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想對你說的話:寧願活得有尊嚴,不要屈辱袋住先

2015/5/24 — 13:30

孔令暉,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立法會錄像截圖)

孔令暉,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立法會錄像截圖)

(編按:這是進步教師同盟代表孔令暉在5月23日立法會政改方案諮詢會上的發言)

【作者:孔令暉,進步教師同盟成員,中學教師】

主席你好,我是進步教師同盟的代表,我們已經交了一份建議書,所以現在就不讀稿了。

廣告

我現在就做一個撮要,今日我們發言的重點,是我們需要一個平等的制度,才能有一個平等的社會。

事實上,今時今日我們為何要反對政府的政改方案?因為這個方案只是延續過去選委會的不平等的地方,去製造一個特權階級。平等這回事,不單只是普世價值,不單只有國際標準,連中國的憲法內也有清楚寫明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基本法也清楚指出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廣告

如果要體現這種平等,事實上我們在法律上及制度方面,應該體驗到出來,但很可惜,現時政改方案提出的1200人的提委會成員,他們是有篩選權力,而這1200人的產生方法,就是來自240,000的選民,運用2012年立法會選舉的選民基數3,470,000作為例子,240,000去選1200人出來是佔7%也不夠,究竟這是否真的平等?更何況再看這個提委會的操作,只要有601個人就可以阻止任何有民望的人參與這個選舉,這試問為何會有601人就可以代表347萬人去作出選擇呢?

今天很多朋友說他們去飯局,聊天,我想他們去飯局的時候,去茶樓飲茶,叫一碟白雲鳳爪,他們會否接受酒樓內有7%的食客先幫他們用口替鳳爪去骨,才給他們吃,他們又是否可以接受呢?

所以現時的制度是不平等的,而事實上民間智慧亦曾經提出公民提名,可惜政府一直也沒有接受這個提議,令到這個不平等的制度延續下去。我們香港的下一代應是有一個平等的機會,平等的社會,生活下去才健康。我以學校的故事作一個例子,正所謂:「小時做班長,大時做處長」,如果班中要選班長,需要有提名權,老師說:「同學你做過校隊,所以有提名權;你做過科長,也有提名權」這個時候,有一個12歲的肥仔問:「老師,為何我沒有提名權?」「不可以,因為你不聽話,你欺負別人,所以你沒有提名權!」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想工聯會的陳婉嫻會走出來開記者會申冤吧。

各位,我也是一個小市民,我也想安居樂業,但我更加相信人再小,也會有尊嚴;安居樂業,也應該有原則。作為老師,如果有學生連「拔苗助長」和「揠苗助長」也分不清楚就交功課的時候,我絕對不會改住先。所以我希望,「寧願活得有尊嚴,不要屈辱袋住先」。多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