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在做甚麼?我們要往哪裡去?」

2016/10/6 — 11:06

【編按:獨立導演盧鎮業昨日訪澳門被遣返,本文為他在facebook詳述事發經過】

今日應澳門朋友之邀過去帶短片工作坊,第一課,從景框內的fundamental components 講起,預備分享 Roy Andersson,他的克制與開放。上船前看到林輝入境被拒,心諗這幾年來往澳門數十次,演過《無花果》和《七月燒衣》,亦探過朋友買過手信,應該無野卦,頂多如上次般被扣查一會然後放行。

我大概掌握流程是如何發生,e-道不讓我通過,職員帶我進房填份表問幾句,坐一陣,放行入境。不過今次只估中個開頭,填完表好快就被帶往一條狹小走廊,再填一表,坐一陣,警察著我簽下此書。我錯愕都來不切,已有幾人相繼岀來著我動身,早走早著。

廣告

「對過張相,係佢黎架喇」,一個警察一個海關送到上船,一往無前急步而行,務求盡快抵壘,以防意外走甩,藍衣警察跟白衣海關説「今日行到腳都攰」,怕且佢今日都行左幾廿次 。18:58時説,「哎,搭唔到7點船,舒服啲搭7點3」, 我心諗我都唔係好趕啫,雖然有啲肚餓。頻頻撲撲送到上船,身份證不能還我,要等到回港後由船員把我連人帶證轉交入境處。

廣告

弊就弊在,往後還有四節課,我問警察這是鋪鋪清或是以後都不能來了,他故然不置可否,再問我下次要來是何時。我回曰「下星期三同樣時間。」,「即係幾多號?」「umum ... (苦思良久) 12號」「你最好13號先再黎啦」,然後再補一句「你當我冇講過啦」。

一來一回,兩個幾鐘的船程,已是工作坊的長度,最後我只能在船上記下此事,難得的寫作練習。兜兜轉轉的事何其多,錯置的時間,徒勞的旅程,想起Roy Andersson 人生三部曲的母題 ---「我們在做甚麼?我們要往哪裡去?」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