牲自己的時間,來跟警察合作防止罪案呀。你要求我合作,還要去侮辱我?這是什麼的道理呀?

廣告

面對警察無理違法的要求,我們很多時都會說服自己「不要吃眼前虧」,然後啞忍接受,就好像我那一次蹲下一樣。「趕時間、唔想被拘捕、唔想被告阻差辦工、唔想麻煩」,我們真的有很多不吃眼前虧的理由。

但是,活在一個動盪的時代,當麻煩要找上門,我們還能盼望一切如常嗎?

廣告

如果我再被截查,我不會再跪。警察可能會因此武力制服、可能會作出拘捕,但我不要再跪。錯的是黑警政權,不是我們。

前人辛苦開拓民主路、死去的戰友言諫,他們不是要我們去跪著過活,他們是要我們站著做一個人。

No one rules if no one obeys.

當然,我們不能要求每個人都要冒險。畢竟,個體有自己的掙扎包袱。但我真誠地盼望,有社會地位資源的人,不要首先跪下。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