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如何妥協,又如何團結

2018/5/11 — 14:1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拙文是草稿,過去只有同溫層看過。因未看完西班牙案例《民主的勝利》,仍在修繕中。但略讀西班牙史,大致合用。

最近大馬變天,覺得理論一體適用,不揣淺陋拋磚引玉。

廣告

* * *

筆者接受妥協。831 前說過,若中共答應取消功能組別,即使普選延後,個人也願意接受--而家講出嚟都驚被人屌。

廣告

但妥協的關鍵是權衝輕重。我們須先清楚「賣身」會犧牲什麼;又可望換到什麼,才能決定放棄原則值不值得。

台灣、蘇聯、西班牙、還有最近大馬,四地民主運動都有變節者促成突破:

台灣 > 李登輝
蘇聯 > 葉利欽
西班牙 > 皇室
大馬 > 馬哈蒂爾

他們都是大權在握的高層和前朝元老。

各地民主運動都有激進派,祈望一步登天。但最終能奪位的人,永遠都是野心家和前朝高層;永遠輪不到純情的抗爭者。為了人民福祉,承擔政治責任,終須妥協,筆者願意。

然而「賣身」的前提,是民主運動要迫到有實權的高層的妥協/變節。

為什麼有實權那麼重要?除了現實上的勝選考量,還有一點至為關鍵:他們頭上沒有另一個主人,毋須兩面討好,容易達成談判。

以香港為反例即可明瞭:曾俊華的地位太低,在中共體系中,連中層都算不上。

留意重點--不是說曾俊華地位低就嫌棄他,絕非如此。而是因為他地位太低,在爭上位的過程中,有兩個主人要討好:香港和中共。

所以曾俊華取得港人歡心後,要立即轉身,用 23 條、831 求取中共信任。

初時民眾一度疑惑,曾有什麼後台,代表什麼勢力等等。但愈近選舉答案愈益清楚,他沒有後台,地位太低,想上位只能靠左右逢緣,但兩個主人無法同時討好。

* * *

茲以大馬的妥協為例:

「曾被馬哈蒂爾視為接班人、又被他關進監牢的前副總理安華,選前兩天更在臉書呼籲支持馬哈蒂爾:『馬哈蒂爾已展示鬥爭的毅力,接受歷史的局限和作出道歉,並願意犧牲時間和精力來捍衛人民與國家的尊嚴。』」

「馬哈蒂爾則說他 6 月就會特赦安華,更表示安華未來是總理的合適人選。在宣布勝選之後馬哈蒂爾也再次強調,未來將提名安華的妻子擔任副總理。」(來源

民主運動必須經過艱苦抗爭,迫到。有。實。權(重點)的高層妥協/變節,釋出誠意,拋出一個可以做到,可以考慮的妥協。我方才可和群眾商量應否接受。

* * *

正當的妥協方式:

抗爭>迫到有實權的高層妥協/變節>有實在的妥協方案>根據方案和往績,共議是否相信對方>妥協

錯誤的妥協方式:

喜歡一個人物>不在意對方有沒有實權;有沒有實在的妥協方案>依然相信那個人,批評不肯妥協的人

妥協前一定要搞清楚,放棄原則換到幾多民主,與民眾共商能否接受,方對得起同行的人民。前者才是正當的抗爭>妥協模式,立足於民主精神,而非對任何人的情感。

* * *

結語

我們支持民主派,乃因我們支持民主;而非支持「派」。民主精神比個別領袖重要。

假若中共再出現八九般的危機,高層內閧,如我又是民主派領袖--就算我被原則派和本土派屌撚死,為了民主我都會買大細博一鋪。

然而若變節者的地位太低,根本沒實權推動一個說到做到的妥協,應否放棄民主原則?我不願意。

現在議會路線難有作為,不過聊勝於無,盡力而為。香港民主運動的突破,只能寄望來日中共不穩,港人已有充分準備,再次發起大規模行動。

關鍵取決於後人,能否跳出八九和傘運的輪迴,有機制疏理紛歧,結束互整對方,可以共同進退。

如何避免重蹈八九、傘運的覆轍?這是筆者切膚之痛,還有好多書要讀。現在困難到只有幻想,唯望後人比我們有更好情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