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也曾經想過移民

2016/4/25 — 15:30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攝

我也曾經想過移民,離開香港。那是大概兩年前的事情。

2014年8月底,我作為「十八學者方案」倡議人,獲邀到深圳參與政改座談會。香港人應該還記得,那一場根本不是座談會,而是訓話會;京官們趾氣高揚的神情,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會上,京官們大放厥詞,預視北京已準備好和香港人攤牌,人大決定將會落閘。

座談會完結後,我跟隨大隊乘車回香港,當旅遊巴穿過口岸,進入香港邊境禁區之時,心𥚃突然泛起一種陌生的感覺,這是香港嗎?這還是我心目中的香港嗎?當時心𥚃想,香港的民主,恐怕沒有希望了,面對政改破局,我感到身心俱疲,於是想到不如離開香港,重新到另一個地方,也許是一個出路?我是一個學者,要跑到其他地方例如台灣和新加坡,應該不會太困難吧?

廣告

這是我第一次產生離開香港的念頭,也是唯一也非常短暫的一次。當旅遊巴到達九龍塘,雙腳重新踏足香港的土地後,一股實在的感覺湧上心頭,離開香港的念頭就消散了 ── 我不想走,為什麼我們香港人要走?

面對困局,沈重的無力感令人窒息,想離開是很自然的事情,也許亦是相當理性的選擇。但我敲問自己的靈魂,我忿氣嗎?當時我的答案是,我不忿氣,所以要留下來。回家後,立即把心裏所想寫下來,這篇文章就是《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廣告

人大831決定後,我常常把這一句話掛在口邊:如果不願移民、如果不願投降、如果不願沉默,香港人別無選擇,只能咬緊牙關頂下去。這兩年來,由堅決終結「十八學者方案」、支持否決政改,到要搞《香港革新論》、發表《香港前途決議文》,明箭暗箭四方八面而來,身邊很多前輩朋友不表認同,冷嘲熱諷不絶於耳;但他們大抵不會明白,我這樣做只因為我不忿氣,為香港不忿氣。

香港今天好像沒有出路,如果你心灰意冷,就走吧,就放棄吧;但如果你不忿氣,就留下來吧,就撐下去吧。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是側田的《命硬》:

「這種堅決無人可比
看戰事多悠長
亦決心打到尾 心不死」

我每天都在想,如果有天香港人能夠把局面扭轉過來,就是靠著這一口氣吧。

 

另看:

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方志恒

《香港革新論》序言:在後政改時代,為我城思考新論述/方志恒

《香港前途決議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