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可以失望,但不可以絕望 ─ 淺談新加坡、馬來西亞和香港的民主運動

2015/9/13 — 15:48

圖:李顯龍facebook專頁

圖:李顯龍facebook專頁

【文:方志恒(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助理教授)】

新加坡大選塵埃落定,執政50年的人民行動黨,以7成得票率勝出選舉,被寄予厚望的反對黨派鎩羽而回,政治變天仍然是鏡花水月。

在馬來西亞,「淨選盟4.0」未能促成跨種族的反政府運動,黃潮過後大馬民主運動尚待整合,執政60年的巫統政權,地位依舊穩如泰山。

廣告

回到香港,領導民主運動30年的泛民政黨,已經顯得垂垂老矣,公民社會則充斥著無力感;如何重新整合民主運動,在天朝之下力爭自治自主,至今仍然未見曙光。

新加坡、馬來西亞和香港的民主運動,其實都面對相同困局 ── 如何突破「混合政體」(Hybrid regimes)下的民主化樽頸。

廣告

政治學者 Steven Levitsky 及 Lucan Way 曾經進行一個涵蓋全球 35 個「混合政體」的比較研究。研究顯示,執政當局能否長期掌權維持專政,還是被迫開放政權落實民主化,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朝野之間的力量對比」(Balance of power between autocrats and their opponents):這裡要看執政當局能否組成一個穩固的「執政聯盟」(Governing coalition),以壓制民主運動及在選舉、媒體、社會等各層面組織「政治操控」(Authoritarian control);也要看反對派的組織能力,以及是否善用政制上的有限空間例如選舉、議會及公民社會,抵抗執政當局的壓制。

畢竟,「混合政體」兼具開放和封閉的特色,執政當局雖有一定操控能力,但亦不可能像中國大陸及北韓之類的「完全專制政體」(Full authoritarian regimes),全面壓制民主運動和對反對派予取予攜;「混合政體」的政局走向,最後將取決於執政當局與反對派的此消彼長。

問題是,「混合政體」下的朝野角力,可以是相當曠日持久 ── 例如墨西哥的「制度革命黨」(Institutional Revolutionary Party),自1929年起透過操控選舉,壟斷政權超過71年之久,至2000年才實現政權更替。而面對長期停滯不前的政局,難免容易令民主運動陷入動員疲勞、路線分歧以至派系鬥爭,要成功實現政治變天就更困難。

新加坡、馬來西亞和香港的民主派朋友,也許我們都需要更多的智慧、團結和耐性,在困境中沉著應戰積存實力,總有一天我們就能跨越漫長的黑暗。

延伸閱讀:
Levitsky, Steven and Way, Lucan A., 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 hybrid regimes after the Cold War,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