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不應該因為「做咩都冇用」就怯於行動

2015/10/13 — 12:11

【文:朝雲】

未慮勝,先慮敗--後傘運並非真的無力,而是未有機制走出失敗的陰霾。

無論是十月九日的港大集會,還是剛剛舉行的中大商討,都在網絡甚至親耳聽到批評:和平散水,階段勝利等等。

廣告

若運動陷於膠著,難以升級,恐怕又會見到拆大台。

然而大家清楚,現時的氛圍,較去年922還差一截。罷課仍在存疑,枉論其餘。當然689喜歡撩是鬥非,可望政府惹火自焚,但究竟要看機緣巧合。

廣告

大家心底明暸,公投和罷課,對政權根本不痛不癢,除非認真「堅罷」超過一個月。但正如前述,氣氛還未如去年,無法妄求。

罷課的真正用意,是趁此機會,聚集到各大院校有心的學生,直接行動。

有心的學生,其實大有人在,儘管勝算微乎其微,但「堅持才有希望」,只要有機會,就值得去試。但進程卻似老鼠拉龜,了無生氣。

從我管窺所感,踟躕的原因,並非膽怯,而是擔心發起行動,未能見功,就會身敗名裂:部分人會批評未夠勇武,要求升級;退場、失敗就坐定左膠的罪名,復陷拆大台的循環。

眼見前人落得分崩離析,受盡罵名的下場,大家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這裡沒有預設升級,動武是對是錯。而是礙於社會的氛圍,學生不便坐牢等客觀障礙,願意犯難的學生始終不多。行動的人數,只會隨升級的門檻,拾級而下。號召到百計學生去衝,已屬難能。

自傘運失敗,我們都明白,任何層次的行動都難有勝算。也許升級到安田講堂的地步,有機會成功。問題是沒幾個學生,也沒幾多港人願意這樣做。

我們不應該「做咩都冇用」,就怯於行動;但也不應該強求別人去做太少人能做的事,反而犧牲動員的希望。

***

竊以為解決的方案,始於公投。學界不時討論魁北克罷課,效法由下而上的決策。然而這套決策能否實踐,有賴權威的授權,公投便是正當權威。

我們既明白,任何行動俱沒勝算,公投應該先問學生,行動膠著、失敗時點算。應否引入一個決定升級或退場的機制,避免少數領袖為行動孭飛,失敗就淪為左膠。

公投宜明問學生,願否公民抗命、直接行動、乃至以武制暴,作為升級的指標。到得將來行動,如攻佔一據點,政府沒有回應,或派警察清場,應該限時表決,儘快決定升級或退場。

表決的方式,可以是羅伯特議事規則,也可以是舉手決;還有簡單多數決,抑或共識決等問題,政治系的學生自能疏理,也可在公投交由學生取捨。決策的責任由大家共同承擔,方能避免誰也不服誰,拆大台的悲劇重演。

公決不會打壓升級的機會。茲舉極端例子,如有學生受傷或受辱,同學亟思報復,主張動武,一人動議,有足夠人和議,即可付諸公決。

公決有很多細節和程序,正需要一場跨校的大公投,始能獲學界承認。當學運建立到一套進可攻,退可守,能夠服眾的機制,不等於運動能夠一舉成功,而在於大家享獲平等實權,也分擔平等責任,不再陷於不同政見互拖後腿,而令決策者躇躊不定;大家清楚決策得到多數支持,就不用擔驚受怕,而敢貫徹始終。到將來再爆發群眾運動,也能仿傚沿用。

(或有人質疑拙文立論,建基於須要服膺公決的左膠思維。有些人相信群眾主義,大可自行其是,責任自負。礙於篇幅,恕未旁及此爭論。公決沒有強制權,但姑且先相信,大夥作為民主支持者,都願意通過民主機制,尋求多數認同,縱使落敗仍願意尊重。)

胡說八道,尚希見恕。上文才是建言的腹稿,惜拙於言辭,說話一緊張便掛一漏萬,謹為自己失言致歉。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