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7/27 - 15:43

我們沒有後退的餘地

元朗市中心(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元朗市中心(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寫在七二七之前。

元朗恐襲後,香港市民手上擁有極大量警黑勾結的證據。自七月廿一日後,無論政務主任(AO)政務主任(EO)及政府律師聯署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港鐵五線員工實名聯署要求譴責責警方援救遲鈍、公開車務紀錄,文匯大公屬左派體系員工亦高調聲援,即使聲勢浩大,但政府仍然紋絲不動。面對高牆,我們必須站出來以各種方式對抗強權,因為運動失敗,必有大搜捕、大清算,代價必定極大。

自元朗恐襲後,加上昨晚中聯辦官員錄音曝光,鐵證中聯辦、何君堯、香港警隊及黑社會關係極為密切。當年何君堯出選新界西,具有鄉事派、原居民背景的周永勤突然退選,反映極左勢力抬頭。若果香港社會放過何君堯,他日中國政府要打壓香港社會運動,誓必起用何君堯等極左人士,你願意香港被黑社會管治嗎?

廣告

昨天,警隊的執法再次測試底線。警隊員佐級協會發表公開信,以「最嚴厲」的字眼譴責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妄自斷定警隊對錯」、「所有警務人員極度憤怒」,又要求司長道歉。加上日前要求政府不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整個警隊好像返回四大探長的警黑勾結年代,居然需要休班消防員保障市民安全。試想像如果香港市民不再堅持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警暴繼續橫行,並有黑勢力支撐,到時香港將會是甚麼樣子?警隊體制是否已經腐化?只有獨立調查才可以有效整頓。

自六一二之後,政府陸續拘捕示威者。如果我們就此停下來,不再動用民意向政府說不,這種情況就好像雨傘運動一樣,當局會舉行大搜捕,將所有示威人士逐一拘禁,目的散播恐慌情緒,製造寒蟬效應。若果這場逆權運動冷卻下來,香港將會比以前更保守,社會各個階屠淪為犬儒,各種掣肘將會更緊更絕,我們的下一代將會成為受害者。

整個問責班子,到如何還是鐵板一塊。有局長旅行,安渡暑假,似乎沒有辭職的念頭。識時務者為俊傑,反觀當年董建華廿三條的問責班子,又有幾多個今日仍然在政壇屹立不倒?既然前去無路,倒不如乾脆辭職,為特區政府打開一個缺口,將來或者還有翻身之地。若果堅持支持林鄭,或有車毀人亡之虞。說明不僅市民,就連特區問責班子,亦再無退路,必須正面解決殘酷的政治現實。

未來的各種大型社會運動,不論遊行、示威、輿論或宣傳,形式上的和理優、和理非、衝擊及靜坐,絕不能誤中政府圈套,失去民意支持。七二一元朗恐襲是民主運動的重要開端,吸納史無前例的民意支持,香港總商會等亦陸續發聲,只要堅持到底,我們必能創造歷史。

七二七,齊上齊落,大家加油!

 

作者 Facebook