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不撐民主,誰撐?

2018/11/22 — 16:56

前幾天(11月19日),我在明報的專欄發表了一封給年輕選民的信,呼籲他們今個星期日九龍西補選出來投票給李卓人,不要讓建制派又多一席,更放膽作惡。

有人告訴我,省點力吧,年輕人不會看到的,何況根據坊間流傳的 「Margaret Test」,年輕的一代根本沒有人知道吳靄儀是誰。我有想過的,不論世代,一名過氣低調議員還有人知道是誰,已是異數。仍然寫信呼籲選民投票,只因民主的確重要,香港勢危,現在不是省力的時候。被DQ了的劉小麗沒有省力、代她出征的李卓人沒有省力,多少年長年輕的義工、黨友沒有省力,如果有大量年輕民主派選民因種種理由不出來投票,那麼我們這批人更須加倍努力填補這個空缺。我們不撐民主,誰撐?

很久以前,我年輕的時候,也曾感到無力。我的老師是智者,他對我說,You are not important, what you do may be important. 一個人是誰不重要,但這個人說的話如果有理,就可能有人會聽,他的行動就可能在關鍵時刻起一點作用。

廣告

叫支持民主的選民不要投票給李卓人的聲音,其一是對「泛民」老是叫人為大局投票給一名不理想的候選人反感,認為這是「不道德」的「脅持」行為。

但是,為什麼為大局投票是不對?投票的目的,是為了向達到某個效果。保存反對派在議會裡制衡政府的力量,為什麼「不道德」?難道放棄制衡的功能才道德?提醒選民投票有這個效果為什麼是「脅持」?人所共見,建制派一再坐大,必然著手通過種種以後對屬少數的反對派不利的規則程序,例如現在,建制派已在推動大多數票贊成就可罰「行為不檢」的抗爭者議員「停賽」長達一年。除非年輕選民已決定永久放棄議會,否則阻止這個後果出現,對他們也是有利;阻止不到,對他們也有重大損失。現時的立法會,其實是被非民選產生的議員充數的建制派騎劫。保衛議會不淪亡,正是為保住下一代爭取普選的希望。為什麼這是不道德的勾當?

廣告

當然,不投票給李卓人,或投票給他的對手,直接效果是要李卓人落選,同時懲戒泛民,要他們為過去的錯誤或不力和失敗負責。但是在阻止民主議會淪亡,與懲戒「泛民」,兩者之間孰輕孰重? Cut off your nose to spite your face,是不是最理智的選擇?

據說,現代政治,感情大於理智,而報復、洩憤是強烈的感情。所以,有些人的取捨,不能以理動搖。若然如此,支持民主不失大局的我們,就更要盡力站出來了,有票投票,無票拉票。我們不死撐,誰撐?

另一個叫民主派選民不要投票給李卓人的「理由」,是反對泛民「壟斷」選舉,因為沒有舉辦初選。

指摘一群無權無勢、長期面對打壓的民主黨派「壟斷」選舉,簡直是大笑話。如果反對壟斷,為何反而任由建制派繼續壟斷議席?民主黨派有什麼本領壟斷選舉?要參選的,不是一樣順利參選?在最短的時間,盡量團結一致,推舉一名勝算最高而不大可能被DQ的候選人,是沒有辦法之中最穩妥的辦法,或者很不理想,但這是「壟斷」麼?就值得要民主進度付出沉重代價麼?

民主的未來,在於它的新一代,是以老泛民樂於支持新人,尤以雨傘運動之後,紛紛樂於交棒,為新人鋪路。上次九龍西補選,老中青泛民全撐姚松炎;中區補選,全撐周庭,周庭被DQ,就全撐補上的區諾軒。今次九龍西補選,其實全撐劉小麗,不幸她被DQ,就撐她推薦的李卓人。

即使在2016立法會換屆選舉,不少老資格民主派人士如陳方安生,積極為羅冠聰拉票、、站台,這是應有之義。直到現在,即使「港獨」、「自決」令新一代從政路阻,我們仍是不放棄任何機會,用我們擁有的力量,公開私下為這些可敬的有志從政者服務。

在劉小麗與李卓人之間,我們當然撐小麗(李卓人從開始就撐小麗);但在李卓人與馮檢基之間,甚至在李卓人與陳凱欣之間,怎能有人寧願選擇李卓人的對手?

其實我這樣說已是對李卓人不大公平,雖然他不會介意。我們相識二十多年,並肩作戰,他畢生都是個響噹噹的好漢,為民主、為工人、為弱勢社羣出力,在危難之際不加思索站起來。他不是沒有缺點,但他永遠不會出賣原則出賣香港。

我不是九龍西選民,我沒有票,只能在旁呼籲有票的都出來投票給李卓人,趁著還可以撐,就撐住民主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