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拒絕被霸凌!

2016/1/19 — 11:30

跟友人聊起,其實踏入2016才不過三個禮拜,怎麼感覺好像已經發生了一年量的大事。在荒誕接着荒誕的時候,果然是加倍度日如年,心臟弱一點都不行。


由李波失蹤、到16歲台灣女生周子瑜、再到這幾天的桂民海事件,被失蹤被平安被道歉被自首被中國人,先是令人又悲又憤;另外再加上台灣選舉、台灣媒體抵制黃安、毛記電視分獎禮、河國榮的「香港地」、即將發生的港大罷課,卻又不缺振奮大家的事情。種種訊息牽連着身邊所有人的情緒,又起又跌又憤怒又失望又感動又乜乜又物物,一波未平千浪又起,無論是香港的朋友或是台灣友人,激昂指數已快爆錶。

各地人群身份認同之課題,前所未有地熱炙。

廣告

當然,一觸碰到你是「甚麼人」,玻璃國中有上千上萬的玻璃心,瞬即飛出來繞啊繞,繞啊繞,煩死了。說真的,香港人本來就比較冷感,有甚麼爭拗免得過都不會跟你去糾纏;再加上,其實我們從來就是帶着雙重身份的殖民地,根本一直對「身份認同」這件事沒有太大的感覺。香港人,在這個議題上,本來,真的,沒有,那麼容易,被激怒的。

我甚至還滿肯定,本來對「中國人」這個身份沒有那麼抗拒的香港人應該還蠻多的。不用說別人,就以我自己為例,當年在外國,別人問我是甚麼人,是不是「chinois」,我也不至於耍手擰頭,頂多加上一句「from Hong Kong」;畢竟真的就是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英文法文又似乎沒有「華人」這個字(chinese也就是「華人」吧?)對這個名稱也不會覺得怎麼樣。

廣告

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一群惡霸技安,硬要有事沒事就走出來指證你就是中國人!你就是中國人!你就是中國人!到底煩不煩呢?政府有政府霸凌,群眾又有群眾霸凌,真救命。稍微有誰不是往他們臉上貼金,有誰講反話,就只會發動白色恐怖、集體恐怖襲擊,衝過來以強國邏輯謾罵,用蟻多「摟」死象的方法來嚇退所有人。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忍讓,但日復日,沒有收斂只有變本加厲,再忍讓的香港人,甚至隔岸的台灣人,一直「被中國人」,本來覺得無所謂的,都感覺厭惡,被觸怒了。

當然,能促成這種欺凌氣候的,除了欺凌者本身,被欺凌的也要負上一定責任。眼見這個圈,每次出現這種霸凌事件,到底有幾個人願意走出來說句人話?每家被牽連到的公司,都是一種息事寧人的姿態,這次就連韓國公司JYP也怕得要死,第一時間要自己的藝人衝出來拍片道歉。連自己公司也不支持自己,還能說甚麼?一家公司好多人要養嘛,做生意嘛,我們懂的,只是大公司自願下跪,往往就是苦了藝人。事後造成各種關公災難,得失了這邊,又討好不了另一邊,救得了市場,卻救不了品牌形象,何苦呢?

顯然,這種霸凌,民眾受夠了,這個娛樂圈卻還能忍,而且看來還能再忍好一段日子。唉。

有人說,台灣真好,自己人被欺負,就會有人出來團結力撐。像周子瑜事件,有公司說明可以幫她贖身,又有KTV將黃安歌曲下架,更有媒體杯葛,更是以選舉投票來顯示台灣人的團結。反觀,香港就慘了,藝人被封殺,就只能自生自滅。
我認同一半,但又不完全認同。

我們確實沒有大公司走出來以多少億幫我們贖身,沒有足夠的大媒體幫忙杯葛誰,亦真的被大部份品牌避而吉之,但同時,我們亦有群眾身體力行支持啊,沒有他們,卻有你有我。這一年多內,不知道多少次,在街上走被截停,阿哥阿姐、打氣說話、真金白銀買票買碟力撐,前所未有地窩心,甚至到最近,各大小商戶,表示可以支持我紅館演唱會的,為數也不少。各人用自己方法表達支持,自己歌手自己養,這也是屬於我們香港人的團結。

大概是,這十幾年來,這個圈,太習慣瞄準某個市場,認為惟有年賺過千萬億萬才是成功,卻忘記,有時做人,能守住自己的底線、自己的自由、自己的空間,才能真正逍遙快樂。一年後,我仲未餓死,而且更是生生猛猛越走越勇,更能坦蕩蕩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可以算是另一種示範動作吧?相信本土,相信自己,不會錯的,各位同行,共勉。

香港人,絕處逢生,不是不可能。2016年,我們要更團結,一起拒絕霸凌。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