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會盡力照顧救回來的狗,絕不放棄,絕不人道毀滅」

2016/3/2 — 20:42

筆者從未見過,如此碩大的唐狗卻如此純良,沒有一聲吠叫,初見即如再見。

筆者從未見過,如此碩大的唐狗卻如此純良,沒有一聲吠叫,初見即如再見。

【文:朝雲】

大埔 救狗之家(HKDR)大埔領養中心

Eva:我們會盡力照顧救回來的狗,絕不放棄,絕不人道毀滅。

廣告

***

在太和站下車,過河便是衛奕信徑。沿路上山,走過橋下,途經遺址與彿堂,從一片靜謐,漸聞狗吠之聲,便知道沒走錯路。

廣告

路上有救狗之家的告示,提醒義工溜狗時別留下糞便。果見三兩外藉義工,帶狗出來散步。跟著他們,終抵達救狗之家的大埔會址。

***

問:請問救狗之家創辦人 Sally 的現況如何?

Eva(救狗之家傳訊經理、大埔領養中心助理經理 ):她已經出院,正在休養。

問:救狗之家以什麼模式營運?

Eva:除了大夥自已夾錢,也會舉辦不同活動籌款,還有義賣和助養計劃。我地的確需要大家支持,才能繼續營運下去。

***

問:一般人大學畢業,事業可以有很多選擇,您為何會加入救狗之家?

Eva:我一畢業就投身 NGO,最終選擇依度。初時的確有掙扎,揀左份唔係搵錢嘅工,可能會俾人覺得唔正經,但我最終選擇依份工作,因為符合自己理念。

一來自己好鍾意狗;二來這裡工作很有意義。見到咁多狗,佢地都好乖,唔應該俾人遺棄,就將佢地一針送死。

香港每年都會殺七千隻狗,唔係因為病,只係因為遺棄,無家而流浪。我想幫得幾多得幾多。

***

問:比起其他大型 NGO,您覺得救狗之家有什麼分別和特色?

Eva:我覺得我們最大特色,就是一個小機構,沒有什麼鮮明架構,所有事都是大家親力親為,全賴義工營運。我們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狗,以狗的福祉先行。不同於大型的 NGO 高層,我們的「最高領導人」Sally,她的工作同我們一樣,就是執屎抹尿,落手落腳搬狗糧。

Sally 的家本已養了好多狗,加上機構的日常運作、餵狗、帶狗看醫生等等,都是由她一腳踢。

今天來幫手的,就是國際學校的義工。機構是由 Sally 和她的圈子起家,所以外國的義工比較多。現在我們愈來愈本地化,特別找來河國榮拍宣傳片,希望市民明白不要棄養,不要買狗,選擇領養。

***

問:為什麼您們會找上河國榮?宣傳片出街後,領養的人數有沒有增加?

Eva:我們早知他是愛狗人士,他的狗都是領養,甚至自己救回來。宣傳片出來後,多了一點捐款,但暫未見領養的人數上升。不過唔緊要,我地係想提高意識。好多人養狗,首先會想到金魚街,這方面的文化仍然太落後,希望假以時日,愛護動物的意識能夠提高。

***

問:來到您們狗房,好驚訝這兒這麼多狗,但好乾淨好舒服,幾乎沒有異味。

Eva:這是我們的宗旨。我們承諾會盡力照顧救回來的狗,絕不放棄。也不會只求交數,求其用籠困住牠們。我們關心牠們的生活質素,不會為了救牠反而害牠。

有些不幸的狗,獲救後一年、幾年、甚至終生都得不到領養。我們不想牠們因無了期的守候而不開心,會確保牠們在這裡的日子仍然開心快樂。衛生正是其中之一,義工們亦逐一帶牠們出外散步。

***

問:很多市民買狗時,都想要柴犬等又萌又漂亮的純種狗,對於毛色班駁的領養狗,往往興趣缺缺。您怎樣勸他們放下偏好和成見?

Eva:你看到這裡大多是唐狗,市民對純種狗的偏愛,對唐狗的歧視可謂根深柢固。也許村民慣養唐狗看門口,使外人誤以為唐狗好惡;反之他們亦會將狗的品種的與性格定型,例如拉布拉多、金毛尋回犬就一定好乖好純;還有些人則外貌先行,覺得雪橇犬(愛斯基摩犬)好靚、好型就買。

其實每一隻狗都係獨特嘅,品種只係參考。我地見過有嚴重行為嘅拉布拉多、金毛尋回犬。而雪橇犬是一種好難養嘅狗,佢地係工作犬,須要極多運動和訓練,才能好好發洩精力。如果發洩不到,就會出現行為問題,如咬物、亂吠、追小動物甚至咬人。

混種狗的健康往往比較好,反觀純種狗的近親繁殖好嚴重,根本不考慮牠們健康。例如純種的狼狗,後腳往往支撐不到身體。追慕純種令牠們天生有遺傳病,一出世便注定受苦。

當我們向領養家庭解釋真相,大部份家庭本來並不清楚,但了解到自己環境未必合適,和純種背後的殘忍,大多都回心轉意,放下對品種的迷思。

最後我會強調一點,依度畢竟係領養機構,在這裡的多不是世人眼中的「靚狗」,但牠們都是生命。為何有些狗值得有新屋企,有些狗就被世人覺得棄不足惜,死不足惜?

***

問:官民俱視愛協為「御用 NGO」,每逢動物有事,多會先找愛協。但愛協的行事方式屢遭詬病,動物由它受理,往往一去冇回頭,「人道毀滅」了事。應該如何改善?您有何意見?

Eva:我不清楚對方如何運作,也不清楚全部事實,相信他們有其苦衷,不會妄下批評。

我只能說,這種事絕不會在救狗之家發生,我們絕不會「人道毀滅」救回來的狗。常聽說牠們被「人道毀滅」,是因為有攻擊性。但我們見證到,很多狗初到新環境,因為害怕和不習慣,為了自保,不免有攻擊性表現,而非真的有攻擊性。往往給予數日安撫,牠就會平靜下來,回復真面目。

***

訪問結束後,Eva 為方便筆者拍照,特地帶筆者探望鈍樸的唐狗,牠們毫不怕生,好奇地伸鼻吐舌,探究外來的新生物。

筆者從未見過,如此碩大的唐狗卻如此純良,沒有一聲吠叫,初見即如再見。放心地俯身拍照,還是想像不到牠們的熱情,鏡頭沾滿牠們的口水。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